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5 Followers
36 Articles

减字木兰歌

李借之

一篇关于木兰的幻想小说。——写在前面《仕女》, 林风眠,1960s 大众口中所谓的木兰诗其实是南北朝时期一首歌的歌词。人们知道它讲了一位叫木兰的姑娘替父从军的故事,却不知这首诗最初的版本和我们今天看到的相去甚远。多年前,木兰歌的歌词被补充到了一万字整。

(小說)津輕海峽與特洛伊首次線下會面(1)

津轻海峡

在學術問題上給我捉弄折騰了個半死或大半死的特洛伊不斷通過寫小說的方式來跟我打游擊。我覺得我要是不寫點小說未免會顯得我太無能,太不好玩了。要是再有人說我整天就知道誇誇其談談小說自己卻不會寫,那就太沒面子啦。现在讀者當然可以自行判斷我跟特洛伊到底哪個寫小說寫得好。但眼下我也不禁苦笑——怎麼墮落到把特洛伊當作比較基準了吶?為什麼不把伍爾夫(Virginia Woolf)當基準?自甘下流好可怕呀。

回家路上– 徵文看圖說故事/回家路上

Sogni

看到 @Carol.W 的徵文文章,第一反應,繪圖超可愛啊❤️❤️! 第二反應,“回家路上”這個主题我的小說《飛鳥和魚》里也寫過啊,還是結尾:女主楚悠琪(中國歷史及考古博士)和她的堂姐娜娜從小一起長大,和親姐妹一樣。 在威尼斯經歷了系列故事后,娜娜來接悠琪回家。

2

行无归途2

闫审

他们都收钱,都顾着收钱,连着咱家坟地一块儿铲了也没人告诉我。我怕啊,我不敢过去,他们打了孙娘家的大儿子,只好半夜落在屋边上,黑灯瞎火看不清,只好就着地里摸了些碎骨头回来,我连是不是她都不知道

Back to All

行无归途

闫审

我依稀记得母亲走的时候是在夏天,那时的我还在菜园里疯跑躲避被惹恼的马蜂。当我被他提溜在床前跪下时,还在带着一丝不服气,扭头并未搭理他说的话。只是慢慢注意到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不由得跪得愈发端正。趁他出去与那些叫不出口的亲戚交谈的时辰,我才能揉揉酸疼的膝盖。下手从未收过力,一直都是这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见他没注意这边,我才打量起母亲来。

其实…真正的天才靠缪斯 《仲永传》连载一

MohenJodaro

仲永?中庸?这是来自现代的《仲永传》,据本人考证系伪作,如有雷同全是瞎编。

001 ✷ 天亮了你就知道了

YiHong

一只微弱的蟑螂趴在棕色的吧台上,说它微弱是因为它真的太小只了。我拿起透明的酒杯,用半圆弧的杯底座将它罩住。点单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那枚透亮的绿脚趾,现在杯里还剩不到三分之一的白俄罗斯,我跟Jeff相视一饮而尽。真他妈甜啊,还是齁甜的。这只蟑螂就该警惕些,潮热的天气总是让人放松警惕,...

春夜

世中

祝我生日快乐。

唐女士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中外继母都难做

辩论剧场招募 | 在平行世界,为人口买卖定罪量刑

shenbolun

时间:2022年3月6日(本周日) 19:00 地点:北京望京,确认报名后通知地点 人数:7-11人 时长:3-5小时,视具体情况决定 铁链女到底是不是某侠?拐卖妇女罪到底该不该被加重刑罚?同村知情的男女老少到底有没有罪?穷苦地区买卖媳妇的刚需该不该被考虑进立法范畴?

一场幻觉

刘斯

坐在地铁上的我想象自己是一台摄影机——此时作为一台摄影机的我开始回放

8

线上参与 | 本周日,微信群剧场:某种女人

shenbolun

本周日,紫色上线微信群剧场第二话:某 种 女 人 时间:周日22:00-次日1:00(无需全程参与) 线上参与 招募叙事参与者(上限20人) 招募旁观者(不设上限) 微信群剧场参与导览本周日,我们会创建一个微信群。在微信群内,每个叙事参与者都要扮演一个自创的角色。

线上参与 | 本周日,虫洞已开,梦见你的另一分身

shenbolun

紫色行动(Purples)是一个以互动剧场和社会实践为核心创作方法的艺术项目,旨在创造一个虚构的场域去回应当下环境,借此重构对话,重塑社会关系,让参与者以与现实分裂的第二重身份在虚构世界观内行动。紫色行动的前身为沈博伦在2019年发起的艺术项目“斗兽场”,长期以来,以线下实践为主...

成人仪式

刘斯

讲一个悬疑向(?)的小故事。小府竟然是……?!

