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花开讲故事

紫藤花开,不得不出墙来

为什么英国人保留了皇室还要用汉字教我们做事?

如今,伊丽莎白女王庆祝登基70周年了,听起来好像康熙皇帝庆祝自己登基60周年一样,穿越了穿越了。 伊丽莎白女王是幸运的,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我们的末代皇帝溥仪荒诞又坎坷的一生?他从大清皇上沦为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战犯,到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再到被红卫兵冲击,被迫参加劳动改造。一年多后,他因为尿毒症“驾崩”了。


我前天关注了英国大使馆的公众号,因为他们发了一篇文章,反思自己国家在清朝嘉庆二十四年发生的悲剧。全文最醒目的一句便是大号的分标题:“任何想要进步的社会都应该诚实面对自己的历史。”黑体加粗的标题生怕读者看不见。


我转发给好友说:英国人都学会我们老祖宗的“春秋笔法”了,佩服佩服!套用网上流行的港片台词来说就是:“你在教我做事??”


我知道有杠精立马就要跳起来说:他们这些海盗出身的,现在来装贵族了,他们全世界殖民杀的人还少吗?鸦片战争、八国联军的账还没跟他算呢。


我都很多年不和人争辩了,对于持这类观点的,我只想说,海盗出身的人的后代就不能做一个好人了吗?中国历史上那么多王侯将相不是杀人如麻出身的吗?他们杀的同胞可比英国人杀殖民地的人多得多了。臣民们还要恭祝他万寿无疆。仅举一例,自公元157年至280年,130多年的战乱,全国人口自5600多万锐减到1600多万。(战争,饥荒和瘟疫加上人口逃匿官方登记等多因素造成)


杠精还有一个逻辑错误,你不能因为人家老祖宗过去做过强盗土匪,就说人家现在说的话没有道理,进而说你现在做强盗土匪是合理合法的吧?


周日的时候,英国大使馆推送了文章,大量图片展现了英国庆祝伊丽莎白女王登基70周年庆典活动的热烈场面。


小时候上历史课的时候,我总是对皇帝深恶痛绝,认为所谓“封建专制统治”是阻碍中国进步的“桎梏”(这个词是教科书上的用词)。


上大学后,老师在“毛邓三”课上,带着我们反思法国大革命的恶果,一味激进革命将皇室送上断头台的法国大伤元气,全社会弥漫着血腥和恐怖,政局多年动荡不安,反而是保守的英国保留了皇室,实行君主立宪制,终成长为“日不落帝国”。


同样保守的还有日本,成功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的同时保留皇室贵族。直至今日,欧洲还有10个国家存在王室,分别是英国、荷兰、比利时、瑞典、挪威、西班牙、摩纳哥、卢森堡、丹麦、列支敦士登。而消灭皇室的中国和俄罗斯也是随后陷入不断革命的怪圈。


老百姓只要能吃上饭(不是吃饱饭),根本不管谁做皇帝。所谓“民心所向”都是糊弄人的,“民心”从来不是决定历史走向的根本因素。秦始皇灭六国,实行残暴的统治,这是“民心所向”吗?蒙古铁骑踏平南宋,把全国人分成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四个等级,这也是“民心所向”吗?满清入主中原实行“留发不留头”的残暴政策,也是“民心所向”?


袁世凯称帝失败,不是因为社会舆论把他给骂死了,而是当时国内有大大小小的武装政治集团反袁!蔡锷将军在云南打响反袁护国第一枪,兵分三路讨袁,屡次击败袁世凯的军队,并且受到各省反袁武装的支持。


现在想来,袁世凯称帝并不可怕,世界上那么多有皇室的国家不都成为了发达国家吗?可怕的是袁世凯脑子里装的全是皇权专制的那一套。当然,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多武装力量真刀真枪地和袁世凯开干,那么就没有人能阻止得了他称帝。


不是民心,而是社会精英的力量,决定了历史的走向。袁世凯称帝了,全国范围内没有军队反对他,他就能稳稳当当坐下去。老百姓才不管,老百姓加入军队也只是为了讨口饭吃,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当兵是为了不饿死。


