α20180726-阿圆(化名)指控章文职场性骚扰connecting...M0 MAT

中国MeToo:20180725-章文-资深媒体人、《中国新闻周刊》编委

MMat-X
【2018年7月26日,据澎湃新闻报道,一名女性阿园(化名)揭发章文,指自己于2011年在北京一家机构实习期间,曾被作为会议嘉宾之一的章文发短信、摸大腿骚扰。】
阿园:“那个过程挺恶心, 我记得非常清楚”
2011年冬天的时候,我刚过20岁,当时在北京的一个机构实习。我们机构从北京请了几个嘉宾去上海开会,我主要负责给北京的这些嘉宾发行程通知、订机票之类的事情,章文是嘉宾之一。
我们到了上海以后,第一天就入住酒店了。由于我负责通知章文他的航班信息,章文也就有我的电话。
第二天早晨,我还在睡觉,章文给我发了短信,问我要不要一起下去吃早餐。我跟他说我还没起床,他竟然给我发“小懒猪,再不起床就要晒屁屁”。我当时觉得那条信息非常恶心,拒绝了和他去吃早饭。
白天开会,章文表现得还比较正常。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他又给我发短信,让我去他房间。因为这么晚了过去不太好,我就跟他说我手机快没电了,我不来了,有什么事情短信里和我说。他又说,你上来聊会儿之类的话。我当时的心理反应就是很奇怪,作为一个女人肯定是有直觉的。但是我又觉得,如果我果断拒绝他的话,又会显得好像我觉得他是坏人。我心想着,反正第二天就要回去了,关系没必要搞得这么僵。
我想过后果,因为酒店住了好多认识的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大叫他们肯定会听到。而且当时我一直和老师保持联系,实在不行我可以给老师打电话。为了不搞僵关系,我做好了预案,还是带着手机充电器去了章文房间。
到了他房间以后,我没有靠近他。他应该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我说我手机没电了,需要卫生间的插座充电。由于卫生间是靠近门口的,我就一直站着和他聊天。跟他聊天的时候,我也一直在发短信。他就问我跟谁发短信笑得这么开心,我说在跟老师发短信。因为我当时有一点紧张,我故意这样说,大概意思是警告他不可以对我乱来。
后来,章文一直让我坐到他旁边,说了好多遍。我坐过去了,我记得我坐在床上,章文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椅子上。
接着没说两句,章文就凑得特别近,摸我大腿。我当时瞬间“石化”。虽然我去之前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但是当他真的过来摸我的时候,我有点愣住了。他是非常猥琐地去摸我,很恶心,我已经记不清楚持续多久了。
我反应还算快的,找了个借口,说我去看下我手机充了多少电了,就跑到门口去了,拔我的充电器,然后我就和他说我要走了。我当时有点害怕,怕他过来拉我,(幸好)他没有,也因为我离门很近,逃得比较快。
之后我们见过几次面,完全没谈这件事。我那时候的手机是旧的诺基亚,当时的短信找不到了。但是那个过程挺恶心的,我记得非常清楚。


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