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凯西

伊朗德黑兰大学毕业生,北漂中。十五言特邀撰稿人。豆瓣“女性主义文学创作”小组组长。

秋意浓 (1)

發布於
因为他的善意源于懂得什么是恶。因为他会喜欢我这种神情冷感的女性。也因为权力的反转和背景的落差。

(接上文)不知为何,相较于对N的气质的热情赞扬,我很难描述N的相貌,而且倾向于不去形成总结性的看法。当我必须回应女性朋友们的好奇时,我会自嘲地说出他最明显的缺陷:矮,老。尽管他不算真的是个老男人。我们的聊天内容有时会滑向悲观,但通常,另一方都会把正能量重新带回谈话中。

“人性”这词通常是他提出。比如在讨论科技对人类文明的意义时,我用“当代的科技进步很多是军事方面的需求推动的,原子弹之后还要氢弹”来反驳他的科技进步至上论。他则说“这是人性”。

另外一次,我提到了圣西门和傅立叶,他不客气评论说“高估道德,低估人性”。

我不由得指出:”人性也是制度塑造的。“ 能感觉得到他对人性的评价不高,虽然对现状更加失望的人是我。

静下心来的时候,我会总结自己为什么受到N的强烈吸引。除了他的气质,除了他的信息和资源带来的那点从容之外,总还有别的吧?毕竟我是个年上恋专业选手,而和我看对眼的老男人一般都有这些:钱,信息,人生经验,和吸引人的气质。但N是不同的,我一直笨拙地被他吸引着,虽然习惯压抑自己的情感也没有过于把它当回事,但他不同,这已经持续有好几年了。

我每个阶段思考的结果都不太一样,最近我觉得,是几个难以理解,并且令我难以启齿的原因:因为他的善意源于懂得什么是恶。因为他会喜欢我这种神情冷感的女性。也因为权力的反转和背景的落差。

过去我认为无需回顾的个人史,也一帧帧清晰了起来,在脑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