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哭鬼龍蝦

【絕對不正經國文解說】古文的奇妙冒險

"古文的讚歌就是文學的讚歌;古文的偉大就是文學的偉大!"


  • 論古文八大家的奇怪適配性
  • 10k長文預警
  • "古文的讚歌就是文學的讚歌;古文的偉大就是文學的偉大!"

(一)韓愈 他的青春

"兩個囚犯站在鐵窗前向外眺望,一個看著泥土,一個仰望星辰。"

韓愈出生於西元768年,這時的唐朝已經在衰敗的路上煞不住車了,在安史之亂後來到了氣骨跟國勢都中衰的中唐。

關於中唐的文學家們,俗話說:「中唐五堅情,韓柳元白劉禹錫」,中唐的文學史總是繞不開韓愈,一個瘋狂、偏執、狂妄還情緒化的男人,這種個性並不罕見,因為作者也是這種人,而這類人通常被稱之為「瘋子」或「偏執型人格」。但是假如這樣子的人擁有一個高於他的生命、值得用一生來貫徹的理想,而他這麼做並成功了,那麼我們通常不稱這種人為瘋子,我們稱他們為「天才」。


不過,這些都是他身後的事了,當時的他只是個還沒被抓進精神病院的高功能反(當時)社會人格(鄭氏、韓會:終究還是錯付了),性格不合群甚至還有一點點反社會的韓愈在幾乎是以逃避為核心思想的中唐根本不可能得到支持或認同。


但是沒關係,反正我們還有朋友嘛!在家靠父母(欸不是韓愈你沒有父母)外出靠朋友。既然不能在現有狀態中尋得棲身之所,那麼就自立門戶,順便把老手新秀都打包帶走(進冷坑的時候一定要拖一群大佬下水以免吃不到糧的概念),化非主流為主流,社會寫實派跟怪誕派異軍突起,成為中唐的那些寫駢文的人已經被遺忘了,而韓愈的名字還牢牢地刻在國文課本上。


身為初代,韓愈的古文並不成熟,甚至殘留著一點駢文的痕跡,但是他還是笨手笨腳的在駢文的荒野在開闢出屬於新時代的一條道路,努力用直接的語言表達出自己的思想,讓文字回歸質樸。撇除生活不易韓愈賣藝的部分墓誌銘,韓愈的文章情感豐沛、力求創新、詞鋒銳利,也因為他寫了許多知名的論說文,以說理為主的文章也因此成為古文的主流,是宋明理學的起源之一(真不愧是專門在別人雷區蹦達的男人!我都盡量幫你說好話了結果你跟我提萬惡之源宋明理學?!信不信我讓你丟人到連朱熹都瞧不起你! 瞧!不!起!你!(資料你自己找的欸,啊吼辣麼大聲是在氣幾點的?)。


一如喬納森 喬斯達所繼承的紳士精神,韓愈終其一生努力貫徹屬於他的「忍道」--也就是道統,儒家的中心思想--諫佛骨、祭鱷魚、宣揚古文,堅持而頑固的往自己的道路前進,即便要為生活所屈服,為五斗米折腰。積極的入世精神讓這些矛盾的特質成為韓愈獨樹一格的萌點,也是他爬高官階、累積聲量,進而讓古文成為潮流的關鍵(龍蝦你的XP真的是越來越怪了)。雖然後世有不少人因此看不起他,但你看看可憐的陶淵明跟蘇軾,比起慘遭模板化,被隱惡揚善、只被當成老學究已經算是不錯了。


對我而言,韓愈對貫徹道統的每一步都付出了真感情,雖然在他自己的行為上已經看得出來,迫於現實,大同世界的理想已經一步一步遠離,他表裡不一的堅持只會顯得可笑,也許打從心底相信儒家的韓愈也會這麼覺得。但是在他的生命裡,冥冥之中已經改變了無數不可能的事情,打破社會的枷鎖,喚醒命運沉睡的奴隸,並且成為了真正的、靈魂上的紳士,古文八大家之首。


韓愈:"我們古文八大家世世代代都是紳士!"

