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

Nanimonai

#公共讨论 身为大陆人,我们能为香港做些什么?

首先,只能代表自己的声明:我自出生就没有过「免于恐惧的自由」,也几乎没有过捍卫这种从未有过的自由的机会。当有人想要剥夺别人这种自由的时候,我将反对之。读过《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后,我认为这一法案有诸多可商榷之处,因此主张各方深入讨论,即使现在几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