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记录的Ta们 | 新冠疫情民间记录
Matty
maintainer
2 Followers
12 Articles

【电台】言说、行动、铭记:“正确的集体记忆”外,属于我们每个人的疫情记忆

未被纪录的Ta们

一年前,受疫情牵动,“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开启,试图记录、铭记官方统计外、疑似死于新冠肺炎的案例。彼时的期望,现在看来似乎是一个奢望:不知从何时起,大众开始同意,强硬的防疫政策是必要且唯一有效的。抗疫经验、“体制优势”成为了民族自豪感的来源。

2

惠先生 | “不合时宜”的死因追究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中国的抗疫经验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成功的模板。的确,在此时此刻的中国大陆,大多数人已经脱离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日常生活的疲惫逐渐取代了1月与2月的愤怒、悲伤,抗疫赞歌也渐渐替代了要求问责、改变的声音。我们忘记了自己是这场本不该发生的灾祸的幸存者,也忘记了作为幸存者的责任。

1

讣告|未被记录的Ta们

未被纪录的Ta们

这是一份中国版的疫情讣告。与《纽约时报》版不同的是,名单中的逝者都没有被统计在官方疫情通报的死亡病例中,Ta们有着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却因医疗资源紧张等原因,其死亡证只能以“重度肺炎”、“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等死因归档。Ta们不在官方的哀悼话语内,因此更需要我们去记录、书写。

3

梳理|新冠肺炎确诊之路:未被记录的Ta们在等待什么

未被纪录的Ta们

作者:老静 编辑:阿九 1月22日,是惠先生跟母亲约好团圆饭的日子。然而,7天前,母亲就在武汉同济医院ICU去世了。母亲从发病到死亡,只有短短的十天。感到“一切都很突然”的惠先生接到母亲死讯的时候,他不明白,那段时间都没有出入过华南海鲜市场的母亲,医生为什么会说是“疑似华南海鲜市场病毒感染”。

Back to All

「口罩下的留学生」纪录片招募:来讲我们自己的故事

NoxYang

你好啊, 我叫Nox,在美留学生,故事收集者,纪录片项目「口罩下的留学生 Behind the Mask」(简称The Mask,下同) 的发起人。我想邀请作为留学生的你,在3月27日至4月7日这期间的任意一天里,拍摄下你的生活状况、讲讲你的留学故事,把这些分享给我们项目组,成为...

伍献|79岁的姑外婆,没能等来她的八十大寿

未被纪录的Ta们

"宏大叙事是空虚抽象的,它不顾及一个个独立的人和家庭面临的困境和取舍。如果个体的经历不被记录下来,就无法向后人呈现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具体的现实。" 逝者:伍献 讲述者:逝者侄孙女 伍贤 采访、写作:冰河 一、没能等到试剂盒,也没能进入“官方数字” 逝者是我的姑外婆,她和她的...

家属回忆录|进不去的武汉城,无法送别的已故亲人

未被纪录的Ta们

逝者:伍献 自述:逝者侄女 伍献 姑姑在我爸爸的几个兄弟姐妹中是最小的一个,1940年生人。跟姑姑的感情非常好,因为从小我妈就说我长得像姑姑,我看过她年轻时的照片,对比我的照片还真是非常神似。还有一点就是我们都是排球队员,姑姑曾经是大学女子排球队的。

记录|职中宿舍中,被单独隔离的残障老人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此篇口述是一名曾接受我们访谈的逝者家属的衍生故事。这一故事无关统计外的死亡,讲述的是一位无人照料的残障老人在隔离点面临的障碍与困境,同样值得被记录与关注。讲述者:陈慧珊(化名) 采写:黎明 我小姨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她目前在武汉市第一职业教育中心的教职工宿舍进行隔离[1]。

杨晚舟|公公去世前一天,我才知道新冠肺炎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四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陈敏|钟南山宣布“人传人”前,母亲因“重症肺炎”去世了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三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邹永发|太爷从出现症状到入土,只过去了一周……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二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陶启然|“这个病不一定是会让人死的”

未被纪录的Ta们

编者按:截止2月17日,根据官方统计,新型冠状肺炎已导致7万多人感染,1700多人死亡。如果说这个数字已经足够让人们悲痛,那在这个数字之外还有许多拥有相同遭遇的同胞,因为等不到那一辆救护车、一枚试剂、一张床位,被排除在了官方统计数字之外。官方数字外的具体生命,同样值得被悼念被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