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 logo

我是MAT-X

20180807-谢灿回应,称无性骚扰,又称“被缘起”

【2018年8月7日,谢灿发布了一篇回应,称赵嗷嗷“对我的指责与事实不附”,“我从未对她有性骚扰的行为”。不过他并未具体说明是否没有与赵嗷嗷发生过身体接触,以及未否认赵嗷嗷发布的聊天记录。谢灿还称,赵嗷嗷的第一篇文章发出后,他已于7月27日致信北京大学有关部门,提请校方进行调查核实。谢灿还提出,他与赵嗷嗷的三次见面他都是“被缘起”的,“不具备通常发生性骚扰的客观条件”。】

谢灿对最近两篇网文的指责其性骚扰行为的公开回应,请见如下四点:

1. 今年7月26日,网络上出现了署名赵嗷嗷发表的一篇题为《关于北大教授谢灿:当一个生猛的女记者遇上性骚扰,她为什么没能反抗》的文章(以下简称《关于》),8月6日又出现了跟进上文的网贴《【求锤得锤】北大谢灿性骚扰女记者事件证据说明之一》(以下简称《锤》文),其中皆指责我有性骚扰赵嗷嗷的行为。对其中记载的内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她对我的指责与事实不符,我从未对她有性骚扰的行为。因涉及北大和本人的声誉,我已于7月27日、即《关于》一文上网的第二天,就向北大有关部门致信,提请学校启动对相关事实的严肃调查和核实。我相信清者自清。

2. 我与女当事人一共见过三面。第一次是我按北大党委宣传部的安排、接受她以中国青年报记者身份对我实验室领衔做出的关于动物磁导航机理的科研成果的正式采访;第二次和第三次则是源于她主动联系我,希望倾诉她遇到的一些人生困惑并得到我建议。这三次见面都是在我在北大的办公室进行的。因此,我与她之间的种种传闻,我都是“被缘起”的,不具备通常发生性骚扰的客观条件。

3. 她正式采访我时使用的名字是陈某男(姓陈);她采访后10来天又来了一位中国青年报的记者陈卓先生对我再次进行了内容基本相同的采访。他解释这么做的原因是,第一次采访过我的记者陈某男生病了,不能按期完成采访报道稿的写作,所以由他再次采访。确实,中国青年报关于我们工作成果的报道于2015年12月30日见报,题为《中国科学家或揭开生物第六感之谜》,作者署名为陈卓,陈某男。

而网上流传的《关于》和《锤》两文中,女当事人署名为赵嗷嗷、赵哆哆(姓赵),但涉及的内容都是前述在我办公室三次见面的那些事。我宁愿按照她以记者身份采访我时使用的名字 “陈某男”称呼她,也希望她在网上发文时也使用实名,以表明她对所发表的文章、特别是涉及他人声誉的文章负责任的态度,也让读者觉得可信度高。

4. 我本人坚决反对性骚扰一类的恶俗行为,但不希望看到有人以反对性骚扰为名,利用网络言论具有某种暴力色彩的特点来伤及无辜;面对网络上关于我性骚扰的不实传闻和种种解读,我深感无力。

谨此。

谢灿

2018年8月7日于旅途中匆匆

链接

性騷擾135MeToo Archive110性侵161中國452女性194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