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之間的牽掛
浩川
主理
8 人追蹤
25 篇作品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浩川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2

《咫尺之間的牽掛》#20 最溫柔

浩川

你答應過我,我沒忘記之前,都會一直等待我。記得嗎?那是我收過最溫柔最美麗的承諾,可後來卻變成沒法兌現的空口白話。為懲罰你,所以我原諒你,同時亦已棄權。你早已自由了,知道嗎?有關你的一切,我永遠會記在心裡面。我們或許總是出現在錯的時間,但我確信,我們都是對方找對了的人。因為,我們總能在對方面前,坦然相對,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對方怎麼看自己,不用擔心對方會忘記自己。

《咫尺之間的牽掛》#19 一定能夠見到我

浩川

樂熙簡單介紹二人之後,始覺氣氛有點尷尬。或許跟蔚羚的關係,在分開後卻愈來愈像親人,所以樂熙根本不覺有何異樣。然而,卻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貝盈會不介意這種情況下,見到他的朋友。反倒是蔚羚,罕有地善解人意。她把東西放下後,笑著說:「我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了。」

1

《咫尺之間的牽掛》#18 某人

浩川

自從與文彥名義上雖仍是未婚夫婦,實際上卻已分開了之後,家人朋友送來一大堆鼓勵和支持,卻總化成無形的壓力。大家似是送上祝福和好意,卻都好心做壞事。有時候,貝盈會在想,要不是旁人,她跟文彥之間的事,大概早已解決。要不,就不需要理會任何人的意見,再次走在一起。要不,便用不著介懷別人的期望,乾脆解除婚約,一生一世做親愛的好朋友。可惜,所謂兩個人的關係,從來不是只要兩個人有所共識,便真能得到完滿結果…

1

《咫尺之間的牽掛》#17 戒不掉530

浩川

她還覺得這上司不發飆時,人還算不錯。但不知是否受樂熙影響,她開始發現,家澤果然要做全能上帝,無論他的態度怎樣,他目的只有一樣,就是要把身為下屬的貝盈,置於完全掌握中。不單止工作上,連私事也要管,所以他對文彥與她的事,才會如此熱心。沒有樂熙的訊息相伴,貝盈根本沒心情跟上司計較,只想靜靜地處理工作。可家澤的行為真夠詭異,讓人難以安心專注。貝盈差點沒抓狂…

2

《咫尺之間的牽掛》#16 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浩川

她仍是站在原處,目光依舊投放在樂熙離開視線的那一點。彷彿能夠感應到,樂熙還在不知哪一個角落看著她。她不想再次讓他目送自己的背影離開。每次想到,樂熙總是以兩眼追隨自己,然後轉身走只有他一人的路,貝盈便覺不忍。之前,知道貝盈會擔心,樂熙每到某一地點時,總會以訊息告知他已安全抵達。天空下著雨時,他的訊息會來得更頻密;天朗氣清時,他的訊息會寫得比平時長。以後,是否再不能收到這些了?

《咫尺之間的牽掛》#15 再見

浩川

將來是否一定會出現他們所想的壓力,全屬未知之數。可他跟她彼此的心意,卻已清楚明瞭。樂熙無論如何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未知的不好,先行否定已確定的美好!然而,如果是貝盈的決定,只要是她的意願,樂熙知道自己只有好好配合。於是,看著咬著下唇、神情無奈的貝盈,樂熙只能強迫自己,把想說的都吞回肚子裡去。「對不起……」貝盈舉起手,想伸前輕撫樂熙的臉龐,卻只能呆在半空。彷彿,進或退,同樣艱難…

1

《咫尺之間的牽掛》#14 臨別

浩川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實在不希望在這時候與貝盈見面。從來不太理會任何人說任何話,又或對他有任何看法,樂熙知道他這時候才意識到的問題,大概一早便在貝盈的腦袋中徘徊不休了。如果連他自己也沒有想通想透,那貝盈該怎麼辦?壓抑著想要見面的衝動,樂熙自行消失了一天一夜。手機沒有開,亦沒有上網,SKYPE和電郵本來是最容易找到他的渠道,現在雖未致於被堵塞,但卻所差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