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说Copernicium
日新说Copernicium

日新说旨在构建一个多元的发声空间,汇聚世界各地优质作者,关注全球局势与人权议题,对抗谣言与极端势力,分享进步观点,讲述属于全人类的故事。微信公众号:日新说Copernicium,想加入读者社群请加小编微信:tototo0311

印度右翼分子正在编织“爱情圣战”阴谋论

“即使他们说穆斯林男人在洗脑操纵印度教女孩,”她告诉我,“但我们的爱情是我主动追求的他,是我做出了选择。他们可能说这是圣战,但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停止相爱。”

作者:Zenaira Bakhsh

译者:阿K

来源:.coda


2022年的最后两个月里,印度充斥着对两名女性死亡的骇人报道。其中一名妇女瑟拉达·瓦尔卡在德里被男友谋杀。据称,她的尸体被切成35块,存放在冰箱中,并逐渐被丢弃在一片森林中。在她的朋友说她的手机已经关机几个月后,Walkar的父亲报告了她的失踪。她在五月份被谋杀了。而她的男友于11月被捕,目前正在司法拘留中。

第二名女性是20岁的演员图尼莎·夏尔马,据称她于12月24日在与男友合作的电视节目片场上吊自杀。他们显然在她去世前不久已经分手了,夏尔马死后,她的男友因“教唆自杀”被捕。

将这两名年轻女性的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是,她们都是印度教徒,而她们的男朋友是穆斯林。不出所料,印度主流媒体(尤其是电视台)都将这两个案例报道为“爱情圣战”的例子——这是一种右翼阴谋论,声称穆斯林男性正对弱势的印度教女性进行诱骗并皈依伊斯兰教。  

戴着藏红花色围巾的印度教至上主义者为Shraddha Walkar举行烛光守夜活动,Shraddha Walkar是一名据称被其穆斯林男友谋杀的年轻印度教妇女。照片由 Sam Panthaky/法新社通过 Getty Images 拍摄。

印度中央邦丁多里的居民阿西夫·汗于4月与萨克西·萨胡结婚。他们都才 20 岁出头。当一名穆斯林男子与一名印度教女子结婚的消息传遍他们的村庄时,当地的 Hindutva(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团体动员起来“拯救”萨克西。

法律站在了爱情警察这一边。根据萨克西兄弟的投诉,警方以非法拘禁和绑架罪起诉了阿西夫。一个当地的人民党单位封锁了附近的一条高速公路,以抗议这桩婚姻,而地区政府则拆除了阿西夫的家和他们拥有的三家商店。

尽管如此,这对夫妻还是拒绝分手,他们离开了他们所在的村庄,到别处过着平静的婚姻生活。但是沃尔卡被谋杀的消息,以及与之相关的全国性的"爱情圣战"话题,再次让他们的婚姻陷入了压力和恐惧。“我们一直在安慰萨克西,告诉她不需要害怕,”萨克西的父亲哈利姆·汗告诉我。“但她真的很害怕。” 阿西夫告诉我,他告诉萨克希“社会永远不会接受(他们的)关系”,但她曾说过,如果他们因为宗教信仰而分手,她就会“去火车前卧轨”。

但媒体对瓦尔卡之死的报道所表现出的愤怒震惊了这对夫妇。阿西夫告诉萨克希,“她不是自己的俘虏,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回到父母身边。”

根据德里大学历史学教授查鲁·古普塔 (Charu Gupta) 的说法,爱情圣战“产生了穆斯林男性的侵略和夺取印度教女性的叙事方式。” 她写道,这这 "与印度教徒受到其他民族压倒性的虚构人口恐惧有着关键联系,这是印度教政治煽动的核心所在",并且使得控制着所有权利杠杆的人,在自己已经占据压倒性优势后,仍然有可能“将自己描绘成一个‘濒危’的少数群体。”

有这么一些政客,特别是那些来自控制印度联邦政府的人民党的政客,将瓦尔卡和夏尔马的死称为爱情圣战。在卡纳塔克邦——印度班加罗尔所在的邦,根据一些估计,这座城市是仅次于硅谷的全球科技中心,一位印度人民党议员在新的一年开始时告诉党内工作人员,在筹备当地春季竞选时,他们不应该“谈论道路和污水等小问题”。相反,他们应该给选民留下这样的印象:“如果你担心你孩子的未来,如果你想组织爱情圣战,那么我们需要人民党……我们要摆脱爱情圣战,我们需要 人民党。”