老百姓并不想关心政治,也不关心他们贪多少,还觉得人家是凭本事坐到那个位置,凭本事贪那么多钱的。


上海这次伟大的社会实验算是开了个头。你不关心政治吧,人家政治都关心到你餐桌上来了。你向往计划经济是吧,人家立即停掉市场经济,给你“配给制经济”!立马各层级的“官倒”(所谓保供单位)、路条、批条、票证、出入证都来了,黑市也立马出现。你以为的“按需分配”却变成了按权力等级分配。


社会学有一个重要的判断,认为“社会是一个有机体。”意思是社会是像一个生物体一样,它是从小到大生长起来的,不是哪个天才人为设计或者规划出来的。它就像一个胚胎,慢慢发育,长出神经系统,长出消化系统,循环系统等。


英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斯宾塞提出,人体的生存要有营养摄入吸收、血液循环和神经调节三个大的系统,社会的生存也依赖于相应的三大组织系统:社会中,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组织向社会提供必需的产品;社会的商业、物流、金融组织,像人体的血液循环一样,把营养输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以国家政府为首的社会政治组织,像人体的神经系统一样调节各部分,使之服从于整体的生存。


据此,斯宾塞又将社会中的人分为三大类,即从事生产的工人、农民,从事流通的商人、企业家和银行家,以及政府的管理人员。这三类人互相合作,各司其职,保持平衡。如果破坏了这种动态平衡,就是破坏了社会有机体。


当然,实际的生物系统和社会系统都要复杂得多,不能简单类比,但是这种看待社会的思路是天才的洞见。20世纪以来的物理学革命和生物学革命,为我们揭示的世界是非常精妙复杂的系统,是无法预测的,混沌的、随机的。而不是像牛顿经典力学所建构的世界那样是理性的、唯一的、确定的,好像一切都可以预测,好像人为理性的干预就能创造设计出一个完美的新世界。


想想我们身体内部的活动,多大程度上需要等待意识的审批?手指碰到烫的锅盖会极速缩回去,瞳孔受光的刺激会迅速缩小、食物入口立即引起唾液分泌等等,哪个需要你意识到了再下发指令做出相应反应的?


社会和国家也一样,在应对突发状况时,中央集权制的反应总是慢半拍的,因为层层审批上报,都在等最伟大的那个大脑。而西方社会和日本社会,这时大量的社会组织,民间组织就开始自发地开展救援了。


为什么一个社会需要新闻?就像一个人的皮肤破了一个小伤口,身体要不要把这个信息及时传达?血管壁受伤后,出现缺口,会立即发出信号,等待“救援”。血管收缩使血流变慢减少出血,血小板通过血液循环迅速流至受伤部位。血小板附着于血管壁并凝集成块,以达初步止血作用。血液再进行复杂的凝固作用,产生纤维素将血球包围起来,达到凝血的目的。

身体没有新闻,不是截肢,而是伤口感染溃烂而死。


说回到英国人为什么要用汉字提醒我们诚实面对自己的历史?为了让我们避免重蹈覆辙呀!连过去的事情都不知道,还怎么避免重犯错误?那我们有没有重蹈覆辙呢?我们一直在重蹈覆辙。


伊丽莎白女王是幸运的,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我们的末代皇帝溥仪荒诞又坎坷的一生?他从大清皇上沦为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战犯,到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再到被红卫兵冲击,被迫参加劳动改造。一年多后,他因为尿毒症“驾崩”了。


去年,伊丽莎白女王在1953年加冕典礼时栽的纪念树,被大风刮倒了。网友笑称,现在伊丽莎白是这棵树的纪念女王了。还有网友不怀好意地预言女王要驾崩了。可是女王依然能超长续航,满格电。


如今,伊丽莎白女王庆祝登基70周年了,听起来好像康熙皇帝庆祝自己登基60周年一样,穿越了穿越了。


可是,2022年了,我们还在纠结袁世凯称帝的问题,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穿越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