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商务娼妓篇(下)

8.

黄总解开周婧妍腰间的细皮带,把短裙和内裤一口气都脱了下来,纤细双腿间的毛丛里,是她小小的阳具。

黄总好奇地打量着,在刚才的刺激下,阳具虽然已经勃起,但只有半根小拇指那样长,涨大的粉红色龟头撑下包皮,好像一颗小小的蘑菇,顶端溢出了半透明的液体。

“那个……别……黄总……”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展露自己的私处,但周婧妍还是觉得难为情。

“啊啊,好可爱,还是第一次见到……”黄总怕周婧妍生气,把“人妖”两个字吞了进去,“这样的家伙,这个应该算是,超常的回报吧?”

黄总现学现卖地用了周婧妍的营销五点,这也算是对她业务某种程度上的认同,周婧妍觉得很高兴——稍微得到别人的一点点认同,就高兴得不知所以,结果稀里糊涂地就接受了各种条件,这也是失败者的明显标志。

“黄总喜欢吗……还有,更可爱的……”

周婧妍叉开双腿,把私处暴露给黄总看,用手蘸着黏液,搓弄这自己的小龟头。

很快,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本来不大的阴囊缩成一团,马眼里涌出一股白色的液体。

“嘶……呃呜……”周婧妍咬着嘴唇,浑身微微抽搐了几下。

“这么快就高潮了,这个就叫极快的速度吧?”

淡白色的液体顺着私处,流到了自己的菊蕾上,周婧妍用纤细的手指涂抹着,接着精液的润滑,插进了半截手指。

“黄总,你该不会嫌……我里面脏吧?我今天没做准备……里面没洗过……”

虽然嘴上这样说,周婧妍却用手指缓缓地前后抽插,红唇微张,发出若有如无地娇喘。

“那么这个的话,就叫作虚假的门槛了,对吧?”

黄总拉开西装的拉链,掏出涨大的阳具,用紫色的肿胀龟头,蹭着周婧妍私处滑溜溜的精液。

“射出这么多来,就是给我做润滑的吧?所以说门槛是假的,网上怎么说的来着?嘴上说不要,肉体很老实呢。”

“所以说呢黄总,我的这套方法,泛用性是很强的,咱们的新项目,绝对会……哼唔……”

黄总把大半个龟头插进了周婧妍的菊门中,虽然有精液做润滑,但里面还是有些干,周婧妍忍不住皱起眉头。

“黄总你慢一点,呀……”

括约肌下意识地收缩,像嘴巴一样吮吸着龟头,黄总被撩拨得失掉了耐心,抓住周婧妍的双腿,腰间猛地一用力,把整根阳具都插了进去。

“呃呜呜呜呜……”

黄总不管周婧妍的哀嚎,用力抽送起来:“果然……还是……走旱道……过瘾呢……”

一波波剧烈的冲击下,周婧妍感觉不到任何快感,只有下身被撕裂的痛苦,然而她喉咙里模糊不清地嘶叫,跟感受到快乐的呻吟,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性跟暴力之间的界限,总是那么模糊。

好在周婧妍的菊穴已经被开发过,很快就适应了,敏感的前列腺,在阳具一次次地挤压下,一股股地前列腺液从马眼里涌出来。

周婧妍搓弄自己的龟头,同时把黏液涂在黄总的阳具上做润滑,另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胸罩,抓着黄总的手腕,让他摸自己的胸。

“黄总,吸一下,嗯呜……”

用药品催出的乳头,毕竟跟女人的不同,要不是故意撩拨黄总,她也很少会露给别人看。

黄总低头吮吸她的乳头,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快,随着阳具在菊穴里进进出出,下体的痛楚渐渐让位给前列腺的快感,周婧妍揉搓着自己的龟头,放肆地叫着:

“干我……干我……我又要射了,黄总你是不是也要射了……把我的精液,全给顶出来,两个人……一起高潮……啊啊……”

忽然,随着办公室密码锁发出滴滴滴的响声,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9.

“呀!”,周婧妍吓得脸色苍白,赶忙用手捂住身体。

黄总则很淡定,一边卖力地抽查着,一边回头说:“不知道进来前,要敲门吗?”

来人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身上穿着市二中的校服,一张白净的脸,正是含苞待放最好的年纪。

“对……对不起,爸爸。”女孩羞红了脸,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黄、黄总……”周婧妍惊慌失措地说,“这样,不行啊,我……我……咿呀呀呀呀……”

黄总没有半点想停的意思,反倒是插得更卖力,周婧妍感觉下体一紧,大股大股的前列腺液从马眼里喷射而出,浑身颤栗地达到了高潮。

在周婧妍狼狈媚态的刺激下,黄总也达到了高潮,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直肠里。

而这一切,都是当着黄总女儿的面。

“去外面等着,让你进来再进来,听见没有!”黄总严厉地说。

“好,好的,爸爸。”女孩怯懦地小声说着,带上门离开了。

10.

周婧妍依旧被刚才那一出吓得惊魂未定,小鸟依人般靠在黄总怀里,心脏依旧噗噗狂跳着。

黄总喝了一口茶,点上一根烟,安慰周婧妍道:“没事,那是我女儿,不会乱说的。”

“嗯嗯……”别人家的私事,还是不要问的好,周婧妍继续问项目的事情,“那黄总,你刚才说董事会的事情……”

“放心,我会跟他们谈的。”黄总吐出一口烟,“不过,到时候我也希望你能到场,现在是个看脸的时代,他们看到周老师你的身段,没准还愿意多让出几个点的合作提成呢。”

周婧妍听了有点不开心,她还以为事情今天就能敲定下来,于是她挽住黄总的脖子,把脸凑近说:“那黄总,事情能不能现在就定下来?”

对于这个男人,周婧妍虽然说不上有好感,但也不讨厌,内心里不抗拒跟他像情侣一样亲昵。

“这个,我之前不是说了嘛,虽然我很愿意定下来,可董事会那边……”

“黄总……”周婧妍撒娇着说,嗲嗲的声音,让她自己也有点尴尬,“我会常来的……”

“你当然要常来呀!”黄总刮了刮她的鼻子,“项目制度这一块,不是还有很多细节要打磨一下,我觉得还是有点太复杂了,不能让客户一下子就理解……哎呀,你这是干嘛?”

周婧妍有些急了,伸手拉开黄总的裤链,主动去摸他的阳具。

“黄总,我来的时候屁股里面没洗,肯定给你弄脏了,”周婧妍舔了舔最嘴唇,“我来给你舔干净。”

她也很惊讶,自己竟然能为了钱,说出这样没有廉耻的话。

11.

最终,黄总用私人账户,给周婧妍打了2万的预付款。

周婧妍简单地理了理衣服,也没跟黄总约下次见面的时间,就匆忙告辞离开了办公室。

回去的路上,周婧妍总觉得嘴里的味道挥之不去,她打开包,给自己点上一根烟。

随着烟雾缓缓升起,周婧妍的眼泪落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一个婊子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商务娼妓篇(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