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詩
毛毳
maintainer
2 Followers
308 Articles

【詩】漂

毛毳

人群中 容易被遺忘 心 居無定所 不是浮萍 卻總在漂蕩 是命運 不是命運 是 存在感 弱了些

【詩】月色

毛毳

夜中 兩人 並肩 左看 右看 就是不看雙眼 一句話 一字 一字 就是不完全 直白 不存在 膽怯 又熱烈 含蓄又直接 吞吞吐吐中 月色真美

【詩】信心

毛毳

看起來很沒信心的文字XD

【詩】黴菌

毛毳

一旦出現 就會開始蔓延 眼不見的 暫時擺脫 似有似無的 霉味發散 還在持續擴張 所有一切 回不到從前 根已紮深 窺探潛伏在四周 只等待 下一次 更加猛烈的 爆發

Back to All

【詩】強烈

毛毳

強烈的話語在彈跳 像油鍋裡 掉入的一滴滴水珠 霹哩啪啦地 四散著展開攻擊 越是想降溫 倒入的水 更像添把柴火 更加猛烈

【繪】電繪:魏無羨

毛毳

每日一繪 其實昨日畫的是魏無羨,但發現如果沒上色的話大概看不出特徵來就沒標上名字了, 今天上完色加細修了下,看起來比較像了(笑)。

【詩】緣分

毛毳

沒有特意去追尋 在交叉口轉身之後 分別 某天卻在起始點碰面 依稀記得容顏 卻深刻記著名 在叫出口後 毫不遲疑地回頭

【詩】暫歇

毛毳

喘息的窗口 是躺在文中 自我消解 懂不懂就一人 無所謂 偶時的低谷 喊出聲 來的是石子 默默無語地 向上爬 默默無語地 寫下一字一句 也就好些了

【詩】尖銳

毛毳

尖隨地可見 還未磨平的稜角 碰了會痛 卻又得一腳踏上 許願一路平坦 望眼卻都荊棘 想找一處祥和 卻都把寬容留給自己

【詩】水

毛毳

在乾涸沙漠中 渴望著水 偶時一陣風吹 帶來沙塵 帶來混沌 還捲來了一場美夢 是綠洲 是水源 醒來就是夢 醒不來就是奇蹟 而已

【詩】相信

毛毳

靜下心 把起伏不定的思緒 下沉到池底 選擇喜歡的事情前進 別擔心 日子雖然過去 做想做的事情 不要放棄 不被看見 有些心急 都知道 事情不是總如意 跌跌撞撞的自己 或許 還是可以相信

【繪】電繪:雙人+昨天的圖

毛毳

每日一繪 偶而嘗試一下畫雙人圖。放下昨天上傳不了的圖。

【繪】電繪:半身

毛毳

每日一繪

【詩】夢

毛毳

踩在不穩的球裡 每一步似會跌落甦醒 卻又在搖搖欲墜中頑強支撐 如戲 卻猜不透結局 一有懷疑 崩塌的畫面 一瞬間瓦解 想回味 卻又絲毫 想不起

【詩】完美

毛毳

不完美中的完美 存在著輾壓一切的自信 瑕疵也能當作 刻意有為 淡然地淡定 從容的本就該如此 如此地 找不到第二份相同 就會是獨一無二地 完美

【詩】上鉤

毛毳

垂釣不分時辰 區別在等 釣竿不收回 誘餌持續扔 總會有一個 激起漣漪的時分 出現

【詩】電波

毛毳

天外的線路 時常滋滋短路 偶然地連接 傳來清晰回應 這裡這裡 在這裡 隨後像火光熄滅般斷裂 以為傳出的呼喊 只有空洞的嘶啞 短暫的相會 只為了下刻錯開

【詩】希望

毛毳

少了執著 慢慢不再惦記 隨著目光被吸引走 遺忘讓希望 滾落一旁 成了和石子一樣的不起眼 只有在 滾動彈起時 砸在人身上 有一點 微小的 痛覺

【詩】希望

毛毳

少了執著 慢慢不再惦記 隨著目光被吸引走 遺忘讓希望 滾落一旁 成了和石子一樣的不起眼 只有在 滾動彈起時 砸在人身上 有一點 微小的 痛覺

【詩】和氏璧

毛毳

會被人看見 在頑石褪去地霎那間 相信著 縱使平白無據 定要這麼相信 現實很薄涼寡義 若醒了 就再也無法自信

【詩】錯誤

毛毳

撕掉了開口 弄錯了步驟 在錯誤中奔走 佔據了笑聲的源頭 卻笑不出口

1

【詩】回血

毛毳

等待回血的時間 就抹了把臉 愣神了一會 停留在當初 什麼也沒變 默默地站起 默默地收拾 所有的一切 在回血之後 還是要進行

【詩】因果

毛毳

有因就有果 前有你先伸出手 後有我追尋在背後 繞了一圈 若不相識就不會有 誰先誰後 一個圓 哪有什麼叫做開頭

【詩】石頭

毛毳

不像外表那樣堅硬 攻擊掉落地 還是會破碎 想逃離卻 滾動不起 沒有想像那樣堅定 不防水 被雨淋 還是會濕淋淋 外貌可以欺騙人 卻騙不了自己

【詩】同溫

毛毳

在同樣的地方相互取暖 似乎得到了安慰 在恍惚中 覺得還有人能理解 圈住的圈 我們就是一起的小圈圈 怎麼能離開呢 外面的世界很難懂 受了傷 也不敢跨出冰冷的圈外 就當還眷戀著爐火 眷戀著火光的溫度吧

【詩】上岸

毛毳

上不了岸 缺了立足地方 哪都不可以停下 上不了岸 缺了氧 撲騰求救吶聲 上不了岸 所有人都離開了身旁 還有海水陪伴 兜兜轉轉 上了岸 也在轉身被人推下岸 魚兒 永遠都是離不開水 怎麼妄想上岸

【詩】水母

毛毳

水母也有生存的意義 是誰這麼說起 活下去是這樣美麗的事情 在幽深的汪洋裡 靜謐的存在 可以是千年如一日 生生不息 也可以在眨眼間 驟然消失 但不變的是 它 早已永恆存在

【詩】吃

毛毳

有個怪物 吃了靈感 徒留空白 手在鍵盤上 突然停擺 是妖怪上門 來 大肆破壞 吼聲震壞 腦中只有白 手 也就什麼也打不出來

【詩】火苗

毛毳

小火苗 將熄滅 忽明忽暗掙扎著 一點氧 一點燃燒 一點氧 一點希望 就還能 搖搖晃晃地燃 小火苗 吹熄了光 一點火 一點盼望 再次看見火星子閃 就還能 再次熊熊地燃

【詩】傀儡

毛毳

一條牽引的繩 逼迫著向前 所有純真美好 是誰摧毀 硬掰著頭 看向零落落的局壓在肩 美好時刻誰都想在這落腳 綁住的繩 卻在割裂 疼 不疼 疼 來來回回 習慣了 也就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