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logia

道徳の支配なくして自由の支配を打ち立てることは出来ない。信仰なくして道徳に根を張らすことは出来ない——Tocqueville 平等と専制が結合することになれば、心情と知性の一般的水準は低下の一途をたどるだろう——Tocqueville

『淺談泰拉文明史』

發布於

はしがき


相信他是知道的,他是泰拉大陸的羅德島成员,但他被貼上了「博士」的標籤。「資深幹員」或「高級資深幹員」這些名稱,對於泰拉大陸的「博士」來說會激起「光敏性癲癇發作」或是「間歇性語言障礙」。以站在アークナイツ(Ā kunaitsu)史的立場從事泰拉文明研究的個人本身來說,在意識上既存在雙重價值的造語,在體驗上也曾觸碰過那樣的內容。


拙作不打算對歷史哲學的問題做深入的探討,僅以教科書一般的通用語言對泰拉文明進行解讀。如果說自己研究泰拉文明的話,經常會先被詢問舟學立場,甚至有時還被問過「你有泰拉文明史觀嗎?」這樣的問題。還有,到底有泰拉文明這樣的東西嗎?諸如此類既單純又正經的疑問,也是常見的問題之一。我也曾被哲學系的研究者問過「アークナイツ歷史到底是哲學還是歷史學?」這樣的問題。


如此對於泰拉文明所投以的疑問,首先是根植於思考文明史這件事本身的概念,以及アークナイツ史的形態上面。但是,卻也是無法單純還原至歷史,而同時也是對「何謂泰拉文明?」以及「何謂アークナイツ?」這些問題的追問。


因為對泰拉文明史上任何時期精神層面的概述,都會因切入角度不同而獲得不同歷史圖像。尤其是從「博士」這一個個體角度入手展開課題的探討,不論是詮釋者抑或是讀者都免不了會以自己主觀的判斷與感受來論斷與此文明(アークナイツ)相關的種種。放眼我們即將駛入的浩瀚歷史洋海,遍是各種不同的航道與方向:相同課題的研究不只會因研究取徑不同而有不同的史料運用與解讀,同時也很容易得出南轅北轍的結論。有鑑於此,筆者希望這麼重要的研究課題能有更多研究泰拉文明的同行從不同立場出發來參與討論。此刻,如果讀者願意耐心理解拙作的闡述,並將拙作敘述的各章節合而觀之、視為彼此緊密關聯的整體,筆者將感到心滿意足。


第一章 アークナイツの誕生


1 「泰拉」這個境域


現代人の觀た文明泰拉


文明史是由文字化的文本及其讀解而形成的。而泰拉的文明,指的是以這個大陸上固有的語言所生成及展開的事實。不論是個體的意識或集團的意識,如果將包含初發性的意識階段都稱為事實的話,要去追問那樣的意識的起源或始源是如何的面貌並不容易。有關個體意識或集團意識被記錄以前是何種樣態,以及對其給予規定的東西,可以舉出以下三項:⑴泰拉大陸的成立及自然狀態,⑵考古學的見解,⑶泰拉史書所記錄的意識。


由於這個獨立空間(泰拉大陸)的先民(Ancients)長久以來不具備文字,因此具有個體智識之先民的形態首先是在與他者——亦即人類——的關係當中,藉由人類對泰拉大陸的關注並留下文字記載而初發形成的。但是,那種他者的視線本身所成立的根據,是在於自然狀態之中。在泰拉至今所建立的文明裡面,與人類之間的種族隔離扮演著很大的角色。因此,拙作的文本立足點主要是「前自然狀態」下的泰拉文明史。為了想對泰拉文明的「前自然狀態」做出正確判斷,我絕不能從泰拉文明後續的發展,來檢視他們的構造,泰拉大陸的先民和現代世界的人類之間似乎一直保持著某種連結關係。那麼,對於拙作而言,首先就需要從他的起源思考,來探討此一「連結」。


泰拉大陸的形成


首先,剝離自然狀態的泰拉文明是如何起源的?根據泰拉地理學家的說法,泰拉大陸和地球的盤古大陸一樣,原本是一塊完整的大陸,由於地殼的不斷運動,使得泰拉大陸形成了今天的樣子(Plate tectonics)。


他者眼中的泰拉大陸——人類史書上的位置


在沒有文字記錄的時期,泰拉大陸上有什麼樣的意識呢?這方面首先是以記載於他者——亦即人類——史書裡的形式,最早出現在文字化的歷史上。一直到歷史上的某個時期為止,唯有通過他者的眼光始能窺探自身的起源,這件事是關係至今為止泰拉的文明深層的一大問題。


那麼,出現在人類史書裡的泰拉世界是什麽樣子的呢?此世界肇端於『先民』、『亞人類』的登場。雖然無法全部概括,但「先民」的稱呼指的是泰拉大陸的原住民,這一點應該沒有異議才對。就アークナイツ史來看的話,根據埃及人海貓氏所撰的『泰拉·地理志』中記載「有一世,謂曰泰拉;有一石,謂曰源石;有一事,謂曰天災。泰拉者,衆生百態;源石者,一物兩面;天災者,見證奇跡。先民生於泰拉,成於泰拉,以源石為源,筑器施法,皆爲精妙」,並描述「然源石者能成民,亦能毀民。先民但久遇源石,或操之,或觸之,亦或生啖之,皆患,身心俱損,是乃礦石病。感染者以其若死則感染旁人而為人所惡」。對泰拉先民本身而言,他們的智識中,最為有用卻又最不完備的,就是有關源石的認知。泰拉先民把源石看作是一件工具,源石能源是城邦運行的必需;不然將會危及城邦的運行。這是首要的基礎,在此之上,泰拉先民來到城邦生活,並不僅僅是為了城邦的良好運行,他們還有其他的目的,城邦提供了到達目的的環境和手段。假使一個先民試圖脫離城邦,他就會受到其他先民的責難,會失去城邦的保護。一開始城主就把城邦認定為善的化身,而對立的除了惡,再無其他,為什麽「整合運動」會站出來反對?因為他們深知惡法的害處,同樣是有害於城邦的,儘管城主佔領了道德制高點,但很快讀者就會明白,誰才是觸犯神的人。從根本上源石的益處和害處就無法割裂,否則你如何解釋源石病患者現在的社會地位如此低下。多數源石病患者是人為造成的而非天然的(自然存在的源石病患者只佔很少一部分),著名泰拉文明研究者黯影氏(诗章)在『泰拉政事論』一書中寫道:「源石是一切事物的始點,也是一切悲劇的淵藪」。而且,我們要注意的是,城邦並不是泰拉大陸上原始的住居形態,而是在先民發現自己沒有能力躲避天災的情況下,通過將住居環境整體搬遷的形式來逃避天災(銀灰他的家鄉就是一個沒有遷徙的原始住居形態,他們也面臨著一個社會結構古舊的問題,或者說像嘉維爾這種原始部落的情況。特例是錫蘭她的家鄉,他們的城市是一個少見的固定於土地上,但是又保持著現代社會形態的一個地方)。簡言之,布克哈特說:「基本上,不論身在何處,我們都是陌生的訪客。真正的故鄉是由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和精神上的故鄉,以及遙遠追憶之情奇妙融合而成的綜合體。」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