一条 WhatsApp 消息显示所谓的“爱情圣战”影响,即印度教妇女皈依伊斯兰教。照片:Annie Gowen/华盛顿邮报,来自 Getty Images。

就在上个月,卡纳塔克邦的内政部长告诉记者,他收到了印度教团体的请愿书,要求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来调查爱情圣战。他补充说,在他看来,该州的反皈依法律足以阻止和处理所谓爱情圣战案件。而由印度人民党统治的卡纳塔克邦迄今一直拒绝加入其他印度人民党统治的邦得行列,例如北方邦、古吉拉特邦和中央邦,专门针对其立法使跨宗教婚姻变得更加困难。

北方邦拥有2亿多人口,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而那儿的首席部长,是一名以发表仇恨言论而臭名昭著的印度教僧侣,他在一次竞选演讲中对人群说,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妇女的荣誉和尊严”免受“爱情圣战”的影响。” 2021年2月,北方邦出台了一项法律,将“通过婚姻、欺骗、胁迫或引诱”的宗教皈依定为犯罪。那些被判有罪的人可能会被监禁长达十年。

而在横跨印度中部的中央邦,首席部长在12月举行的庆祝当地19世纪自由战士的活动中提到了瓦尔卡的谋杀,自由战士是一个部落名字,在印度宪法中被正式指定为在册部落,他们仍然是该国经济上最贫困的群体。“我不会允许这场爱情圣战游戏继续下去,”首席部长说。“有人以爱的名义欺骗我们的女儿,让她嫁给她们,然后把她们切成35块。这种暴行在中央邦是绝对不允许的。” 他反复在活动上强调这一点,即使瓦尔卡没有在该州被谋杀,也不是这个部落的一员。  

诸如此类由有权势的政客发表的声明,给印度少数敢于跨宗教婚姻的人施加了更大的压力。即使右翼分子和印度教至上主义的爱情圣战理论妖言惑众之前,印度的宗教间的婚姻关系也很罕见,现在这样的关系变得无比危险。

在印度,只有超过 2% 的婚姻是跨越不同信仰的。皮尤研究中心2021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印度 99% 的印度教徒表示他们已与相同宗教背景的人结婚,98% 的穆斯林、97% 的锡克教徒和佛教徒以及 95% 的基督徒也是如此。这些统计数据强调了人民党统治的国家立法背后的意识形态推动力,这些立法试图解决宗教皈依问题,特别是爱情圣战愈发增多的问题,而这种现象显然只是政客们凭空想象出来的。


古吉拉特邦艾哈迈达巴德市的妇女举着标语牌警告“爱情圣战”的危险,这是一种关于穆斯林男子引诱和让印度教妇女改信的阴谋论。照片:SAM PANTHAKY/AFP 来自 Getty Images。

在北方邦,如果当局认为你的婚姻的主要动机是为了让配偶宗教皈依,你可能会被监禁,穆斯林男子拉希德·汗与印度教妇女平奇结婚。他们于2020年结婚,这一年该州制定了严厉的反皈依法,但还尚未通过议会。平奇告诉我,她知道他们的未来可能充满危险,但她还是主动去要了拉希德的电话号码。

平奇和拉希德·都在德拉敦工作,这座城市坐落在喜马拉雅山风景如画的山脚下,他们通过长时间的交谈和轮班之间的偷闲逐渐越走越近。三年后,拉希德说他想娶她,他愿意按照印度教习俗和仪式娶她。平奇说她早就被伊斯兰教所吸引,想要举办一场穆斯林婚礼并皈依伊斯兰教。7月24日,他们在台拉登清真寺举行了婚礼。平奇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穆斯坎。

起初,穆斯坎试图让她的家人接受他们的婚姻,但她的母亲殴打她并将她赶出了家门。尽管如此,他们婚姻的最初几个月还是很幸福的,很快穆斯坎就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当这对夫妇决定在北方邦莫拉达巴德的一家法庭上正式登记他们的婚姻时,他们的请愿书被当地的一个Bajrang Dal组织注意到了,该组织是更广泛的Sangh Parivar组织的一部分,是包括人民在内的印度教政治联盟。这对夫妇怀疑他们的律师向Bajrang Dal通风报信,拉希德和穆斯坎在去法院的路上遭到了袭击。

