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類接觸

這裡是 Matters 社區的「不明飛行黨」,從外星人、平行空間到各種靈魂接觸經驗,歡迎分享你的第三類故事~

十方一念

溜溜

之前上班的辦公室經常傳來多出來的腳步聲。因為是輪班,總有些晚上要留守最後關門。只要沒有特別活動要籌備,通常平日八點後或週末四點後就只有小貓兩三隻,去到搬遷前三個月,會員逐漸撤離,更加清靜。當時公司佔地挺大的,租了一整層屋苑商場營運共享空間,兩萬呎左右,樓下沒有商家,上兩層也是停車場,所以空曠得落針可聞。

十方一念

訪客

我家平常都不讓別人上來,姊弟的朋友這麼多年來應該少於十次來家玩。除非是親戚遠道而來。要是有親戚來過夜,通常都是睡我房間,我就通常去客廳睡梳化。如果是堂表兄弟就可能一起睡,但要是長輩就盡量會避免,因為有時上學或紀律團體訓練,自己會早很多起床梳洗,怕打擾他們休息。

十方一念

浮沉

大專時期,有關升降機小事兩則。一 偶爾會替小學生補習。某次去某屋宛,到了大堂,電梯剛好到了,黃綠色內部可容納六至八人,一目了然,空無一人,於是便按下16字樓。抬頭見那字牌的光由左至右慢慢的跳動。…8…10…12…14… 14樓就停下,緩緩打開了門。

十方一念

窺望

這次有關於寶琳的營地。上過莊的學會有四年在那裡辦迎新,整個場地不大,設施較舊,因此比較便宜,所以只有一百人左右也會包場,方便按組分房。每年作為老鬼上莊都會抽時間去探班,一來撐場,二來刷刷存在感,亦懷勉一下盡情玩樂的日子。該是2018年8月中旬吧,抵達時他們的探偵遊戲快將開始,好吧...

5
十方一念

途中

年頭,去越南中南部旅遊,總的來說跑了個三角形:金蘭機場、大叻市、芽莊市。第二天午間就由大叻去芽莊,需三小時跨越無訊號可言的山野。基於都累壞,在七人車的大家很快睡著了。而坐著正中小童位的我,車座沒有頭枕,腿又難放,起程半小時後就放棄了入睡的意圖,轉頭看看沿途風景吧。

5
十方一念

面龐

大專跟大學時期,就是有迎新及上莊文化,基於念了超久才畢業,去過不少營地,因此以後可能挑一些來說。普遍大家認為迎新一定是開學前,或九月份就會舉辦完了。而附屬學院比較特別,多在學習週或學期假期才來迎新,因此反而是學會之間會互相串門,跟已經相識的朋友再去,感覺比較玩得開。

5
十方一念

敲門

有些清晨,會聽到大門外有腳步聲和敲門的聲音。腳步聲可能是保安員巡邏,會連帶消防木門沉重的拖拉聲;或是鄰居出門上學上班,也會伴隨鄰家電子門鎖及升降機開合聲。就是敲門聲會比較怪異。因為我家明明左右各有一個門鈴,一個是原置很小聲的「叮噹」,一個是很久沒換電,按下會一連串超嘈音符的電子鈴。

5
十方一念

一半

北角的濕街市,是由春秧街連接小部份的馬寶道,餘下的馬寶道是港島版的女人街,兩邊都是綠鐵皮的摺疊攤位,賣些衫褲飾物,在晚上七八點就會收攤,全都回家煮飯去。有時候下夜班回家,會比較喜歡漫步這條無人的街,性格悶騷的我就可以手舞足蹈,或平時無聲哼著的歌,也可以唱出聲來。

十方一念

停泊

大學時期,因為練舞的關係,不少日子都是要乘通宵巴士回家。那幾年同隊的大多都是住新界,所以都是自己一個乘車回港島東。通常會選擇N118,因為比較快到家附近。而N122則相對會兜了圈子去灣仔,車程會長廿分鐘。某春夜下起了雨粉,因為已經又冷又累,望穿春水來的是輛N122,唯有先上車,坐著總比站著舒服吧。

13
十方一念

迷藏

1999年的暑假,那年跟母親兩人回鄉,整個夏天都留在廣西某城市。每天主要兩點一線,不是在舅父家看白蛇傳、還珠格格兩季、模仿Tom & Jerry的藍貓,就是乘三輪車去醫院探望入院的外婆,有次還被車撞,整架車都反了,但不是本篇重點。重點是,很悶。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