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
桐生茂豫
主理
39 人追蹤
193 篇作品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1 事緣

浩川

音澄從來沒想過,她跟蕭邦造之間那道鴻溝,居然是當時年紀還小的孩子,不自控地製造出來!明明知道真相,蕭邦造卻竟為此事退出樂團。他深知音澄性格,所以藉此讓她離開這城市,遠離音樂,遠離人群…一時之間,音澄實在難以接受。憤怒和感激,兩種極端的情緒,填滿她的心坎。因為自己一直被蒙在鼓裡而憤怒;因為蕭邦造為她犧牲音樂生命而感激。她說不出,哪種情緒比較多。她感到自己快要瘋掉了!

9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80 創作者的薪火相傳

鬱兔

上次去聽了屏東三大日音樂節的第一天,絕對不是為了去看陳勢安(x 第一位登場的是藝名為娃娃女性藝人,雖然保養得宜,不過看得出來已經有一定的年齡,出道似乎也已經很久了,MV可以看見她剛出道時青澀的模樣。她歌藝相當精湛,而且也很會帶動現場氣氛,但我卻聽見後面有人說:「哇……看起來應該已經五十幾歲了吧?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0 改變

浩川

音澄不會否認,回來的主要原因,是想跟蕭邦造再見。魔音樂團只不過提供一個順理成章的藉口而已。可是,現在看來,再見蕭邦造反倒成為藉口,重新加入樂團才是真正目的。或許,更真確的動機,是想要找回,刻意逃避八年,屬於過去的一切…歸來的原因,到底是甚麼?音澄自問,到這一刻已搞不清楚。還有那埋藏了八年的污點,一個似乎永不能解決的問題…這個城市,只要一旦身處其中,一切也會變得無比複雜…

1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9 忘記

浩川

音澄早已從亞當口中得知,肇飛似是天生有某種不尋常的語言障礙,總不能好好的盡情說話。他的說話從來也是一句起兩句止,十個字的對白對他來說已是極限。可音澄此刻聽見的,是足足三十五個字的一段說話!聽見的,明明是肇飛的聲音,但音澄看著肇飛,卻無論如何不能斷言。還有那段話中的內容…「你說甚麼?」音澄停止歌唱,不知所措的望向肇飛。肇飛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他的笑容,既無奈又苦澀。

13

【天使製造所】01 訂做一個天使/方晴君

方晴君(詞﹑曲﹑畫﹑小說﹑手繪﹑動畫)

小孩,是賜給父母的天使,如果,你們沒有天使,歡迎來我們這裡客制,你們的小天使。   -天使製造所-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8 疑問

浩川

藥蕾的表情更驚愕。本來音澄最後那句話,足以令她重展笑靨,但被音澄看透自己的想法,她實在感到訝異莫名。事實上,音澄是否真的聽見藥蕾說那些話?只不過,看見藥蕾本來笑容滿臉,卻因為自己的歌聲而破壞了心情,自覺應該要為她做些甚麼,所以才盡自己所能,解答她的疑問。究竟發生甚麼事?這已不是第一次,前天在表演場地綵排,還有之後在台上唱第一首歌時,相同的情況也出現過。音澄還記得,凌沁彷彿知道那是甚麼一回事…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7 開懷

浩川

藥蕾…完全沒有傷懷的感覺,彷彿一切事也只餘下美好回憶,所有負面的東西就像憑空消失掉。這種情況,令音澄感到有點奇怪,畢竟幾小時之前,自己仍因蕭邦造而鬱鬱難歡…可她卻又不願多想。這刻的感覺無比美好,似乎甚麼也不再重要,幹嗎要去想令人不快的東西?「我把所有妳的歌也聽得爛熟了,妳真的是天使之音。」藥蕾很開懷,滔滔不絕。印象中的蕭藥蕾,實在不像眼前這女生般開朗健談…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6 舊地

浩川

昨晚,音澄步進禮堂後,擠在人群之間,她被一再推移卻渾然不覺,完完全全放任自己浸泡在歌樂聲中,甚至沒有把其他人的呼喚聽進耳內。業餘樂隊的音樂,風格很有點像昔日的魔音樂團,隱隱透出爵士樂味道的編曲,音澄彷彿回到十年前,第一次聽見蕭邦造以鍵琴彈奏《季候鳥》。就是一首《季候鳥》,讓她跟他戀上。也是因為這首歌,讓她成為他所創立的樂團多年後仍具代表性的靈魂人物。十年前的排練室,滿載音澄與蕭邦造共同製造的回憶…

1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5 驚喜

浩川

病房內,靜璇仍然熟睡未醒。丁東把她抱上床上,苦笑起來。可以單憑歌聲,先把一個人催眠,再把另一人從鎮靜狀態下喚醒…自己究竟遇上甚麼了?關乎歌聲,會否跟魔音樂團有關?但沈音澄才剛委託自己,亞當又已願意跟自己合作,樂團最重要的兩個人,可算已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上。不是魔音樂團,會否是昨晚那業餘樂隊的人?既然第一次昏迷,似乎跟那樂隊有關,那剛才的歌聲,是該樂隊的人,便變得順理成章了。可是,有何目的?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4 清醒

浩川

歌聲飄進心裡去,靜璇雙眼變得像鉛般沉重,不知不覺睡過去了。丁東卻愈聽愈精神,稍為過量的鎮靜劑,藥效亦轉瞬消失。歌唱者似乎刻意把聲線改變,但丁東卻仍可分辨出那是屬於女性的聲音。歌聲頓然停止。丁東急忙下床,迅速確定靜璇無恙後,便即打開房門,直奔出去。他發現自己頭痛欲裂,如同宿醉,精神未能完全回復過來。他滿意的點點頭。至少,比今早更像昏迷後清醒的狀況,證明他的猜想沒有錯,之前是有人在他身上動了手腳…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