秋意浓 (1)

熊猫凯西

因为他的善意源于懂得什么是恶。因为他会喜欢我这种神情冷感的女性。也因为权力的反转和背景的落差。

差一點|第一章(7)

韬韬步爵

掩蓋一個秘密,需要一個謊言;逃避一個秘密,需要生命的代價;當秘密暴露時,卻發現一切皆荒唐。曉東有一個秘密。告訴她秘密的人已经死去,寫著秘密的白紙黑字也已化為灰燼。她帶著秘密来到荷蘭,在這個田園國家開始平靜的新生活。然而,靜好的歲月未能維持多久,經濟危機和文化衝突讓她成為一個負債累累、無家可歸的單親母親。困境中她向曾經急於逃離的人求救,換取解救的代價則是不得不重新面對秘密即將被發現的危險……

差一點|第一章(4)

韬韬步爵

掩蓋一個秘密,需要一個謊言;逃避一個秘密,需要生命的代價;當秘密暴露時,卻發現一切皆荒唐。曉東有一個秘密。告訴她秘密的人已经死去,寫著秘密的白紙黑字也已化為灰燼。她帶著秘密来到荷蘭,在這個田園國家開始平靜的新生活。然而,靜好的歲月未能維持多久,經濟危機和文化衝突讓她成為一個負債累累、無家可歸的單親母親。困境中她向曾經急於逃離的人求救,換取解救的代價則是不得不重新面對秘密即將被發現的危險……

[網賺]Sperax 逐漸完善的金融系統 現時使用手機每日領取空投賺取未來資產/手機挖礦 不耗電

jamey777

逐漸建設完整的區塊鏈金融,現時每日點擊領取積分.目前為宣傳正在免費發送XP積分,隨著時間減少Sperax由美國矽谷 頂級密碼學家、工程師、市場專家、數學家以及世界各頂尖人員所組成。他們構建了自己的區塊鏈貨幣、美元穩定幣、DEFI應用、社區參與旨在透過區塊鏈技術造福所有金融體系

阳光朋克宣言

Ubikium

作为一场日渐受到关注的运动,阳光朋克因其技术乐观在各种对未来的想象中独树一帜。尽管作品不多,但它的影响却在不断成长。我对其中的无政府自组织原则,以及对环境、技术与社会三者之间互动的思考颇感兴趣。故此翻译阳光朋克宣言,以飨读者。如宣言所说,阳光朋克试图回答:「一个可持续文明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如何才能做到?」

燕子模仿大赛

刘斯

一篇童话故事~向大家道晚安

1

传送门

刘斯

一瞬间的恍惚

2

穿袍子的男人

起承转合

天还未亮,尚未破晓的世界像个熟睡的婴儿,轻微的鼾声孕成了土地的厚重。被母鸡拥簇着的红公鸡站在树枝上清脆地鸣叫,柴堆下的短腿黑狗也若有其事地应和着。阿爷在老旧的洗褪光泽的白背心上又穿了一件同样老旧的蓝色外褂,再提上一条有着年代感的灰裤子,两只大脚撑起一双布鞋便下了床。

仓库里的12小时

了了

他们一直问我,我在那栋仓库里待了多久。我们好像是傍晚到的。或是下午?我记不清了。去的时候我乘着一辆卡车,和柯岩他们一起。他们要去城里采购,我本来只是搭便车。他们听说我在休息站附近找到了工作,就一定要送我过来。其实下高速的路绕得很远,我不想麻烦他们。

人形模特

肉饼君

你有没有观察过百货商场里的模特?不是售货员、服务员、清洁工,而是穿着漂亮新衣的人形模特。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保持着相同的优雅姿势,相同的微笑,或者面无表情。现在你几乎看不到微笑的模特了,因为他们觉得微笑有时候看起来很假,而面无表情更高级。

維度的囚徒

貢苡晟

头图:Bruno Barbey 我終於在日落時分趕到了崇禎自縊的那棵老歪脖子樹下,已接近公園的閉園時間,幾個中年人三三兩兩地走下臺階,再往上,就看不到任何壹個人。我來到這兒,不是為了樹,也不是為了崇禎,只是想知道為什麽。樹不會說話,空長出形狀極不協調的枝幹,不開花也...

虚构丨黑色草图纸

沙丘研究所

媒介:述梦 (Medium: Dreamtelling)她本来似睡似醒、迷迷瞪瞪的,一阵强烈的油墨味让她清醒了,或者说,开始做梦了。油墨味是典型的,她承认这个味道既刺鼻又无可替代。正是在这个味道出现的时候,她意识到,我,一个年轻的女人,正身处一个印刷间当中。

一部手机的心声

mrpointp

Picture from pixabay.com“偶滴老噶,就组在则个屯,偶系则个......”(此处为手机闹钟铃声) “完了!完了!这小子又起床了,我该怎么办!”爱疯焦急地问着它身旁的艾派德。“兄弟,挺住吧!”艾派德无奈地摇摇头。就在爱疯手足无措之际,一只手已经向它伸了过来,它...

越过那条河流

Chiara

艾珀头一回见卡亚的时候,艾珀正在河岸边,犹豫不决要不要一脚踩下去。这条河不是什么清澈透亮的水体,虽没什么漂浮着的生活垃圾,但着实黑洞洞望不见底。河的对岸只能望见隐隐约约的柔软山脊线,河的深处谁也不知道会落在哪里,照理说彻底未知且一去不回的存在该令人惊惧,但艾珀偏偏难以驱逐脑海中不断出现的、迈入那条河流的念头。

虚构 | 小城劣冬

李借之

鹊华秋色图(局部) 本文有一万多字。作者可能已经疯了,可这才是宅在家里的第四天。——写在前面 〇、 我关于鹊华城的回忆,大部分都和上官乳有关。他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实际上已经活了快四百岁了,是个不折不扣的老不死的。那一年冬天我刚过完第二十五个生日,从京城迁到了县城,撞见了这个老家伙。

小说 | 诞

乌龙茶

9:40:24,距离生产还有约20分钟。她盯着屏幕上的文字,想起了自己的高考。考前半小时里永远是最紧张的,那将落未落的气氛足够杀死草原上最凶猛的野兽。她也只是想想,并不会生出恐惧相关的情绪。来这家医院已经是第二次了,巧合的是,上一次生产也是在这间自动产房,她熟悉这里的陈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