柳宗元:(貶官、不憫系、半個躺平主義者)

歐陽修:(貶官、喝酒、政變、文壇盟主兼super matchmaker)

蘇洵:(二十七歲前都在混、存在感是名為蘇軾的爸爸)

蘇軾:(吃、斜槓、貶官、貶官、貶官、吃)

蘇轍:(人設全靠二設扛的兄控、被迫聞名的馬屁文)

王安石:(變法、貶官、死傲嬌)

曾鞏:(不小心變成第一名了、你誰啊你 )

韓愈:?!?(貪戀富貴、作死、亂吃硫磺)

看吧看吧,韓昌黎你也沒好多少啊~


(二)柳宗元 高貴的血統

劉禹錫:「龍蝦,現在,看著我。」

龍蝦:「放心吧,我會一直看著你的。」(含情脈脈)

劉禹錫:「那為什麼這裡不是我!!!我才是最像二喬的文學家!不是嗎?!!!!!」(惡龍咆哮)

龍蝦:(心虛.jpg)「不會啦,大家都還記得你(的陋室銘)喔。」

mp4:

師:陶淵明死後,友人私諡--

生:陋室。

師:???

生:斯是陋室,為吾德馨。(諧音梗)

劉禹錫:「?!?!?!!我要的不是這個?」


"你的下一句話是:我的人生就是一場悲劇,對吧?"


柳宗元的人生,微觀而論是一場一場悲劇串聯而成,好一齣盛況的車禍現場,但宏觀而言,這場車禍居然......

居然是該死的讓人滿懷感激。

(柳宗元:欸?怎麼會......是我猜錯了嗎?)


如果說韓愈的悲劇都只是自食其果,那柳宗元的悲劇就是他跟命運女神八字不合,他的前半生一戰成名,後半生一敗塗地,他本人幾乎沒做錯什麼,就只是衰小,但即便如此,柳宗元還是有與生俱來的好運,在細碎的厄運身後,隱藏的是上天的禮物 : 文學與哲學的成熟思想與一個高尚的靈魂。


以永貞革新作為分水嶺,柳宗元的人生在此跌跤,不同於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的人生勵志家蘇軾,或是在哪裡跌倒就把哪裡整的乾乾淨淨漂漂亮亮讓人無地自容後風騷的(?)回到京城的其他人。柳宗元摔倒的前方是深谷,從此不斷下墜,直到生命的塔爾塔洛斯,最終涅槃,在後世通過文學的出色成就建立起自己的地位。他是山水遊記的奠基人(那個帶幾百個人開山的謝靈運可以左轉出去了謝謝),其中臥遊坐觀、以小喻大、以近喻遠,還有把山水擬人化(不是龍蝦那種只是想要滿足XP,是為了文學、文學!)的手法都影響了未來的遊記,後世作者包括但不限於:蘇軾、范成大、袁枚。柳宗元蒼涼感性卻不流於濫情的文字展示了古文不只是交流思想的途徑,更是富於文學價值的文體。


雖然但是,人生已經夠靠邀了,北宋文壇盟主歐陽修居然說柳宗元是「韓門之罪人」(重點是,宋代很多思想(天人關係、封建論)都備受柳宗元影響),然而,他的朋友學生還有學生的學生們全都寫過學習柳宗元的文章......

大人,時代變了。你們宋朝人真的很雙標欸(插腰)。


由柳宗元的文章可知,他的觀點其實相當現代而且理性,走的是低調的道家路線(永貞革新ptsd發作)。他雖然信仰佛教,還曾因此跟韓愈槓上但他反對迷信,甚至到後來對儒家產生反抗心理。他主張做人要明哲保身,年輕時衝動的下場就是被慘虐。以和為貴,容忍種種不如意,以免受傷害(顯然是革命失敗ptsd了)。世上「善人少,不善人多」,做人應內方外圓,心中牢記自己的原則,圓滑地應對這個不完美的世界。

看到沒有,韓愈,學著點啊。

韓愈:「我硬要、我死不認錯,但我後來當到國子監博士,堅持不懈才是王道。」

【您的好友柳宗元已經使用武器【鍵盤】於留言區送出重金屬中毒防治手冊】


「龍蝦,柳宗元的一生這麼慘,他為什麼還沒去死啊?」

「因為他有我們沒有的東西啊。」

「一個好的化學老師嗎?」

「不是,是好基友啦!」

(呃對,龍蝦是女的,沒有基友一說,姬友倒有)

