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MAT-X

20180725《章文,停止你的侵害!!!》

《章文,停止你的侵害!!!》

2018年5月15日,我被章文强奸了。好不容易从梦后中爬出来,最近几天发生的一切让我又重新回到了梦魇中。

我之前和章文并不认识,在一个我很尊敬的朋友的群里认识,他主动加我,说和我导师关系还不错。也会经常对我表示关心。印象里他约我吃过几次饭,在此之前我们也一群人吃过一次饭,饭局中有男有女,相处也算融洽,结束以后都各自回家了。

那天,章文说要有一位朋友从国外回来,会有一群有趣的人一块吃饭,我那天刚好没有事情,就答应了赴约,我不知道一位我老师的朋友,看起来亲切的“媒体人”会这样,我没有想到。

我不知道喝起来像饮料的洋酒有多少度,掺了冰块的酒就像果汁一样好入口甲不知不觉喝了很多。我也不知道喝完之后能有这么晕。饭局中间。章文离我坐的很远、整场饭局也没有发生令人不愉快的事,我只记得走之前,我去厕所吐了一次。

我有一个朋友那天晚上回到北京,答应了要去接他,吃完饭我便打算去接他。饭局中有人说、要送我回家,我说我要去机场,章文说他给我打车,我说我自己打车。结果一会车来了,章文打的,他说,车已经打好了,我也便没有拒绝。一起上了车。啊,苍天,每回想起这段。我都痛恨自己为什么会上这辆车,为什么会上他的车。

其间,接到朋友打的电话。说飞机晚点了、我说好。我不记得在车上准确的发生了什么,当时我的意识,我的身体已经不太受我支配。我记得他说去他茶室喝点茶,反正也晚点了,正好可以醒酒。(不记得原话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我真的不记得我怎么下的车,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下的车,好像是在一个小区,很黑,没有什么路灯,他扶着我.还是我自己摇晃着跟着他,我也不知道。我以为他就是我遇到过的任何一位和蔼可亲的“兄长”,我以为他是单纯的让我醒酒,我以为……

进了茶室,灯都没有开,他开始抱住我,脱我的内裤(我穿的裙子),发生的太快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怎么到的茶室的椅子上,我只记得,我哭了,求他放过我。我一直在求他放过我.我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到我的男朋友还在电话那头等我回家,我不知道……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感觉我好难受。我要赶紧走。

后来,我记得他老婆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急看离开,让我在这里住下,我说一定要回家,去厕所又吐了一次之后,我们就走了。在下电梯的时候,我记得他对我说“已婚男人就是这样……”

从茶室到机场的路很长,我下车吐了4、5次吧,我也记不清了,然后到了T2,在门口又吐了一次,朋友的飞机晚点很久,我在女厕所里面呆了2个小时,慢慢的醒过来,保洁阿姨还给我倒了好几次水,告诉我“小姑娘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了……”

事发第二天,章文打电话要来我家,起先被我拒绝了,但我最后还是答应了见面,选在一个安全的公共区域,我想让他一辈子都不要再来找我了。

见面第一句话,他对我说“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生……我做过十几年的记者了,认识圈内无数的人”……这些话我都觉得无比恶心,只想赶快走,赶快结束这一切,我向他明确表达了这一点,当时我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那种恶心感,无力感的袭来,让我只想赶紧回家,想要永远都不要再见这个人。

回家的路上,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对,我就打电话给我一位媒体朋友,这个时候我才真的知道我遇到了什么,遭遇了什么,我问他怎么办,他告诉我户“保存好证据,保留报警的权利。”

真是难熬啊,那一周,我告诉了我男朋友,告诉了我的家人,告诉我的姐姐,他们日日夜夜陪在我身边,告诉我“你没错”,我始终很感谢我男朋友,我记得他跟我说“你想报警,我陪你去,你不想报警,我们一辈子不再提这件事。”

我咨询了很多人,律师、警察、法医,他们告诉我,这种情况下我会面临髻察多轮细节的盘问,对于大多数受害者是一种摧残,所以他们给我建议是不要报警、但是让我保存好证据,我的警察朋友还给我模拟了一次询问的过程,我当时就崩溃了。此外,我知道他有个儿子在申请美国读书,说实话,一开始我不忍心,我觉得家长的错不能连累孩子,我不想让他的家人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中,综合再三,我没有报警。

那段时间,我整天只吃薯片和可乐,整个人胖了10多斤,我明白一定要做些什么,我才不至于沉沦下去。我身边还有一些很好的朋友,经过跟他们的倾诉。我渐渐明白揭露他才能救我自己。

后来我做了一个决定,小范围公开这件事。我自己找了章文的一些朋友。我想的是。即便我不报警,我也要让他身边的朋友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身边的有个女性朋友告诉我,章文也对她有过性骚扰,也有朋友劝我息事宁人,这对女孩子而言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的导师,我的朋友也在小范围内揭露了章文的无耻行径。从我告诉导师的那一刻起,他就坚定地支持我,并且充分尊重我的想法和选择。

章文知道后就去污蔑我的朋友,我的老师。因为帮我发声,我的导师和朋友受到章文威胁。说他们是诽谤,也说我诽谤,要带律师来我的单位找我。

这期间,章文不断地给我发短信,先是威胁,继而恐吓,接下来是糖衣炮弹、这都让我觉得无比恶心,均没有做回应。

以下是部分短信截图。(据说,他正在办理杰出人才[可能以其他名义]移民美国)

“另外,我查了下你们单位地址,我会和我的律师去拜访的。”

“我已给XX微信,等他从XX回京,我去当面讲叙全过程。也希望你也一起。”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再找任何人也不会再联系你,你就等最后的结果:如果因为你而导致我儿子不能出国读书,我会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

“你已经败坏了老子的名誉,你他妈还要毁掉老子的家庭,走着瞧!”

“蛇蝎心肠,不得好终!”

“姑娘,放下吧,收拾好心情过一个快乐的周末与端午节。节后你若方便并愿意,我请你吃饭,当面就之前的不当言论向你道歉!”

朋友害怕我的情绪会受到太大的波动,就拉看我出境了,在境外玩了一阵散心,也没有管这些事,回来的时候,我觉得已经可以淡忘掉了。

随着雷闯等人的性侵害事件爆出,跟朋友讨论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章文还性骚扰过不止一人,而且都是他曾经的实习生或者是初入职场的女生。

他还到处造谣关于我的事,但是可笑的是,他连我的基本信息都说错了,凭空造谣说我们“两情相悦”。我们见过几面?我们什么时候两情相悦???你的年纪翻了我一倍,你就这么肆意利用我对你作为导师的朋友的信任,我真想问你,你怎么能够做到如此无耻下作的!你在跟别人污蔑我的时候,说我情感史丰富,那么我告诉你,无论我是不是交过不止一个男朋友,也绝没有对你这个自诩为“做了十五年记者,认识圈子里无数人”的吹嘘者,动过半点感情!!你对我做过的事情都是乘虚而入的性胁迫,我完全不愿意,也觉得无比恶心!!!

我真的怒了,活这么大从未这么恨一个人,但是章文,你不但伤害我,还想伤害我身边的朋,一而再再而三地做这些龌龊的事,我没有办法再原谅你,你必须自首忏悔。不然我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帮助过我的所有人。被你伤害过的所有女孩们,也终有一天要让你付出代价!

2018.7.25 凌晨于北京

链接

1 篇關聯作品
性騷擾137MeToo Archive111性侵162中國469女性198
0
0

回應0

只看回應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其他作者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回應作品。

還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