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告訴你這約誓
浩川
主理
23 人追蹤
52 篇作品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50 功勞

浩川

穿過長廊,他來到一間早已滿室鮮花的病房。門還沒打開,花香已從房中隱隱透出來,可惜的是它們只能活一天,一到晚上便會被醫護人員棄掉。打開房門,微弱但悅耳得像天籟的歌聲傳進丁東的心坎。「明明沒有分別,但我卻比較喜歡妳現在的歌聲。」丁東忍不住說……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9 心願

浩川

在場的人,大概沒有人能夠忘記眼前這一幕。不單因為兩名歌姬打動心靈的歌聲,更因為一閃即逝的動人景象。歌聲消失的一瞬,音澄與凌沁的四周,掠過紫白交替的光茫,雖只是一閃即逝,卻讓人印象難忘。是特別的舞台效果?還是在座數百人同時產生的錯覺?沒有人能夠有一個確實的答案。只知道沒有一個記者,能夠把那道光芒攝進鏡頭。除在場的人之外,便沒有其他人知道實際情景是怎麼樣……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8 喜歡

浩川

三小時之後,專輯發佈會在記者的刁鑽問題中結束。樂團現任的五名成員回到後台,所有燈光隨之熄滅,台上變得漆黑一片。數分鐘後,台上的燈光再次亮起,除樂團的現任成員外,在座觀眾和記者看見令人驚喜的情景。現任女主音凌沁身邊,站著剛才沒有出席發佈會的音澄。音澄身穿銀白色連身短裙,配上雪白色皮靴。標記似的捲曲短紅髮和修長的雙腿,像在宣佈魔音歌姬已回來了…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7 未來

浩川

「老師放心。」蕭邦造回復平常,微笑說:「你不是告訴過我嗎?假設世界進程是一條洪流,小小石頭被擲進去,也只不過引起漣漪而已。但是,如果被擲進去的,是龐然巨石,洪流便有可能被改道,再不像原本那樣。人的命運也一樣……」

4
返回全部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6 隨心

浩川

離魔音樂團專輯發佈會,還餘下一天。吉普車停定在一所白色洋房前。蕭邦造神色平靜,看著這所房子。這是他八年來經常出入的地方。此刻站在門外,蕭邦造不禁有點感觸。過去兩天,他一直在回想,自己是否太傻了?如果一早認識那位古古怪怪的偵探,他與音澄之間,是否不會出現八年的空白?打開大門,蕭邦造走過玄關和走道,來到一所書房。在這地方等待他的,是把一切有關能力的事教予他的老師,同時也是與他一起創立魔音樂團的經理人…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5 革命

浩川

「魔音歌姬,是否無論我有甚麼動機,我的做法,妳也不會喜歡?」丁東似是此刻才出現一樣,一秒鐘之前發生的一切,彷彿完全與他沒有關係。他從容自若,笑說:「就算我告訴妳,妳不用離開,不用回到巴西,妳也不會喜歡?」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4 一句

浩川

「留在魔音樂團,又或者你的魔音之影,對我來說也沒有關係。」音澄笑說。「不是那樣。」蕭邦造痛苦地閉上兩眼。「郭清流的陰謀,已經被揭穿。就算他繼續留任,也有把柄在丁東手中,應該不會再亂來了。」音澄理所當然的認為,蕭邦造一直以來也受郭清流的控制。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3 貪婪

浩川

音澄環視身處的房間。擺設佈置,感覺也無比熟悉。加上那一陣之前發現的熟悉氣味,要不是靜璇出現,音澄早以為自己身處蕭邦造的家了。現在,靜璇又留下那麼的一句說話……是確定音澄的猜想嗎?這裡,會是那個人的家?「我要妳答應我,別再做危險事。」音澄霍地轉頭,一向倔強的表情,完完全全被軟化。思念八年,重逢後再度分離,那個想忘也忘不掉的男人,出現在音澄眼前。音澄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一聲不響撲進蕭邦造懷中……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2 狂熱