柳宗元的不幸多半是被掃到颱風尾,其中罪魁禍首之一便是經常和他綁定出場的劉禹錫。他與柳宗元是情比金堅的好兄弟,數次貶官,他們都被打包丟走,甚至是劉禹錫自己作死,柳宗元也會牽連。然而,即便如此,柳宗元也不惜為朋友兩肋插刀 ,誕生除了唐代文學RPF中的名場面:「願以柳易播!」

當時柳宗元和劉禹錫好不容易回到京城準備接皇帝的分發令,偏偏劉禹錫好死不死寫了一首《遊玄都觀》:「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裏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不寫還好,但當時劉柳兩人皆已是名動京城的大文豪,那些好事者一看到這首詩,立刻發動The·華人祖傳技能·藍色窗簾,將其解讀為諷刺朝政之作,當權者怒火中燒,原本要赦免,現在立刻改為再貶,這次的目的地是當時的天涯海角·播州。

劉禹錫:「我是無辜的,我只是描述事實」(可憐巴巴.jpg)

所幸,宰相斐度跟柳宗元拼命求情,劉禹錫和他的老母才免於客死偏鄉的命運。

而這樣的命運,就像吃了洛卡卡卡一樣,以等價交易降臨了柳宗元身上。

元和14年,柳宗元病逝於柳州,年四十七歲,而皇帝的赦令,還在趕往柳州的路上。

事後,劉禹錫為柳宗元送葬,收留了他的遺孤;韓愈則為他寫下墓誌銘,文中感嘆道:「嗚呼!士窮乃見節義。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悅,酒食遊戲相徵逐,詡詡強笑語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揹負,真若可信;一旦臨小利害,僅如毛髮比,反眼若不相識。落陷穽,不一引手救,反擠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

那天之後,地球依舊轉動,太陽依舊升起。韓愈也去世了,當時叱吒文壇的人逐漸凋零,晚唐的夕陽慢慢地浮出了地平線。

一如前面所言,真正與喬瑟夫·喬斯達相像的人其實是劉禹錫,他在晚年得以回到洛陽,與白居易等文學家交好,真正的苦盡甘來。

西元842年,劉禹錫病逝於洛陽,睡夢中,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朦朧的出現在他眼前,像是數十年前那場一度驚天動地的改革。

「好久不見,夢得。」少年微彎的嘴角既有長安的高傲,也有柳州的蒼涼,閃閃發光著永不熄滅的希望。

「真的……好久不見了,子厚。」


(三)歐陽修 給未來的遺產

「嗚哇,前面經歷過黑歷史的歐陽老師居然是無敵的承太郎嗎?!」

「好啦那個閃耀半個北宋的男人來啦,非戰鬥人員趕快撤離!」

終於,來到文人的時代了。


“呀嘞呀嘞da☆ze”

「文壇盟主」是歐陽修最常見的非官方稱號,不論是政壇或文壇,他都成就斐然,雖然我將他排在承太郎的位置,但他顯然與這位海洋冒險家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不過這兩位能合唱《Dear Theodosia》*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論何時,歐陽修總是閃閃發光,站在舞台中央。從他的文字中,歐陽修斯文溫雅,寬容大度,卻隱隱約約給我一種腹黑鬼畜的感覺,像慕容寧,武功高深藏在文人雅士的外表之下,也難掩一身威壓,遇到邪毒之人,更要比其更為邪毒地以牙還牙(事實證明陷害過歐陽修的人在歷史上多半沒有好下場,History has its eyes on you~)。從人設上就把人迷的一蹋糊塗,假如真的要讓古文八大家復活,重新捏皮組成偶像團體出道,相信歐陽修一定能收獲不少粉絲吧?(說實話,這團要組,除了曾鞏人氣堪憂之外,究竟有誰需要擔心的?相信我,蘇洵這種大叔也不是沒有市場,阿卡林才是偶像的大敵,總不能叫他在旁邊當壁癌吧?)

