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漫读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主理
2 人追蹤
100 篇作品

论语漫读(92):君子儒与小人儒—格局大不相同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雍也第六)。孔子的学说被后人称为儒家,但孔子及弟子并没这样自称。《论语》通篇只此一个“儒”字。盖当时儒是一种职业,充当丧葬、婚礼、祭祀等重要活动的司仪。这些都是人之所需,故称之为儒。孔子学习过和熟悉这一套,但却不局限于此。

论语漫读(91):“回也其庶乎,屡空”—颜回不擅理财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雍也第六)。箪(dān),古时盛饭用的竹具。孔子最喜欢颜回,多次称赞他,这次称赞颜回安贫乐道。说,“真是贤德呀!颜回。一箪饭,一瓢水,住在贫民窑的破房子里。

论语漫读(90):“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好人不长命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雍也第六)。伯牛,孔子学生,鲁国人。姓冉名耕,字伯牛。德性好,是孔门德性科四人之一,排名第三。但好人不命长,伯牛生病了,大概还是不治之症。孔子去看望他,与他见最后一面吧!

论语漫读(89):“则吾必在汶上矣”—惹不起躲得起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雍也第六)。闵子骞,孔子弟子,鲁国人。姓闵名损,字子骞。费(mì),季氏的封邑。季氏差人召闵子骞做费邑的总管。闵子骞不想去,对来人说:“请代我婉言谢绝吧!如果再来烦我,我必定就在汶水上边了”。

未命名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论语漫读(88):君子周急不继富—雪中送炭,勿锦上添花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雍也第六)。公西华有外交才能,被派往出使齐国,留下母亲没人照顾,生活没来源。

论语漫读(87):颜回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雍也第六)。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弟子中谁最好学呢?”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特别好学,他不迁怒于人,不重犯同样的过错。可惜不幸很年轻就死了。

论语漫读(86):雍之言然—冉雍善于阐发孔子所言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雍也第六)。这章以孔子与冉雍的对话和评价开头。《论语》篇名皆是取自本篇的第一句。而以人名为题的篇目共计12篇,其中弟子占了六篇,公...

论语漫读(85):各言尔志—孔子与弟子间的闲谈与交心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公冶长第五)。轻裘,轻软的皮衣。皮革处理得轻软,越贵重。伐,夸耀。

论语漫读(84):人之生也直—直是如何丧失的?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公冶长第五)。微生高,姓微生名高,鲁国人。醯(xī),醋。时人认为微生高很直率,但孔子不以为然。举例说,有人来向他讨醋,他没有,却到他邻居家讨了再转给讨醋的。言下之意,孔子认为,微生高没有醋,直说就是了,不应该自己去讨而转给人家,而博得乐于助人的名声。

论语漫读(83):伯夷叔齐—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公冶长第五)。希,同稀。伯夷、叔齐很有名了,商末孤竹国公子。伯夷是老大,叔齐是老三,还有个老二叫亚凭。但他们的父亲孤竹君却指定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以尊长想把君位让给伯夷,结果伯夷不想违父命,又不想让叔齐难处,就出走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