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921
鄭立明
主理
2 人追蹤
12 篇作品
鄭立明

遇見小敖|走過九二一地震|04

比起廣場上的其他小孩們,這男孩個頭、年紀都明顯大號了些,不過,講起話卻又一個樣,甚至還小了些的感覺,總沒頭沒腦地出口,愛發怪問題,很不得人緣的那種。小敖頂著光滑小平頭,一張被太陽烤得黝黑黝黑的臉,然而,他懷裡一直抱著的那隻狗,比他更黑。

鄭立明

十塊錢的逃亡計畫|走過921 | 11

一、 我在邵族認識了個朋友,大家都他叫巴信。最初聽說這個名字與邵語十塊錢有關。邵族和台灣其他原住民一樣,並沒有一般意義上的文字,而不熟悉羅馬拼音的我,隨手把它寫成「巴信」,自然是因為方便之故。

鄭立明

他們想要一座學校,但是…… 他們想要一座公園,但是……

日月潭伊達邵碼頭入口現在正進行飯店工程,這塊地原本是邵族耆老在1960年代捐出來蓋學校的 眼前這塊地,位於伊達邵碼頭入口,至少從我目擊之後,從地震後帳棚露宿、2000年邵族正名、年祭牽曲……勉強維持了快20年,一直聽聞關...

鄭立明

塵沙斑駁的作業簿|走過921地震|03

地上躺著一本塵沙斑駁的作業簿,上頭的姓名、年級、學校仍清晰可辨此時,已過了急難救援期的東勢,倒像是考古隊開挖了的情況,不同的是考古人員用的是鏟子,而天災之力伴隨著的則是怪手,工程器械迅速收拾了地牛肆虐後的殘局。

鄭立明

從此,一切堅固的都煙消雲散了

「一切堅固的都煙消雲散了」那個日子以後雖不是末日,但至此之後,之於某些人,之於我,這種感覺是確確實實的。1999年9月21日凌晨,超級大震來襲的時候,我才剛剛回到家,和往常一樣地停好機車,上了三樓住處,打開大門,循線摸進...

鄭立明

斷層線上的蘋果在跳舞|走過921系列

進入東勢十一月了,黃澄澄湧動的巾幡拂不去南台灣太陽灑下的熱刺,正午的陽光仍能螫得人皮肉發疼,大甲溪溪水孱弱地流經東勢鎮。921大地震後的七七四十九天,為死難者舉辦的水陸超渡法會在大甲溪河濱地上舉行。

鄭立明

遇見小敖|走過九二一地震|04

比起廣場上的其他小孩們,這男孩個頭、年紀都明顯大號了些,不過,講起話卻又一個樣,甚至還小了些的感覺,總沒頭沒腦地出口,愛發怪問題,很不得人緣的那種。小敖頂著光滑小平頭,一張被太陽烤得黝黑黝黑的臉,然而,他懷裡一直抱著的那隻狗,比他更黑。

鄭立明

從天搖地動到鞦韆蕩漾|走過921系列|06

播種祭這天族人得比太陽還早起,在天光朦朧之時,就叫醒小孩一起來到田地裡,墾地、鬆土、然後播下稻種。這些稻種是陸生旱稻而非水稻。老人家說播種就是要小孩子(還尚未抽過煙的)一起參與,有孩子們歡笑繃跳的土床上稻種才長得好,而大人們親自拉著孩童的手,一起將掌上的種粒播進耙鬆的泥土縫隙裡,也有教育幼苗的意思。

鄭立明

樹也有一個房間|走過921系列|07

那是二十年前的春天,邵族學生為重建設計了一間房子,一間跟樹木一起住的房間,我上去日月 潭記錄的時候也多住在這裡,分配的位置不一定,常常,樹,就共一棟樓,不然,就恰巧睡隔壁。

鄭立明

過坑─布魯克林|走過921系列|08

邵族的家屋陸續落成,除了本地持續的工事之外,協力造屋工作隊也開始分組支援仁愛鄉、和平鄉、三叉坑、雙崎、達觀等地。一早,大夥兒忙進忙出,準備分批準備從日月潭「基地」出發,前往各自責任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