有趣的是,在新舊黨爭中,人們總是目歐陽修與王安石為兩黨之首,實際上兩人都是贊成改革的,只是激進與否的爭執。歐陽修少時也曾參與由好基朋友范仲淹主導的慶曆新政,可惜這場改革在守舊黨的攻擊以及危及太多人的利益之下告吹。我想,歐陽修在反對王安石快速推動的改革時,也許也在這位滿腔熱血的男孩身上看見了自己過去的影子吧(新的邪教cp出現了!(貓咪臉)。

歐陽修的散文議論清晰易懂,紓餘含蓄,行文平易而自然流暢。雖然被老師硬塞一堆文本補充看到自覺反胃,但是歐陽修的古文確實是在新朝代打開了更完備的體裁。

在提倡方面,歐陽修也一如他在政治上的態度,主張重古文,但沒有刻意打壓駢文,屬於溫和派。但是我總覺得這種溫溫吞吞的樣子底下一定藏著些甚麼...... 這傢伙肯定包藏禍心!(其實並沒有,我只是被害妄想症發作(可悲

思想層面,他沒有繞開儒家思想的老路,且非常重視、推崇君臣之情,表揚以身殉國之士。跟韓愈一樣排佛,但是他的理由比起韓愈說是溫柔了不只一點,他認為許多和尚尼姑出家之後不繳納稅,毫無生產力,還要人民供養他們,簡直是勞民傷財,但是他本人並不排斥與學識淵博的和尚們往來,甚至會勸他們還俗。(啊這......歐陽老師你太可愛我人沒了(*/ω\*)

歐陽修的一生並不能說是一帆風順,但是比起其他幾位平安了許多,至少沒有把家人全都剋死、生下來的小孩只有兩個平安長大或者是一直到三十好幾才考上進士……。他也許不是八大家中你最喜歡的或者是最優秀、最突出的,但「文壇盟主」這個稱號的確名符其實,那個時代怪物太多,能在其中引領風騷實屬不易,去其他時間說不定能狠狠騎在當代文人的頭上。在各方面都取得高出平均值的才是強者,這就是為甚麼指南針戰士打不過白金之星,時間的流逝能造就亙古不變的真理。

作為古文命運的轉捩點,他以自己在文壇上的地位以及社會身分打開了散文未來的康莊大道。身為文壇盟主,他注定要鋒芒畢露、摧枯拉朽,而他也做到了,他完成今生的使命,將火炬傳給下一顆星星。

那麼,接下來,就是你們的故事了。



*:歌詞中有一句:My father wasn't around.歐陽修幼年喪父,承太郎的父親則常年在外巡演。(這首歌超讚的!!!總有一天我要去百老匯看Hamilton!


(四)蘇洵 世界上最溫柔的能力

「呃龍蝦,他是誰啊?還有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人家是蘇軾他老爸啦!雖然關於他我真的寫不了太多,認真看的其實只有〔心術〕......但為表尊重,七百字走起!」


“你這個貨色根本嚇不到我的,白痴!”


既然是蘇軾他老爸,那出生四川眉山是基本的,有鑑於多數人對蘇洵並不熟悉,我想我們還是先從他的生平開始好了:

先說,蘇洵的精子疑似有毒,生的小孩除了蘇軾蘇轍,多數都沒活過二十歲,有外力影響也有不可抗力因素,例如其女蘇八娘(後世傳聞蘇小妹的原型)就是被夫家虐待而死,但多數還是都病死了。

接著,根據「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這個並不怎麼可靠的原則,蘇洵的妻子程氏確實是一位賢內助,在蘇洵早年都在混性好任俠時,程氏盡力栽培蘇軾與蘇轍,以免這兩棵幼苗變成跟他老爸一樣的網癮廢人遊手好閒,蘇家難得發達的機會就這樣被扼殺在搖籃,不過萬幸,在蘇洵二十七歲那年,不知道腦子哪根筋不對,居然開始發憤讀書。

很快的,蘇洵發現了自己的天賦,但是由於之前荒廢太多,怎麼追都追不上人家,或者說是把運氣點成天賦,所以他決定--直接帶著兒子去抄當時文壇盟主歐陽修的老家。

想像一下歐陽老師原本要大喊「你們怎麼會我家」,下一秒又因為看見三人的文章而讚嘆的精分表現,想想就開心.......啊我不是我沒有!歐陽老師不要天譴我啊!!!

