盖比徐

Es Muss Sein

从香港去北京隔离,我都经历了什么?

今天是我在北京隔离的最后一天。

开始翻日记找来北京前最后在香港的记忆…4月16号晚上,在太子几平米的房里睡也不是,醒也不是,我不知道,这次离开香港,下一次我什么时候会再回来。这次离开,究竟,意味着什么。我真的,就这样,和它告别了吗。

 一、是出发,更是告别

凌晨两三点起来最后收拾东西,拖着行李去了长沙湾那边的公交站。有个带口罩的香港阿姨,用粤语跟我说N21是去机场的巴士…她说她是去机场返工的。

我觉得她温柔的粤语好好听,我恋恋不舍。

五点多到机场。这趟飞北京的航班是国泰航空的。票价四千多。我之前买的香港航空同样时间起飞的班次,一千六七,但那趟航班,一次又一次,在起飞日期前两天被改签或取消,无法成行。到最后我都不好意思跟北京那边的senior说,后天我又不飞了..

当时政策是境外飞北京,一律自费在指定酒店集中隔离14天。境内其它城市去北京,也一律居家隔离14天。境外去国内任何城市,即使中转,也得集中隔离14天。

虽然国内疫情已根本没什么波澜,但估计境外来京隔离政策应会持续很长时间。廉航一直取消后,其实还有个选项是,直接从深圳湾去深圳,在深圳隔离14天,再从深圳坐火车去北京。交通费能省下一大笔,有好友之前在深圳酒店隔离,她说刚好碰上一个女生,两人拼了一个双人间隔离,从每人500就变成了每人250/晚,包三餐。而且,火车也不像飞机容易被取消,不过麻烦的点在于,深圳隔离后,去北京又得隔离14天,说不好还得再被分配到集中隔离。

如果从现在来看——4月29号新政策规定,中国境内低风险地区去北京不再需要居家隔离,当时从深圳走,解除隔离时间和现在一样,还少花至少五六千块钱。不过谁能押注在变幻莫测的政策上呢?

如果不是国泰这趟飞机,也不会认识JQ姐。她和我同一架飞机从香港去北京。研究生同学介绍我们认识,说是她朋友,后来我才知道JQ姐是国内某社非常资深的记者。

 二、负担不起怎么办呢

飞机较大,而人很少,我左望右看,都是空座。我很好奇,那些为数不多和我一趟飞机的人,他们都是因为什么紧迫理由要回来。JQ姐是因为家里有急事,提前结束了在香港的驻外工作,而有人是出国(好像是去巴厘岛游玩),然后经香港转机。不过如果在美国,想从香港转机回内地,比如我表弟,早就行不通了。那时,纽约州每一百个人有一个新冠病例。

早上11点左右到达北京机场。我知道肯定要经过一番繁琐检查,但所耗时间还是太久。填表、流学病调查(穿着防护服的人士坐你对面问你各种信息,包括你在香港做什么,一起出去吃饭的都是你啥人)、等待核酸检测。核酸检测就是用咽拭子放在口腔靠近喉咙的地方戳几下,耗时几秒。等到我们真的能出机场已经过了五个小时。有很多时间都在排队等候。

除了乘客,旁边还有一堆穿着制服的空乘人员,也在等着检测。我偷听他们用京片儿谈话:「欧洲发达是有些地方发达,但它那个体制下东西不够、人不够、设备不够」、「美国都死3万了」、「咱们控制早啊」、「咱们这个应该不算早,信息不对等」..

在机场排队时,有工作人员给发一个口罩和手套。被问起我们等会要去哪儿隔离时,他们说也不太知道。机场外有三辆大巴,其中一辆是专门给空乘人员的,他们应该无需集中隔离。

我上了其中一辆,在车上昏昏欲睡,醒来看到车窗外迅速驶过的马路,感觉长长一段都没什么住楼和商店,北京好大路好广。大城市,复杂,这是三年前我喜欢它的理由。直到去了香港,我又有新感悟,不需要那么大,也可以很丰富,也正因为没有那么大,触及成本没那么高。

3月我也在香港居家隔离了14天,刚隔离结束走在太子街头,我听人家讲粤语,老涌起一股香港社会好可爱的心情。我不知道,这次在北京隔离结束,重返日光,踏在这北方土地上又会有何感想。

胡思乱想着,车终于开到了我接下来14天要住的地方——顺义临空假日酒店。又是排队,填表,扫码,

还领了一个到时候要归还的智能体温计。后来发现它,好麻烦、难用…也可能是我手残。

 一个小时后,到酒店大堂里面,才被告知,每晚住宿价格是500元人民币,只包早餐,不含午餐和晚餐。

大多数人听着就默认,只有一两个人在不断询问,其中一个就是JQ姐,我在想,做记者的人,即使是state-owned media,也还是会更有质询和批判意识。

她问工作人员有没有别的酒店,只能这一个吗?这个价格也是现在才知道,要是负担不起怎么办呢?(她当然负担得起)。酒店的人说,确实,每个人承受能力不一样,可以理解,但对价格有异议的话,只能找政府。酒店外政府的人说,价格什么的都是酒店才清楚。JQ姐跟我说,他们就踢皮球呗。就是不想外面的人回来。

