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花开讲故事

紫藤花开,不得不出墙来

在中国互联网上,大家都知道你不是一只狗。

历史的惊喜,往往发生在最不经意处。就像秦始皇那会儿,纵然为了维护他的千秋万载做了多少震古烁今的旷世之举后,他万万没想到,远在安徽宿州的一场平平无奇的大雨,就能让他的千秋基业化为泡影。


时代变了,现在是新的互联网时代。


狗没法上网了。



早在互联网传入中国的那会儿,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这句有名的话发表在1993年7月5日的《纽约客》上。一幅漫画里,一只正在用电脑上网的狗对它的同伴说:“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狗的黄金时代过去了。


昨天老爷们征求意见了。说是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原则,对注册用户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不得向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还说“对跟帖评论信息内容实行先审后发”,还有“对严重失信的用户应列入黑名单,停止对列入黑名单的用户提供服务,并禁止其通过重新注册等方式开设账号使用跟帖评论服务。”


老爷们就问你以后都这样了行不行?


我想了想,特别想说:“你们索性关掉互联网算了。”可是又怕老爷们当真关了互联网,并且露出小虎牙说:“能让你活着就不错了,还想上网?”


90后00后的朋友们可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没有互联网了会是怎样,好像天都会塌了。


但是,对于像我这样,曾经穿着蓝色超薄一次性鞋套,蹑手蹑脚地排队走入闷热的“微机房”上电脑课的人来说,我们的世界没有互联网,就没有了,天不会塌。


第一次重大的互联网关闭发生在2011 年的埃及。当时,由于不满物价上涨、失业率高企和腐败等问题,埃及多个城市发生民众大规模集会,要求总统穆巴拉克下台。结果,埃及全国网络被封锁了五天。


去年,缅甸发生政变,军方要求无限期关闭全国无线互联网,最终断网持续了71天。


我们的父母辈,爷爷奶奶辈总是喜欢教育我们说,“不要挑食,有的吃不错了!我们那会儿还得挖野菜,啃树皮呢!你们现在多幸福了。”


我现在终于可以教育90后00后的孩子们说:“有的上网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我们那会儿只能在学校的微机房一个星期上个10分钟网呢!”


去网吧上网还得身份证登记!那会儿只有极少数人家里有电脑。


现在,老爷们生生地把在家上网也变成了网吧上网,干什么都要身份证登记。


他们还是怕的。


就像秦始皇那会儿,统一了全国,国力空前强盛,却下令收缴天下兵器,将其熔化,铸成了十二个重千石的铜人。他以为没有了兵器,就没有人能武装反抗他了。他还焚书坑儒,统一思想,不让儒生妄议时事蛊惑人心。对于他消灭不了的匈奴,他更是有一股夯劲,筑起万里长城,征用苦力超过全国四分之一人口,多达百万人以上。


总之,秦始皇怕民众拥有武器,怕社会舆论,怕外族入侵。


高中历史老师教我们答题的窍门就是:不管统治者当时作出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他的出发点都是为了维护他的统治,只要记住了这一条,问答题你再没有思路也能至少可以拿一半分!


直到今天我发现这个答题窍门简直是理解时事的密码呀!


今年4月份的时候互联网公司开始大范围上线“IP地址显示功能”,说是“为了有效防范和解决网络暴力,营造清朗网络空间。”


昨天又是“非实名不能评论跟帖”,还特地表明:“本规定所称跟帖评论服务,是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以及其他具有舆论属性社会动员能力的网站平台。”


一切都豁然开朗,你一定要站在他们的立场看问题。


有些人会说,老爷们怕什么,他们手里不是有兔兔兔吗?要知道兔兔兔也是由人使用的,再庞大的军队也是由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组成的。除了那些天生一生下来注定是将军的将军,广大的士兵可是来自于中下层的平民百姓。他们平时除了接受指导员的熏陶外,他们也会上网。中下层士兵的哗变古今中外是不胜枚举的。


总之,统一思想最重要,也是最难的。


历史的惊喜,往往发生在最不经意处。就像秦始皇那会儿,纵然为了维护他的千秋万载做了多少震古烁今的旷世之举后,他万万没想到,远在安徽宿州的一场平平无奇的大雨,就能让他的千秋基业化为泡影。



多说无益,在一个把冰雕说成沙雕就能喜提牢饭的年代里,你还评论什么呢。


在拆盲盒一样的生活里,被拆的永远是我们自己,千万不要以为我们是拆盲盒的。


你餐桌上的猪肉如果会说话的话,它会教给你一条“人生的经验”:杀猪场里,还没轮到你的时候,你就尽情享受食槽里的糠就好了,别叫唤,叫了也没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