次年,蘇軾跟蘇轍同登金榜,蘇洵也因為文名大盛,一時之間汴京學者競相模仿他所作的文章。然而,於此同時,原本應該值得慶祝的一刻卻因為程氏病逝的噩耗而改變了,三人的心情從雲霄跌到谷底,又明年,宋仁宗本想召他參加考試時,他卻稱病不赴。

蘇洵連續數次考試都沒有上榜,最終由韓琦(不認識沒關係,他是范仲淹的好朋友,性格單純但很聰明的小(?)可愛)舉薦當官,又授命與他人同修《太常因革禮》,就官職而言,顯然是達到人生高峰了。他在數年之後病逝,由蘇軾蘇轍兩人一同扶棺出京,與妻子合葬。

綜觀蘇洵一生,稱不上順風順水,但是很穩,因為晚年才當官,所以沒有很多能被貶謫的機會(蛤)。從文學成就上而言他的散文論點鮮明,舉證有力,語言鋒利,縱橫恣肆,具有雄辯的説服力,很難不被他的立場所說服。思想層面,蘇洵毫不掩飾他對縱橫家的熱愛,他對於征戰的布局與策略多有研究,但是他自稱取其術而不取其心,汲取縱橫家的雄辯手法,不學習他們的為人(縱橫家性格最大的特徵就是反覆無常)。


「欸,龍蝦這傢伙跟仗助到底有什麼關係啊?還有,觀眾真的會想買這種(不完全是)人生勝利組的人設嗎?」

「賣不賣的了就交給經紀公司煩惱吧!其實他跟仗助的關係還蠻明顯的啊,都是經歷過失去後成長,也是最幸福,最一路安穩的一個。」

「......不聽你硬要了,快進到下一篇,無邊無際的黃金之風!」


(五)蘇軾 黃金的遺產

「有個很厲害的爸爸、一群神隊友、同甘共苦憶起走到最後的好兄弟、有很多cp,還有,最重要的,是帶給別人希望的能力。」

「沒錯!蘇軾的重要跟強大程度都相當於giogio!那麼接下來,就跟著我們一起......」


“我要成為古文 Star!”

課本上無處不在的幽靈,閱讀測驗的黃金體驗鎮魂曲,華麗登場!


蘇軾是北宋中期文壇領袖,可以說是詩詞文書畫全才,他的人生一波三折,卻從未絕望,甚至將這份希望擴散到了身邊人的人身上,這就是為甚麼蘇軾經常被當作是「樂觀」的代表。

幾乎所有文人都值得一只綠燈戒指,但我認為蘇軾更適合藍燈,在經歷過絕境之後,每當我們靜靜的坐下來,好好讀他的文章,都能找到一份平靜,一種看開,闔上書之後感覺像被充滿電,又能繼續前進。他有一顆金子般閃閃發光的心,不論發生多少事,他永遠還是那個少年,勇於表現,竹杖芒鞋輕勝馬。

思想在蘇軾身上並不僅限於各家之言,他的人生哲學既有儒家的積極入世,也有道家的無為而治,更處處顯露著佛教的禪意。我不敢把蘇軾講得像老師口中的那麼偉大,我覺得蘇軾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他跟一般的人類走得很近,集諸多士大夫經歷過的苦難於一身,我們能快速地產生共情感,而且經過這麼多本該讓人絕望的時刻後,他沒有精神崩潰,而是像聖行者*一樣,失去一切之後,在山頂的石碑看見自己了臉,慢慢走下山,將自己的希望與意志渲染致他人身上,漸漸地,人們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聚集到他的身邊。

「來自2814扇區的蘇軾,你有向他人灌輸堅定希望的能力。歡迎加入藍燈軍團。」


蘇軾在各領域都取得了開創性的成就。他是豪放詞的開山鼻祖,跟辛棄疾並稱蘇辛(有人嗑這對嗎),然而這並不代表他的婉約詞就寫得不好,但是他的詞作脫去了脂粉氣與傷春悲秋,將詞上升至表達情感的管道,例如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模糊了豪放詞與婉約詞的界線,完整呈現了蘇軾內心中情緒的曲線。他的詩則是宋詩的頂峰之一,其作品多歌詠自然並融入個人感想,在常被人嫌棄愛講道理、乾巴巴沒有新意的宋詩中顯得清新。

他的文章常被譽為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說理部分則與父親相似的汲取了縱橫家的風格。我們常說的人如其文大概就是如此吧,蘇軾的豪邁灑脫也影響了他在其他領域的作品,有誰會討厭這種直率元氣還有點天然呆的池面呢?

