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放一些我在IG(IG名稱為han8.16)上的詩和短文,及照片圖片。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的貓。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迷失的旅人(下)

發布於

前情提要:

年輕男子在旅途中,救了一名年紀比他小的男子,相知相惜後,兩人成為旅途上的同伴。
好不容易,兩人終於看到「目標」就在眼前時,卻出現了抉擇的關卡,用猜拳決定命運的同時,利益也凸顯了人性的另一面,年輕男子就這樣被同伴給背叛了......

 「有沒有人啊!快來救我!救我!」我驚慌失措地在密閉的房間大喊著,就快要被水淹沒的我,找不到可以出去的路。

   眼看水位已經到我的脖子了,我開始瘋狂地大吼大叫,雙手雙腳不停地敲打牆壁,當我感到對一切絕望時……

   一道光芒從天花板上射出,一條繩子突然從半空中而降,一道黑色人影急切地說:

「快!快抓住繩子!你可以的,加油!」

 於是我奮力游向前,當雙手在碰觸繩子的那一刻……


 我從床上驚嚇地坐了起來,聽著胸口那急促的撞擊聲,「原來是夢。」我伸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發現自己的雙手竟如此冰冷。

一聲狗吠,把我從游離的虛幻中,拉回現實,我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一隻黃金獵犬,朝我搖尾巴,還有一隻虎斑貓躲在大狗後面偷看我。

我四處張望這小巧的房間:柚木書櫃上擺放了整齊的書、有著花草樣式的衣櫥、書桌上還擺著看到一半的書,牆壁上除了木頭時鐘外沒有別的裝飾,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這時我被五斗櫃上的東西給吸引住了─那是我的旅行背包、還有我的衣物,乾淨整齊地摺疊在上面。

「不會吧,我是在天堂嗎?還是我還活著。」我不可置信地摸著全身的身體。

看著大腿的傷口被完整的包紮,還有左手似乎骨折了,但也被三角巾完整地固定住,似乎除了一些小擦傷外,沒有嚴重的損傷。

********

「聽到布布的叫聲,就知道你醒了,太好了,等一下桃夫人會來看看你的傷勢。」一位年輕女子站在房門口親切地對我說,手上還拿著湯勺。

「請問我怎麼了?」

女子走了進來,把椅子拉到我床邊,開始跟我訴說我掉到橋下後的事。聽完後,才知道自己最後是掉到湖裡,剛好被散步的她發現,於是趕緊找村中的人幫忙把我抬進來。

我看著她起身,打開最靠近我的窗戶,剛才聞到的那股清香,更芬芳了。

「多吸新鮮的空氣和花香,身體才好得快,畢竟你昏睡了一個禮拜。」她微笑地看著我說,我仔細端詳了她那清秀的臉龐,雖然稱不上美人,但有股嫻靜的氣質,感覺讓人心安。

突然間我聞到燒焦味,那女子大叫了一聲:

「啊─—我忘記我在煮稀飯了。」說完,匆忙地轉身離開。


不久,桃夫人看了看我的傷勢後,囑咐我多休息後,就離開了。我吃完那女子特地幫我煮的燒焦口味的稀飯後,換了件女子幫我準備的乾淨衣物,就走出房門外了。

經過廚房時,看到女子在洗滌餐具的背影,還有一隻貓和一隻狗趴在那看她時,頓時讓我心頭暖暖的,這樣平靜的氛圍,好久沒有過了。

來到客廳,果然怎樣的主人,就會有怎樣的客廳,乾淨整齊的桌椅,沒有太多華麗的裝飾,只有一兩個用木頭做成的雕刻擺在矮櫃上,還有一把小提琴擺在上頭。

我用右手打開了大門,黃金獵犬─布布,不知從哪衝出來,直接從我身邊跑了出去,我走向外頭,迎面而來的薰風和景致,讓我宛如置身在天堂。

一大群開滿紫色花的參天樹木,交織錯落在綠色的草原上,和紅瓦的房舍相互輝映著,微風吹起,紫色的花如雪般在空中飛舞著。

「好美的村莊。」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歡迎來到紫雲村。」

我嚇了一跳,轉身一看,女子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笑吟吟地看著我,懷裡還抱著貓。

「那些樹,好美,我從沒看過開紫色花的樹。」我抬頭望著與藍天交織的花樹。

「它們叫做紫雲木,現在正是它們開花的季節。看著這些樹開花、結果、落葉,再開花,就覺得生命有它們真好。」女子也跟著抬頭望著。

我望著那藍天紫花的發起呆來,才發現那顆原本應該在天際閃著耀眼光芒的鑽石,突然不見了;不過,我也不想去知道它為何消失不見,那樣歷劫生死的旅程中,讓我不想在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了。

我走向女子,她望向我,露出溫暖的笑容,我也同樣回應著,並蹲下去摸了摸在我身邊一直搖尾巴的布布。

布布興奮地舔著我的臉,女子輕柔的笑聲盪漾在樹林中,也迴盪在我心中,我想我已經找到我心中那顆最美的鑽石了。

(全文完)


後記:

首先謝謝大家不離不棄,閱讀我以前寫的舊作。我之所以用男主角,不選女主角,是因為在華人社會圈中,「男性」似乎比「女性」背負著更沉重的責任,為了凸顯主角的心理壓力,才刻意選用男性腳色。

雖然,真實的我是女性;但我從小就生在非常傳統的客家村,重男輕女的概念根深蒂固的影響我們家,偏偏我不喜歡遵循這樣的傳統;但因為我是長女,爸媽對我的期待比弟弟還高(有時候我根本覺得自己不是女生),於是我從小就結下了老弟被父母偏愛的心結;所以,我一直很希望,如果我是男生的話,我就不用忍氣吞聲,無怨無悔地忍受這一切對女性不公平的待遇。

所以,每當遇到女性被男人用低級的玩笑嘲諷時(還藉口稱作是行為藝術),或看到報章、雜誌和新聞媒體在物化女性時,還有身邊男性朋友在談論不在場的女性友人時,用「某某妹」來稱呼時,我其實是非常生氣到不行的,人家是有名有姓的,可以請別這樣稱呼他人,你們有經過那個女生的同意嗎?

回歸正題,這段故事中期,那段被同伴背叛的橋段,是來自我之前的真實經驗,被信任的人背叛,是一件痛心又痛苦的事情;但那當下,我卻只能默默忍受,因為,情勢比人強。
就算曾經對人心失去信心,但我還是忍不住去相信,在利益面前,人性還是有美好善良的一面。

感謝大家閱讀到最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迷失的旅人(上)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