浩川

世上有一種人,是甚麼也不會害怕的,甚至死亡也不能令那種人皺一下眉頭。丁東腦海中,出現了一幕幕新聞報導提過的慘劇。那些慘劇的罪魁禍首,是懷抱信仰上的執著、思想極端的狂熱份子。郭清流是其中一個?那些狂熱份子均擁有比權力財產更為遠大的理想。郭清流所追求的到底是甚麼?丁東愈想愈心寒。這時候,音澄冷冷的聲音,打斷了丁東的思路……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1 假設

浩川

「覬覦行政長官這高位的野心家,這種人大概都愛自稱為革命家。」丁東聳肩笑說:「行政長官可以走進中央政府,逐步逐步,他可以影響所有核心的官員。辦法可能很簡單,只要擁有妳和凌沁的能力,送一張魔音樂團的專輯,便可輕鬆自在達到目的……」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0 想見

浩川

「我是否復出,是否重新加入樂團,有那麼重要?為甚麼要大費周章?正式邀約,我也未必會拒絕……」話還沒有說完,音澄便想起自己的異能。「那些人太熟悉妳了。甚至比妳自己更熟悉魔音歌姬。」丁東肯定地說:「八年前,你竟然因為一件原因不明的事故而從事業顛峰退下來,他們便知道,只有不讓妳選擇,妳才會回到他們的控制之中。」音澄無言。她的腦袋一片空白…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9 影

浩川

音澄微一錯愕,說:「如果我沒有認錯她的聲音,以歌聲令摩西昏倒的也是她。」音澄把昨晚突然傳來歌聲,然後摩西無端暈倒的情況,簡要地述說一遍。說到最後,音澄發現自己實在難以接受差點殺死摩西的人,竟會是只有十六歲的凌嬰。那麼,身為姐姐的凌沁,還有同屬影子樂隊的蕭邦造,是否都牽涉其中?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8 面具

浩川

「每個人也擁有兩把聲帶,聽說西藏的修行者可以透過訓練,靈活運用它們而發出不同的聲音。這並非不可能的事。」丁東笑說:「表面上,凌沁與蕭邦造沒有直接關係,但當我想起這支樂隊,還有看過從醫院取來的個人資料後,我的疑問便有答案了。一支地下樂隊的鍵琴手,為甚麼要戴上面具?曾是公眾人物,表面上更已離開音樂界,蕭邦造絕對有不想被人認出的理由……」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7 探偵

浩川

音澄沒再理會丁東,只是重複又重複細閱蕭邦造的資料。其實根本沒甚麼特別之處值得反複研究,然而,音澄就是不能自拔,逐字逐句地細閱……半小時後,丁東把音澄帶到位於城市核心地帶的偵探社。音澄不是第一次與偵探打交道。當年纏繞樂團成員的狂迷多不勝數,便有不少丁東的同行,接受委託跟蹤她。私家偵探彷彿無孔不入,要比一般的娛樂記者來得防不勝防。那時候,音澄和蕭邦造有不少隱私就是被那些人揭出來…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6 復出

浩川

音澄淡淡的笑,由此至終沒有開口回應凌沁,便轉身離去。雖已背向凌沁,但音澄仍能感受到這女孩一雙晶瑩剔透的眸子,帶著無限依戀,緊緊追隨著自己愈走愈遠的身影。她能夠清楚感受到凌沁對自己的深切喜愛,那雙眼溢滿的情感,濃烈得叫音澄難以無動於衷。因為這一股感動,音澄有種想立即答應凌沁的衝動。然而,音澄不禁想起,無論是八年前,抑或八年後的今天,蕭邦造也不希望她再次踏上舞台…

5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5 歌聲

浩川

之前失去的一段記憶,突然重現腦海。丁東痛苦慘叫一聲。果然,沒錯。一切都是由歌聲開始,然後以歌聲繼續,最終透過歌聲結束。被喚成魔音的業餘樂隊,擁有奇異力量的聲音。丁東記起在學校禮堂中,聽到業餘樂隊少女鼓手和女主音的歌聲之後,自己便陷入狂喜的狀態。當時的感覺,此刻想起,猶有餘悸。加上其後發生的事,丁東敢斷言,自己的猜測就算沒有正中真相核心,也很接近答案…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4 少女