「兄さん尊い!!!(史丹利.jpg)」

「呃龍蝦我們應該把這位反應過激的扛下去嗎?」

「啊這……如果是弟弟的話就算了吧。」

蘇軾一生收過不少門徒,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蘇門四學士」,排除沒什麼名氣的張耒晁補之(十八線文人保護協會表示大力譴責),秦觀跟黃庭堅的名字大家肯定不陌生,前者是婉約派扛霸子,但凡看過九品芝麻官的都背得出「金風玉露一相逢,更勝卻人間無數」;後者與蘇軾年齡相近,不只是江西詩派的開山祖師,也是豪放詞派的後繼之人(王國維:修但幾勒,這傢伙根本不夠格啊!),在書法與詩詞上兩人都有並稱。我突然覺得應該把super matchmaker頒給蘇軾了,以他為中心,延伸出去的人際網跟cp亂燉,排除拉郎,肯定能覆蓋整個北宋文壇。

既然講到蘇軾的人際關係,就不可能不聊那個跟他亦敵亦友的男人,王安石。

他們一度敵對,又互相欣賞,就連王安石那顆硬度十的心也被蘇軾的熱情所暖化。雖然外傳野史不足為信,而且馮夢龍還常常把oc放進故事裡,沒有打tag的那種,非常不可取(啊你覺得明朝人知道tag是甚麼嗎),但作為同人大手,他當然沒有放過這對,在他筆下,王安石妥妥一傲嬌,蘇軾則顯得有些玩世不恭,兩人互相打情罵俏答喙鼓,雖然有點ooc,但是還是讓人看了萌心大動。比起正史本身就超有料的軾轍骨科,這樣靠腦補出來的cp,似乎更讓人心癢。

作為一位長期於二創區潛水的龍蝦,區區覺得蘇軾的人生非常適合拿來畫一首rolling girl,他總是不停翻滾,不斷嘗試,縱然有人不斷往這條路上丟石子,他也努力笑著面對人生,不論在什麼樣的位置都樣做到最好。面對一路走下坡的人生,要滾,也要滾出自己的樣子。

就算灰頭土臉也看得出帥氣,這才是真池面。


*聖行者:藍燈軍團首領,目前DC宇宙(不論tas)僅存的藍燈。

(六)蘇轍 飛越海洋的蝴蝶

「總覺得越往下越不像是在介紹作家(汗」

「不用怕,做就對了。(冷酷」

“哇塞!這真是‘人類的黎明’啊!”(指哥哥)


很多時候,大家都不記得蘇轍的名字,只記得他是蘇軾的弟弟,而蘇轍也一如哥哥所說: 「子由之文實勝僕,而世俗不知,乃以為不如。其人深,不願人知之。其文如其為人,故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嘆之聲,而其秀傑之氣終不可沒。」性格沉穩慎重,適時的發揮存在感,這就是蘇轍,他不介意做光身後的影子,畢竟在父母都離開之後,蘇洵的孩子,就只剩他們兩個了。

如果說蘇轍是凡人所仰望的天才,蘇軾就是天才所仰望的天才。

我們感覺不出他籠罩在哥哥天才的陰影下的痛苦,反而是盡心盡力跟在這個熱血不顧後果的哥哥身後,挽回一些還能留住的東西。因此,在二創中,蘇轍多半扮演著兄控或過激哥哥推的角色,他也許沒有蘇軾金光閃閃的名聲,可是再冷如死灰的外表下,他們都有一顆金子般燁燁生輝的心。

蘇轍的文章,最有名的莫過於黃州快哉亭記,這篇文章裡蘇轍運用了快速切換的鏡頭將時間融為一體,也導出了「萬物皆由心生」的結論。他的文筆給人一種自然、平淡卻不致於枯燥的感覺,淡泊致遠。

相比之下,蘇轍的仕途算得上是一路平順,頂多跟哥哥一同進退,加上他低調的性格,他在歷史上一直不大顯眼,存在感就是「蘇軾的弟弟」。也因此他的光芒經常被哥哥掩蓋,以至於在升學主義的快速記憶下,我們都忽略了他的個性與成就。

既然無法以存在感取勝,那就在二創中留下自己的名字吧。(打開電腦,關上電腦,今天的網路已經用夠了(虛無的眼神

在古文的花園裡,蘇轍像一隻粉蝶,在這個亙古的花園裡,人們只知道他飛過,卻留意他色彩的人卻越來越少,那並不繽紛,但陽光之下鱗粉是如此耀眼。

即便只是一隻小小的蝴蝶,也能飛越時間的大海。


(七)王安石 從負數回到零

「這篇終於徹底脫離文學家的範疇(遠目」

「也逐步脫離跟jojo的關聯性(惡寒」

“就只差一步了!我現在還只是『負數』!我只是想讓自己從『負數』變為『零』而已啊!”

