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MAT-X

20180725-作家春树公布自己多年前曾被性侵

【2018年7月25日,青年作家春树在豆瓣网上发布多条广播消息,揭发作家张驰、《新周刊》社长孙冕曾对她性侵,违背她的意愿发生性关系。】

中国的Me too应该燃烧起来 我自己看了这两天公益圈的性侵事件也是觉得感同身受非常郁闷。

其实我也遇到过性侵和我不想发生的性关系,对方都是我认识的人和领导,我当时也很害怕。我没有报警和写出来是因为我深深恐惧,我以为能自己消化,但事隔多年想起来依然害怕和恶心。

后来我就远离了北京的圈子,后来我就出了国。

第一个是我大概23岁时的一个晚上,在天津。还因此得了急性性病,我自己去了301,打了针。当时我不但生气害怕还非常失望,因为我对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说了这件事,他不置可否。我想都是写作的人都这样,那别的圈子还有什么希望?我没报警,因为我当时觉得这是“江湖”事件,而且我出名很早,我怎么可能保护不好自己?但我就是没保护好自己。后来他给我当众下跪道歉,我说算了。但你以后不要这样对别人。如果有人爆出他在此之后还性侵别人,我就会说出他的名字。

第二件事,我供职单位的领导,当时我刚入职不入,一次餐后大家都喝多了他让司机带我上车,带到一个挺偏的地方吃夜宵,我对当地不太熟,吃饭的时候一直很焦虑,说想回我的住处。我也一直想打车回去,说了几次,但又不敢太过急切,怕我误会对方也怕得罪对方。后来去了他的地方,我表达了不想,但客观上我没有强硬拒绝,当时我安慰自己说就当一夜情吧。但因为这件事不是我主观意愿,心里太不舒服了。事后我也没有跟同事说,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站在我这边。这件事的确对我造成了伤害,甚至比第一件事更让我难以释怀。写出这件事很艰难,当时我还要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实际上第二天我就颓了。

其实我的心里已经没有恨了,也都放下了。但必须要写出来,我才能在情绪上真的放下。也能说明中国女性的真正地位是个什么状态。我写出来的时候知道也会受到指责或羞辱,但不管了。

链接

性騷擾134MeToo Archive109性侵160中國442女性182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