暴民殴打拉希德和他的兄弟,并将他们带到警察局。与此同时,第一次怀孕已经四个月的穆斯坎也遭到了毒打,并被扔到政府开办的妇女儿童收容所外。“我处于创伤和极度痛苦之中。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拉希德了,”穆斯坎告诉我,还有其他与穆斯林男子有恋爱关系的妇女也被关押在那座收容所里。“我们都受到了折磨,”她声称。“我们被逼着工作,不断地做饭和打扫卫生,那些天我一直在哭泣和痛苦中度过。”

穆斯坎最终被转移到一家医院,她说她在那里被一名医生注射了未公开的药物。不久之后,她流产了,第二天就被逼着出院了。

当拉希德被带上法庭时,穆斯坎说她爱他并且是自愿嫁给他的。她的证词说服法庭释放了拉希德。这对夫妇搬回了德拉敦,在一个单人间里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她告诉我。流产后,他们又有了一个孩子,一个双人床占据房间大部分的空间,穆斯坎正在坐在上面给海子喂奶。拉希德和他的姐姐以及她的丈夫和儿子也坐在同一张床上。而在房间另一个角落,放在桌子上的煤气炉充当这个家的厨房。


Bajrang Dal的成员庆祝该组织的“成立日”,该激进组织是包括人民党在内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大家庭”的一部分。照片由 Sunil Ghosh/Hindustan Times 通过 Getty Images 拍摄。

自从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2014年横空出世,并在2019年裹挟着更强大的权势再次当选以来,几乎每一个穆斯林的行为都被贴上了 "圣战 "一词。 印度主流媒体津津乐道地使用了这个名词。2020年3月11日,印度著名的大众记者苏迪尔·乔杜里(Sudhir Chaudhary)向他的观众们展示了一张图表,概述了印度的印度教徒所遭受的各种圣战行为。他谈到了“硬”圣战和“软”圣战,谈到了穆斯林控制的媒体发起的圣战,谈到了针对历史、土地权利、印度经济和心灵事务发起的圣战。媒体甚至试图将新冠病毒在印度的传播,归因于与德里附近一个伊斯兰教秘密会议有关的单一超级传播者事件,并将其称为“新冠圣战”。

另一位著名的印度电视记者将穆斯林试图通过全国考试“渗透”到公务员队伍中的行为描述为“UPSC 圣战”。穆斯林在印度公务员队伍中的代表性严重不足,而且人数正在逐年减少,到2021年只有占据在3%公务员的行列中,尽管穆斯林估计占人口的 14%。与此同时,2021 年国家犯罪记录局 (NCRB) 报告显示,穆斯林占印度监狱人口的 30% 以上。

去年,种族灭绝观察组织的创始人格雷戈里·斯坦顿在美国国会简报会上表示,莫迪是“接管政府的极端分子”。斯坦顿是一位可信且备受尊敬的学者,他说:“我们警告全世界,种族灭绝很可能在印度发生。”

一个非营利组织 Miles2Smile 的创始人阿西夫·穆杰塔巴 (Aasif Mujtaba) 告诉我,穆斯林在印度已经被严重打压,现在正受到公开迫害。他说“圣战”这个词已经被语言武器化,它被用来创造一种“我们对他们的叙述,其中‘他们’是被认为是低等人类的穆斯林。” 穆杰塔巴补充说,他们现在正试图“剥夺穆斯林们作为这片土地公民的合法性”。

在某些方面,他指的是有争议的公民身份(修正案)法案,该法案导致了数周的抗议活动,直到与 Covid 相关的封锁迫使抗议者离开街道。联合国形容该法案:它为所有人提供了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但在2014年之前因宗教信仰受到迫害而从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逃到印度的穆斯林除外,这是 "根本上的歧视性性质"。但穆赫塔巴指的另外一些方面则是一种普遍的氛围,在这种气氛中,可以采取严厉甚至非法的措施来惩罚涉嫌犯罪的穆斯林,包括用推土机推平他们的房屋、拆散他们的关系以及抵制或关闭他们的企业。10 月,人权观察组织南亚区主任米纳克什·甘古利 (Meenakshi Ganguly),说:“印度几个邦的当局正在对穆斯林实施暴力,作为一种即决惩罚……他们正在向公众发出一个信息,即穆斯林可以被歧视和攻击。”

但是在北方邦的一个法庭上,即使公开表达了她对拉希德的爱之后,穆斯坎仍然不服气。“即使他们说穆斯林男人在洗脑操纵印度教女孩,”她告诉我,“但我们的爱情是我主动追求的他,是我做出了选择。他们可能说这是圣战,但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停止相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