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
浩川
主理
11 人追蹤
25 篇作品

《1314》#22 自以為是

浩川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2

《1314》#21 失去後的鋒芒

浩川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9

《1314》#20 蘇遊

浩川

「有一天,我跟一個朋友路經一所銀行,內裡滿是買賣股票的人。有上了年紀的公公婆婆,也有二十來歲卻一副暴發戶模樣的年輕人。」我回想當年跟茵一起經歷的那一幕,說:「然後,突然之間,有幾個人推開了一位婆婆,走到櫃台前大聲吼叫:『我說買一千股,你怎麼給我八百股?』然後那個櫃員平心靜氣的解說:『先生,剛剛我也跟你解說過,這股份是以四百股為一單位的…』」

2

《1314》#19 有趣的女人

浩川

手上拿著以數碼技術放大成原有大小,給安放在畫架內的油畫相片,我大刺刺的穿過滿是員工的走廊,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內。「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你是部門總經理,這些工作不用自己做的。」我的秘書先生,總覺得他娘娘腔的文奇像教訓頑劣小孩的長輩般跟我說。我總是裝不出一副威嚴的模樣來,是個一點階級觀念也沒有的上司吧。「奇少,你是部門秘書,是否應該由你開始給我一點上級下屬的觀念?」

5

《1314》#18 末日年

浩川

自從茵離開後,就是1994年的平安夜,她讓我知道她仍然在某一處存在著,守護著之前數年一直封閉自己的我。然後也是那晚,同樣是茵讓我跟遊子走在一起的。我的1314傳呼機也是那天第一次因她而響起來呢。還有數分鐘,今年的奇蹟之夜便會完結,緊接著的是本世紀最後一個聖誕節。如果諾斯特拉得馬斯的預言詩篇真的應驗了,這也將會是最後一個聖誕了。站在陽台看著外面山下的點點星火,我想起了屠沁宴會前問過我一個問題…

1

《1314》#17 靈性

浩川

三月時她回來過,是想在我生日時見一見我吧。然後屠沁跟她一起回到這裡來。之後鳴林又放假回港了,後來我決定到巴黎來找她,鳴林卻建議我跟小雨同行…我不知道大家是約定好了的還是真的由命運牽連起來,但我知道遊子從來沒有放下擔憂我的心情,縱然沒跟我見面,也不讓我找到她,但遊子一直仍然跟我身邊的人聯絡,一直透過他們告訴我如何才不是活在夢中。

3

《1314》#16 教導

浩川

心裡突然像給萬斤石塊壓著一樣,我腦內掠過了小雨抽泣著,雪靈和在橋難過得說不出話來的影像…久久不散。在那遙遠的國度冰冷的停屍間外,他們三人沒有說過半句話的相對著,在他們之間我看見了念晴悲慟地站著,想上前安慰三人,卻又發現自己已經不能…那有如目睹一般真像似的影像告訴了我在1994年初,在墨爾本的某處,我一直視如弟妹的四人各自孤獨的面對著人生最痛苦的時刻。

《1314》#15 著想

浩川

記得那時從屠沁口中,我知道當年遊子離開的原因。也是在那時我才知道遊子不但是一個出色的急救員,還是畫藝出眾的箇中能手。在我昏迷的期間,一個名為畫藝協社的機構向她招手了,而其中一個最吸引的條件是那團體會給她一個入讀巴黎國立藝術高級學院的機會。在以為自己不能代替茵的情況下,遊子選擇了協社提供的這個機會。這也是我只在等,而不直接跑到法國去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1314》#14 歡笑

浩川

1998年,春。某天我來到郵政總局。這幾個月以來這郵局一直增加著不同的裝設,自從本市回歸成為祖國的特別行政區後開始便一直在改變。我抱著一個包裹,經過了快半小時的輪侯終於來到了櫃台。我身旁的鳴林已經把他心中的不耐煩發展到面上來了。

《1314》#13 再見是…

浩川

醒來時,茵已走了。她可能會到一個完美的國度去,默默守護著我,然後到一天我們會在那裡再見。又或者有一天當我再心灰意冷,情緒失落時她便會再如昨晚一樣出現,喚回可能給我忘掉了的「積極」。終於,站在姚家大宅的陽台上,鳴林開始告訴我那段我不在香港的日子以來,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