浩川

男人沒說話。對於這新接任還不到兩年的女拍擋,男人一直以來也不太喜歡。公關手段,這女人或許有過人能力,但他們的工作,從來不止於表面能夠看見的一切。在黑暗裡工作,公關技巧幾乎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可以早些動手嗎?一定要等到發佈會嗎?老闆早已等得不耐煩。」女聲見男人沒說話,逕自說。「姐姐自有分數。」少女不屑。明顯,少女跟男人一樣,對這女人沒太多好感。「老闆還在休息,妳別自把自為。」男人冷冷地說…

9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3 哼音

浩川

不是沒有試過遠離這城市,不是沒有試過忘掉那個人,但冥冥中似乎早有安排,叫她離不開忘不掉。相隔這些年,再多等一分鐘也嫌太久。音澄不停地嘗試,大概已試過一百遍了,連手指頭也因不斷按鈕而感到陣陣酸痛,可是所打的電話仍是沒人接聽…

5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2 多麼想

浩川

肇飛沒有說話,但音澄能夠感受到肇飛的欣慰和喜悅。如果同一番說話,對象換成蕭邦造,音澄很想知道他會否有同一樣的反應。可惜的是,她沒辦法即時知道。把摩西送回牠在平房外的狗窩後,音澄立即回到屋內取出電話。但無論她致電蕭邦造的手提電話、辦公室又或是他的家,也只得到一個結果。無論怎樣,也找不到那個人。多麼想告訴他,她已經可以欣然接受自己的與眾不同。同時,也明白當年他為何要任由她離開…

6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1 事緣

浩川

音澄從來沒想過,她跟蕭邦造之間那道鴻溝,居然是當時年紀還小的孩子,不自控地製造出來!明明知道真相,蕭邦造卻竟為此事退出樂團。他深知音澄性格,所以藉此讓她離開這城市,遠離音樂,遠離人群…一時之間,音澄實在難以接受。憤怒和感激,兩種極端的情緒,填滿她的心坎。因為自己一直被蒙在鼓裡而憤怒;因為蕭邦造為她犧牲音樂生命而感激。她說不出,哪種情緒比較多。她感到自己快要瘋掉了!

10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0 改變

浩川

音澄不會否認,回來的主要原因,是想跟蕭邦造再見。魔音樂團只不過提供一個順理成章的藉口而已。可是,現在看來,再見蕭邦造反倒成為藉口,重新加入樂團才是真正目的。或許,更真確的動機,是想要找回,刻意逃避八年,屬於過去的一切…歸來的原因,到底是甚麼?音澄自問,到這一刻已搞不清楚。還有那埋藏了八年的污點,一個似乎永不能解決的問題…這個城市,只要一旦身處其中,一切也會變得無比複雜…

1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9 忘記

浩川

音澄早已從亞當口中得知,肇飛似是天生有某種不尋常的語言障礙,總不能好好的盡情說話。他的說話從來也是一句起兩句止,十個字的對白對他來說已是極限。可音澄此刻聽見的,是足足三十五個字的一段說話!聽見的,明明是肇飛的聲音,但音澄看著肇飛,卻無論如何不能斷言。還有那段話中的內容…「你說甚麼?」音澄停止歌唱,不知所措的望向肇飛。肇飛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他的笑容,既無奈又苦澀。

1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8 疑問

浩川

藥蕾的表情更驚愕。本來音澄最後那句話,足以令她重展笑靨,但被音澄看透自己的想法,她實在感到訝異莫名。事實上,音澄是否真的聽見藥蕾說那些話?只不過,看見藥蕾本來笑容滿臉,卻因為自己的歌聲而破壞了心情,自覺應該要為她做些甚麼,所以才盡自己所能,解答她的疑問。究竟發生甚麼事?這已不是第一次,前天在表演場地綵排,還有之後在台上唱第一首歌時,相同的情況也出現過。音澄還記得,凌沁彷彿知道那是甚麼一回事…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7 開懷

浩川

藥蕾…完全沒有傷懷的感覺,彷彿一切事也只餘下美好回憶,所有負面的東西就像憑空消失掉。這種情況,令音澄感到有點奇怪,畢竟幾小時之前,自己仍因蕭邦造而鬱鬱難歡…可她卻又不願多想。這刻的感覺無比美好,似乎甚麼也不再重要,幹嗎要去想令人不快的東西?「我把所有妳的歌也聽得爛熟了,妳真的是天使之音。」藥蕾很開懷,滔滔不絕。印象中的蕭藥蕾,實在不像眼前這女生般開朗健談…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6 舊地