變法,每一個帝國命運的轉捩點。

熙寧變法在北宋歷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在一個隨手一撈都是天才的年代,以王安石為首,這場浩浩蕩蕩的改革就此展開。

在此之前,我們對王安石的前半生還一無所知。就像每一個文豪的祖傳開頭,王安石自幼聰穎,酷愛讀書,過目不忘,下筆成文,而且一路安穩的考上了進士第四,任淮南節度判官期滿後,他放棄了考入館閣(分掌圖書經籍和編修國史等事務的機構)的機會,選擇到調為鄞縣知縣。這個選擇改變了他的一生,他在此深入觀察民間百姓的狀況以及政策的漏洞,為未來的變法打下了基礎。

我們知道在變法的過程中,王安石與蘇軾幾乎是時時處於對立面,在速成的教育之下,我們很容易用善惡二元論將他歸類為「壞人」,加上身為在座唯一一位新黨人士,他自然背負上了不少惡名,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王安石在歷史上的定位一直在變,有時是千古罪人,有時又是被性格耽誤的治世之天才,這多半與該評價出現的時空背景有關。歷史從不存在對一個人的客觀評論,我們眼前所見的都已經是二手資料。

因為變法不見成效,王安石遭到神宗罷相,但後來又因為韓絳的秘密請奏又一次擔任宰相,但這次比上次更淒慘,改革派內部在王安石立刻之後分裂,無法統一勢力,新法也難以繼續推行。不久後,王安石的長子,王雱(關於這個天才,又是另一段傳說了)去世,萬念俱灰的他再次辭去宰相官職,外調擔任地方官。

宋神宗駕崩後,任職宰相的司馬光徹底廢除新法。王安石死後地位也時高時低,一直搖搖晃晃。到了今天,在每個歷史老師口中的王安石,也還是不同的樣子。

從文學角度來看,王安石的作品無論詩、文、詞都有傑出的成就。他的詩作被人稱為「空中之音」,對掃除宋初風靡一時的浮華餘風作出了貢獻。王安石的文章風格言簡意賅,結構嚴謹,說理透徹,常常有出乎意料的觀點。他的文學主張雖然把古文的優點發揮到了最大,卻過於強調“實用”,對藝術形式的作用常常有所不足。他的作品多半是為政治服務,他很堅持不希望自己是透過文學得到名聲,對他來說這些浮名浮名都是浮名,他真正想要的是為人民做事。

比起前面幾位,王安石更像是歪打正著成為文學家,他跟曾鞏是古文八大家的最後兩位,對後世的宋明理學影響極大,可以從他們的文章裡看見(龍蝦最恨的)明代說理文結構雛型。


「欸龍蝦,你都沒說到他跟其他人的關係欸。」

「Σ(°Д°;好像是這麼回事欸?!沒差啦!反正下一章就要來講他漸行漸遠的至交──曾鞏了!」

「這不是偷懶的理由啊喂!」

(八)曾鞏 壁之眼中的傳承者

「嗚嗷嗷,都2202年了曾王冷圈還是沒有太太產糧嗎?區區都要餓死了啊啊啊!」

「龍蝦,你已經是一位成熟的寫手了,要學會為自己的cp添磚加瓦才是!」

“我的名字是……「曾鞏」……”

綜觀曾鞏的一生,並沒有甚麼特別的事跡,充其量是當代官僚照寫,除了耕耘的特別的認真之外,似乎也沒甚麼特別的。

曾鞏的才華在童年開始展露,十二歲時就能提筆寫作,文辭很有氣魄,雖然感覺跟某為十四歲中進士的還是差了一截,但到了二十歲,他就已經進入太學,名聲傳遍四方。十八歲那年隨父赴京,他與王安石因文相識,結成摯友,登歐陽修之門以後,就向歐陽修推薦了王安石,同時他也和杜衍、范仲淹等人都有書信來往,議論時政,陳述為人處世的態度。遺憾的是,他所擅長的策論並不是當時科舉重視的項目(感覺像是你擅長抒情文然而老師都考議論文(欸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龍蝦抹淚),所以屢試不第,直到二十八歲父親去世,依然是魯蛇一條。

