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假日書單
Jerome
主理
2 人追蹤
11 篇作品

你敢打開台灣最神秘的風俗業遮羞布嗎-我拿青春換明天

不小王子

在所謂的文明世界之外,有一群被大家刻意忽視的群體,他們似乎只有肉體存在著,靈魂嘛,可能有可能沒有,反正也沒人在乎。但這群人經歷的卻是最真實的世界,或者說是,看盡了男人女人之間最深層的慾望。

快被遺忘的精采故事-帝國之間,民國之外

不小王子

海外華人指的是離開中國,居於外國管轄地,或覺得中國是自己族裔發源地的社群1910~1941這段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近現代歷史,對2020年代的我們來說還距離不到一百年,卻近乎是一段被遺忘了的歷史。會被遺忘我感覺是因為還很難對這段歷史下註解,越是近代的歷史,就越會跟現在身處的社會有更多的牽扯。

與生活的距離,在於有沒有發現-小物會

不小王子

你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嗎?或者,是一個有質感的人嗎?有質感生活的人,身邊一定很多故事可以說,這些故事就來自身邊的小物件,可能是一件爸爸送的衣服、陪伴長大的玩偶,以及小時候第一次出遊的記憶等等。

旅行到台灣的文藝復興時代-曾經台灣有個好萊塢:毋甘願的電影史

不小王子

毋甘願的電影史,就像《海賊王》那空白的歷史一樣。原來台灣電影史上,出現過台語片;原來台灣電影最輝煌的時代,是台語片撐起那片天;原來這段燦爛精彩的台語電影發展故事,都已經被我們遺忘。明明是1950到1970年代,爺爺奶奶生活時代裡轟轟烈烈發生的事情,我這個95後的年輕人,卻陌生的像是在讀上個朝代的歷史。

1

文化裡的重生-台南全美戲院

不小王子

我從小在全美看電影長大的-大導演李安民權路二段是台南最早發展的地方之一,早在荷蘭時代就叫做"普羅民遮街",現在雖然看起來破破舊舊,但經典老店林立,還是全台名人出身最多的一條街,像是統一集團最早就是從這條街發家,至今民權路二段還住著許多很有名望的教授、老派知識份子與醫生。

想突破認知的邊界,或許最快的方法就是看懂一部好電影

不小王子

在資訊越來越發達的現在,可以選擇與世界連結的方式也越來越多,但在這多元化的時代裡,如果要說有一種媒介,是最能串連大家的共鳴,那就唯有電影了。只有電影可以瓦解現實的邊界,去模糊眼睛所見的真實、肉體的感覺、真實與想像的空間、時間的維度、聲音與語音,也可以隱喻權力與意識形態,再表達對科技的好奇與科技的恐懼。

還未開始的育兒經-談性不慌

不小王子

最近在討論未來兒子會不會變成像我這樣的偽.大男人時,愣了一下,愣了一下不是因為想著要怎麼對兒子言傳身教,教養成一個在外面是響噹噹的大硬漢,在家時是溫順乖巧的小可愛,而是這樣的性別觀念該溝通什麼?又該怎麼去溝通?但想了想這好像又不該是問題,因為最終做選擇的是孩子本身,而作為父母,或...

誘惑者的日記-我們活著就是因為知道我們存在

不小王子

他生活得實在太精神化,以至於他無法成為一般意義上的誘惑者存在主義有時候讀起來不太像哲學,反倒更像看著一種情緒,任其流淌著憤怒、渴望以及絕望,但每件事情回到事物本身,讓這件事變得既純粹又迷人,也讓人更像了人。雖然想太多也讓自己容易陷入理智上的脆弱與懷疑,在自問自答中不斷循環,想著自...

雪中悍刀行-情到深處,知悔不願悔

不小王子

瀟灑不過李淳罡,風流不過曹長卿,最美不過紅衣,最強不過洪洗象,最癡不過徐龍象,最霸不過徐驍,最義不過溫小二,只修兩禪李當心,縞素擂鼓小泥人,最傻最執鳳年兒。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會有江湖,而人就是那江湖。武俠不知道撐起了多少我們這個世代出來的年輕人的童年幻想,小時候躲在...

不小新年展望-為何我們總是想得太多,卻做得太少?

不小王子

沒拖到最後一分鐘,我啥也不會去搞定。新的一年轉眼又到了,似乎又是開始給新年訂下計劃的時候了,每次到這個時間點總是特別有趣,常常會有《為何我們總是想得太多,卻做得太少?》的感覺。人們很常說這個人個性很喜歡拖延事情,但說到該怎麼解決拖延的問題,重點並不是關注"拖延者們"本身,而是人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