浩川

昨晚,音澄步進禮堂後,擠在人群之間,她被一再推移卻渾然不覺,完完全全放任自己浸泡在歌樂聲中,甚至沒有把其他人的呼喚聽進耳內。業餘樂隊的音樂,風格很有點像昔日的魔音樂團,隱隱透出爵士樂味道的編曲,音澄彷彿回到十年前,第一次聽見蕭邦造以鍵琴彈奏《季候鳥》。就是一首《季候鳥》,讓她跟他戀上。也是因為這首歌,讓她成為他所創立的樂團多年後仍具代表性的靈魂人物。十年前的排練室,滿載音澄與蕭邦造共同製造的回憶…

1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5 驚喜

浩川

病房內,靜璇仍然熟睡未醒。丁東把她抱上床上,苦笑起來。可以單憑歌聲,先把一個人催眠,再把另一人從鎮靜狀態下喚醒…自己究竟遇上甚麼了?關乎歌聲,會否跟魔音樂團有關?但沈音澄才剛委託自己,亞當又已願意跟自己合作,樂團最重要的兩個人,可算已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上。不是魔音樂團,會否是昨晚那業餘樂隊的人?既然第一次昏迷,似乎跟那樂隊有關,那剛才的歌聲,是該樂隊的人,便變得順理成章了。可是,有何目的?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4 清醒

浩川

歌聲飄進心裡去,靜璇雙眼變得像鉛般沉重,不知不覺睡過去了。丁東卻愈聽愈精神,稍為過量的鎮靜劑,藥效亦轉瞬消失。歌唱者似乎刻意把聲線改變,但丁東卻仍可分辨出那是屬於女性的聲音。歌聲頓然停止。丁東急忙下床,迅速確定靜璇無恙後,便即打開房門,直奔出去。他發現自己頭痛欲裂,如同宿醉,精神未能完全回復過來。他滿意的點點頭。至少,比今早更像昏迷後清醒的狀況,證明他的猜想沒有錯,之前是有人在他身上動了手腳…

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3 失常

浩川

「唐叔知道你是吸血鬼殺不死,所以派人來殺你試試看!」丁東說完自己先憋不住大笑起來。怎料,一笑便一發不可收拾。亞當看著丁東痛苦的制止自己笑下去,嚇了一跳,又不知應如何幫他,手足無措。他連忙向最接近的一名醫護人員求救。丁東被送回病房。為他診治的醫生,對他的情況也感到莫名奇妙,說他的徵狀就跟一名服食過量興奮劑的人無異。醫生為丁東注射過鎮靜劑之後,他的目光變得呆滯,精神渙散,就像濫藥過後的人一樣…

6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2 放蕩

浩川

思緒雜亂,每一個念頭卻又彷彿有著某種連繫。魔音樂團的事,與郭清流的案子,在這兩天似乎出現了某種連繫,一切變得有趣起來。一下子,人生的意義,彷彿完全回來了。丁東想到這裡,憋不住的大笑。旁人看見這年輕男人,無端大聲發笑,大概會為之側目。可丁東卻一於少理,繼續放聲狂笑。「幾天前,生活真的可以悶出鳥來!現在卻好玩多了。」笑聲慢慢收止,丁東大口大口的喘息。然後,他愣住了。剛才放蕩輕狂的人,是自己?

5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1 失常

浩川

丁東直視音澄。看她的表情神態,似乎並不知道凌沁剛在這裡出現過。同樣身穿露肩毛衣,短曲髮的沈音澄,不經意散發出一種慵懶味道,要比凌沁那種天真爛漫,更為意態迷人。彷彿第一次真正打量這跟蹤兩天的對象,丁東忽覺眼前一亮。然而,當他想到自己可能因為沈音澄而出現不能理解的轉變,他立即換上比靜璇更具戒心的表情。「來病房,除了探病之外,應該沒有別的事可以做吧。」沈音澄聳聳肩說:「看來我不受歡迎,那不打擾了…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