回到家鄉的曾鞏作為長子一肩扛起家計,侍奉繼母無微不至,在衰敗的家境之中撫育四個弟弟、九個妹妹。轉眼又過了十年,當年的會試由歐陽修主持,堅持以古文、策論為主,詩賦為輔命題,曾鞏終於與其弟曾牟、曾布及堂弟曾阜一同登進士第。

在基層打拼一段時間後,歐陽修舉薦曾鞏進入館閣擔任校勘職位,在這段時間中,曾鞏不只整理大量史料,更撰寫了許多序文。

在任職地方官期間,曾鞏為政廉潔奉公,關心民生疾苦。他根據王安石的新法宗旨,結合實際情況加以實施。幾乎所有好官做的事他都做過了,晚年他任職史官,官拜中書舍人,於六十四歲時母喪辭職,一年後去世。

人生七十古來稀,曾鞏卻在快四十歲時才終於考上進士。十八歲到三十九歲這二十多年間,仕途的不順和生活的坎坷磨鍊出曾鞏堅韌的性格(來自名字的地獄笑話)。在經歷了生活上的不幸之後,反而能以一種淡薄的心態(不是虛無的眼神)去面對人生。把這種個性反應到作品中,於是產生一種沉穩淡定的風格。曾鞏一生命途多舛,不同於其他幾位牽繫到帝國命運的幸與不幸,生活上的瑣碎小事反覆消耗著他,但他始終都是堅強冷靜的面對,自身的性格和生活的磨礪賜予了曾鞏從容踏實、客觀冷靜的心境,從而在他創作的詩文中也深深的烙上這樣的印記。

這樣的曾鞏散文情感特色是理性冷靜。他總是被人稱為「醇儒」,雖然《鵝湖院佛殿記》裡還是很派就是了(欸不是我們花錢請你來寫記,結果你整篇都在靠北健佛殿太浪費blahblah你真的好意思嗎?(曾鞏:謝邀,好意思,當然好意思)。

曾鞏一直是古文八大家裡存在感最低的,但一個團體裡難免有阿卡林,不代表他沒有實力,雖然之前在ig上玩過曾鞏不會做詩的梗,可是要知道,說出那句話的人可是秦觀啊!!!在大手面前人均渣渣是很正常的! 就連錢鍾書都認可的男人實力應該是不會太差的。

秦觀:「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曾鞏: (等我出去,三天之內做了你,骨灰都揚囉.JPG)








龍蝦:得想個法子把這群傢伙都丟進拉薩路池子裡(思考.gif

終於施工完畢……在補考跟作業還有社刊加上霹靂的進度四重夾擊之下我還能完稿我真是不可思議……因為太長就沒有beta了,歡迎各位幫我抓蟲!

心得:沒有,就是一個字,累。還有,史同圈的各位快來衝撞我!!!我好想要同好!!!

補一下對照的原因:

韓愈:並不是第一個提倡古文的人,但他最有名

大喬:並不是第一個修行波紋的人,但他是主角

柳宗元:都說了真正對照老東西的人不是他

喬瑟夫:都說了真正對照他的人不是柳宗元

歐陽修:古文拐了一個彎,正式進入繁盛期

承太郎:波紋拐了一個彎,jojo進入繁盛期

蘇洵:想不到有誰了之後接的那個人

仗助:想不出下一個jo之後的那個人

蘇軾:富有正義感、給予生命的能力(指為食物注入靈魂)、中途攜家帶口脫隊(指被貶)

滷肉:富有正義感、給予生命的能力(指為物體灌注生命)、中途攜家帶口脫隊(指叛逃)

蘇轍:不怎麼在意他的爸爸、討論度不高(除同人女,太基了)、告一段落(指學生要背的順序)

徐倫:不怎麼在意她的爸爸、討論度不高(動畫化前,太刀了)、告一段落(指神父出來吸純氧)

王安石:名字源自別人(指謝安)、可愛的別名(介甫)、掛逼戰力(指新舊黨爭)、很虐的結尾(壯志難酬)

喬納森:名字源自別人(指大喬)、可愛的別名(喬尼)、掛逼戰力(指手撕光壁)、很虐的結尾(詛咒而死)

曾鞏:很容易忘掉他、很多兄弟姊妹(有血緣)、少數幸福快樂的結局(算是吧)

定助:很容易忘掉他、很多兄弟姊妹(無血緣)、少數幸福快樂的結局(目前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