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桐生茂豫
主理
49 人追蹤
279 篇作品
林青禾

TU06 | 像两只鸟一样开心地飞起告别(\_/)

津尾故意落下一个秀气的保温水壶在青禾的家里。「裸粉色的耶」,青禾想,「才不会那么容易还给你」。津尾苦苦挣扎颜色的性别,「粉色???那是棕色」。「那也是秀气的棕」,青禾回击——KO。津尾想兑现这个悬而未决的约饭局。但青禾更快了一步,「我想想怎么接头喔,要不顺便约个早饭或午饭?

5
林青禾

TU05 | 她希望有那种互相扶持、心意相通的爱(\_/)

青禾希望不断穿梭进入人的深处,面对自己的回避和躲藏,也支持他人寻访记忆的来处。在北京定下来的夜里,青禾问津尾,在北京有没有什么很有印象的地方,有空时可以帮忙走一走。津尾在北京出生,长到十三岁,再举家搬回深圳,在一轮轮的读书会里,青禾知道他的家庭也是90年代起在北京流动的一代。

林青禾

TU04 | 云文档(\_/),稿子写完了吗?

你要是问有哪些在工作的瞬间,对林青禾来说是快乐的,她一定会说,是和暗潮涌动喜欢着的人一起共事,就像现在,他们在同一个云文档里改动的时候。青禾会看文档上方显示出来直径5mm圆圆的头像,那意味着对方和她停留在同一个文档上。网页再滑下去,圆圆的头像就在左边停着,那是对方正在改动的部分。

林青禾

TU03 | 玛格丽特小镇(\_/),其他几个玛格丽特一起消失了

你会从哪些蛛丝马迹里发现别人爱你?青禾开始扮演一个侦探,捕捉、追踪自己被人爱着的证据。沉默的人突然话多,说出的话都在对着你讲,含笑的眼神不可避免地落在身上,从你的欢愉中感到快乐,在你的回忆里深深共情,身体想要等待和接近,出门总是留在最后一名,开始做些从前不做的家务,发来和你有关的消息,下更多更多未来带你一起的约定。

林青禾

TU02 | 年尾情书(\_/),像一团水藻枯败时被扔入水中

圣诞和跨年,是一年里最适合写情书的日子。青禾想起这些寒冷的年尾,总会因为有这样一些人的陪伴和爱感到暖意融融。她会在高中的时候给喜欢的隔壁班男生寄圣诞贺卡,在里面小心地写上自己的心意。那种喜欢好像一种漫长的投射,作为生活里必然需要拥有的幻想的甜度,当然最后被对方逃避式地拒绝了。

林青禾

TU01 | 食草脸 (\_/)

林青禾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女孩,怕冷喜热,整个冬天她都窝在房间的床上看剧和写作。她养着两只兔,安慰自己独身一人的孤寂无边。因为常常在夜里醒来,看到一轮大而圆的月亮,惨白白明晃晃地对望着她的孤身,她会想起一个人在不同城市流转和打拼,寂寥孤苦。但她的人生并不总是如此,能够将她从溺水中捞起...

小银

那些离开奥梅拉斯的人

去年华盛顿大学的文化人类学家 Sean Roberts 出了一本书:The War on the Uyghurs: China's Internal Campaign against a Muslim Minority,对于想要搞明白新疆的“反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人来说这本书挺...

津轻海峡

坂口安吾的小說觀及其問題

坂口安吾(1906 - 55)b日本作家坂口安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紅極一時,其文章以痛快淋漓、膾炙人口而著稱,至今依然為很多讀者愛讀。坂口安吾作為一個寫手之所以很有人氣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喜歡談大問題,喜歡動輒對大問題發...

沉钟

自己按门铃自己听

《自己按门铃自己听》周深我是你的孩子。我懂你写的诗。我是你的橡皮,你的纸。“喂,你好。请问……” “主编还没有回来。”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甩下一句话后挂断。我愣在话机前,好像思绪都被从话筒里传来的并不存在的风斩断。好冷。挂钟刚刚响过十点,但外面的天空依然是锈铁色,可能还是因为...

傅譽

【鄉土文學|女性】《一個陌生女人的葬禮》

短篇、女性敘事,內含傳統男權社會下的女性壓迫,筆者嘗試從「同情並幫助女性的男性」角度切入,強調「旁觀即幫兇、受益亦屬罪」的激進觀點。兩位女性主人公分別是底層女性和小資產階級女性的代表(沒有強調階級的意思…),前者遭受社會...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