人群里还有另外一个女生在问,她隔离期间能不能签寄来的合同,还有一对河北的老夫妻,老太太坐在轮椅上,他们应该是在北京酒店隔离完再回河北老家。500一晚,两周就是14,每个人都要先交7000再入住,饭钱隔离结束再算。对酒店的安排,基本没有听到任何异议,我想到上次一个武汉的朋友说,这次疫情更让她感受到,中国人都是很逆来顺受的。

而我的心态是,就当7000+RMB买一个特别(隔离)体验好了。毕竟…百年一遇。

 三、信息难道不能更公开吗

从上午五点多我到香港机场,到现在下午五点多,才真的住进酒店房间,一天又累又饿。我准备叫顿饭。我和JQ姐之前还以为一定会包三餐,原来不是。看到桌上的菜单,第一反应是,这个价格赶超香港了!正餐只有三个档位的:40、80、120。

我点了一份40的,没想到饭来了之后更加失望。红烧鸡块是孤零零三个小块,醋溜京白是油兮兮几条白菜,冬瓜汤就是油盐汤,喝到底还有粉料。

特地选了这张没加滤镜的hh

我想到,刚刚在酒店大堂,工作人员说,期间能收一次快递,也只能收一次。我很快决定,把这次机会用来买一堆吃的。

隔离第二天,我用支付宝在每日优鲜下单了七八袋方便面、许多袋水果、两包香菜,一包生菜,自热锅以及老干妈。在这之前,我又打电话跟前台确认好几次,是不是可以收一次快递。他们说,收一次。我说地址怎么写,他们说你写酒店,寄到前台就行。

这天下午四五点,饿了么的送货员打电话给我说送到了,让酒店接一下。我打电话给酒店,酒店说我们不收快递的呀,我说,不是你们跟我说可以收一次!那我现在就用了这一次机会啊!酒店说,你买的什么?吃的!

酒店接了我的快递。我期待着晚上用老干妈拌着之前没有吃完的米饭吃。结果过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酒店说,我的快递怎么还不送上来啊。他们跟我说,只能明天下午3点半到4点送过来。只有这一个时间点。

我有点生气,之前我打电话问过好几次快递的事,你们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个信息点。要提前说我就算好时间买啊。现在我主动打电话过去问,才跟我说,这是政府规定的,规定就规定,之前为什么不说呢。

我在家庭群里跟我爸妈抱怨。他们的反应让我哭笑不得。

我爸:疫情期间尽量小心,宽容别人吧。

我妈:将心比心,疫情期间又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

我说,这不是宽容的事啊,我怪的也不是某个具体的人(然后我爸说「更不能这样说了」^_^)。只是,为什么,这些信息不提前告知呢?我们是有知情权的吗?我来北京隔离之前,打了海关、疾控处、入境处、机场、12345热线各种电话,想问清楚情况,在网上搜寻相关信息,结果电话一个叫转接另一个,网上各种无效信息太多,媒体给的都太概括,我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去北京你们的指定酒店隔离到底是什么酒店?到底多少钱?就基本没看到过清楚答案。只有一个叫北京本地宝的微信公众号,上面也只是写了,顺义区隔离650(还是根据网友汇总)。也只无意中看到微博上一个国外回北京女生拍的Vlog,提到她酒店是500,包三餐。

我跟JQ姐说,觉得这些信息,快递什么时候能送、还有酒店价格什么的,应该都提前公开列好才对。

JQ姐说,你在内地也很多年了,短期去了香港,可能两地都有感受,你慢慢就能比较出来。

四、许可馨是谁

我还在跟我爸妈争论,他们说有些事有时候想不到,我说所有不好的事都可归结为“想不到',而且为什么不能愤怒质疑和批判呢。

我妈说,你不要乱发东西啊,现在这些粉丝,无孔不入。(当时听到我妈所这八个字,忍不住笑了)

我爸说,许可馨事件你知道吧,尽量不讨论政务事,做好自己的工作,保护好自己就好了。

许可馨是谁?他们说你百度下就知道,「许可馨就是在隔离时发了牢骚,被他人人肉搜索,害了自己和她的家庭。」

我:[恐怖] [恐怖][恐怖]

我妈以「好了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讨论敏感话题。」结束了这场聊天。

我因为还要线上办公,所以隔离生活也不无聊。后面酒店还送过一束花、一盒甜点来。每天会有电话,问我上下午的体温,也隔几天会有人来敲门测体温,到现在为止,包括机场那次,一共做了三次核酸检测。

当时从家里去香港隔离时还穿着羽绒度,这次从北京出来天气三十多度了,头发从下巴上长到了下巴下面。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纷飞柳絮和夕阳,我在想人家出监是不是也这种心情,正想感叹这是自由的味道,又觉得有点荒诞。

我从香港来北京,皇城脚下,谈什么自由哦。这场疫情不知道让多少人离开这里。


其实刚入住隔离酒店时,我想到,我应该发个朋友圈和微博,详细讲一下我在北京隔离的情况,一些具体信息和我的亲身感受。因为当初我就很渴望能看到别人真实分享这些东西。

但当你发现你的表达需要被阉割…毕竟,你无法像那个vlog被人民日报转发的博主,大唱回到祖国多么好,同胞让我热泪盈眶的颂歌。你也没有冲动只写一些干巴巴的信息,还隐藏真实的自己。

所以很吊诡的是,我相信,是用微博和微信的人更需要看到,如果在北京隔离要多少钱,要注意什么这些信息。但我却只能在Matters记下,我最真实的经历和心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