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牆花
一個人
主理
2 人追蹤
2 篇作品

短篇小說 - 《寫信師》

在Indo的Me

「怎麼會這麼難?」李小姐托了托頭,看起來就像一個失去了靈感的作家。她拿著空的紙水杯,再向店員要了一杯水。店員勉強擠出了禮貌的笑容,把水遞上,這已經是她要的第三杯水。李小姐只有一張免費咖啡coupon,所以點了一杯最普通的Americano後,都是喝店內提供的免費水,在週末不用加班的早上,帶著手提電腦在咖啡室寫一封信。

香港唯一的合法組織

一個人

如果香港警察打擊黑社會好似打擊香港市民咁落力,黑社會一早就會瓦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