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議廣場

张仪

连如何哀悼都要被规定时间、规定方式

今天的微信朋友圈有不少顺手转发哀悼疫情死难同胞的,几乎成了刷屏之势。两个字:廉价。大陆的不少地区已经出现了二次爆发的萌芽,又开始封城封小区,推特上也出现了甘肃临夏劝诫屯粮的文件图片。这场疫情还没有过去,就开始发动全国人民哀悼已经牺牲的同胞,那么那...

MischievousPhysicist

为什么说中国的数字完全不可信

本文我不通过小道消息或者政治解读,只通过模型和公布数据来说明为什么中国的数字完全是假货。一个有完整防疫体系的国家,在向民众解释各种防疫措施的时候,都不是一拍脑袋,想什么做什么,他是得遵照各种数学模型指示的。

活齋

这次悼念,和12年前为汶川逝者的悼念有何不同?

没有404,就没有今天的4-4。今天,全国人民深切悼念抗击新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然而在网络上,一些人表达出了对这种形式主义的不满——这里的形式主义并不是指举国哀悼这个行为本身,而是下级衍生出来的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行为。

iamnobody

一个人为了说明中共的邪恶到底可以变得多邪恶?

标题党,以下内容纯属断章取义。我承认我写这个有点打脸的意思,这个动机不好。但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你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出了什么问题, 为了说明“中共非常邪恶,而且做出了本可以避免的错误决定”在不知不觉中让自己变成了更邪恶的那个...

Syrianus

討論向:Matters應該以怎樣的態度來對待親中國大陸官方的用戶?

標題我寫的是討論向,因爲我希望這是一個可以不用顧忌某些見鬼的政治正確來認真思考的問題。先介紹一下我本人,普通文字工作者,日常不關心政治。我先説我的觀點,很多人可能要駡我或者開始冷嘲熱諷了,請便,如果你覺得那些對掩蓋你空空如也沒有思考功能的大腦有用的話。

超级宇宙大和谐

自由民主救不了你。

现在很多人把武汉这一次的疫情归结为信息透明不透明上——这其实是胡扯。因为现在能追溯到的最早的患者,也是12月1日被收治住院的。很多人说这比武汉封城早了一个多月——追溯的意思是说,当时不知道他是新冠感染者,后来调查传染源的时候才把他发现的。

可可托海

建议COVID-19更名为打脸病

不管是新冠病毒也好,还是ChinaVirus也好,我觉得更合适且更没有争议的名字应该是“打脸病毒”。这病毒一路走来,在各国遇到了不同的情况,但始终没有变的,就是其强大的打脸效果。真的是左右开弓,持续打脸。

Imananotomihsah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疫情新闻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篇只是吐槽一波。2月12日武汉诊断数突然暴增,是因为第五版诊疗指南加入了临床确诊指标,CT重要性大幅度提高。而要证明CT适合作为临床确诊指标,就一定需要早期大量病例资料做回顾性研究。

wilhb81

我家乡的方言:融入太多不同元素的味道

各位马特市市民好, 关于“方言”这一个话题,我和@tanlikming陈力名 力哥一样,有着非常深刻的想法!容许我先说一段自己的成长历史...... 我本身是一名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山城怡保市的小伙子,自幼开始,就随着父母亲不停地搬迁、搬迁又搬迁。

GtrouChi

一个武汉人的心声——"我正活在地狱中"

作为一名武汉人,我和我的家人正活在地狱中。马上封城接近兩个月,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还是有一种不真实感,现在的这个人间地狱到底是怎么造成的?我在中国生活了快30年,我和我的家人一直努力想要拥有更好的生活,我们告诉自己再努力一点就能成为中产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