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為你閱讀|不乖又怎樣|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

發布於
光看這些主題,就知道侯文詠在這些議題上辯證的野心,嘗試挑戰很多傳統觀念中,那些關於順服權威的慣常做法,都讓他一一用自己的論述與經驗突破。

記得當年我還是大四學生,為了大家所謂的「抓住青春的尾巴」,我決定好好在身為學生的最後一年,大肆利用自己的學生特權,其中一項,就是大學圖書館的館藏使用權限,我決心把所有學校推薦的書籍全部翻過一輪,其中,侯文詠先生的書籍,就在書單內。

從《頑皮故事集》到《小醫院大醫師》,以及《白色巨塔》,還有《侯文詠短篇小說集》,最後幾乎圖書館借得到的書,我都翻過一輪,雖然已經沒辦法明確說出每一本書的內容,不過整體的印象都是非常好的,讓當時候的我留下「侯文詠的書都很不錯」的印象。

而這次再次在圖書館中偶然瞥見以前沒機會拜讀的這本
《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也勾起我的興趣。而閱讀完之後,我只能說我倆「相見恨晚」。

小時候上作文課時,老師要我們讀故事寫心得。故事的內容是對日抗戰期間,女童軍送國旗給死守上海四行倉庫的守軍的故事。
照說,這個關於榮譽、愛國、奮不顧身的故事,心得一點也不難寫。
不過我故意唱反調,寫了一篇「吐槽」的心得。……
(侯文詠,2010:3)

有趣的事情是,我跟侯文詠先生在一些童年經驗居然有一些類似的經驗,即使我倆當學生的年代已經是相差數年,仍是碰到相似的校園經驗,但我沒有他這麼「有種」,對於老師的要求跟權威,還是小學生的我,並沒有勇氣直球對決,不過也是不願聽話。

老師要我寫「我的志願」,我腦中一點概念都沒有,才小學二年級,腦中能有什麼想法啊!?

老師說:「你可以寫你想當老師啊!」我心中卻千百個不願意,最不想當的就是老師了,又討厭,又囉唆。在不得不寫跟死都不願意寫的中間,我選擇消極抵抗,跟老師整個禮拜的下課時間都耗在教室裡,她好說歹說,我卻怎樣就是不願意動筆,直到最後老師終於鬆口:「你不想寫『我的志願』就算了,你這三個題目挑一個寫也可以。」我才終於完成這個討厭的作業。還讓她在我的聯絡簿上寫了一大堆我看不懂的紅色字,回家後才發現那是跟我爸媽告狀的內容,害我到作文補習班「惡補」了好多年。

諷刺的是,長大之後我卻考上師範學院,還不小心拿了一張教師執照,只能說是造化弄人。


侯文詠這本著作圍繞著幾個核心觀念在討論,「乖與不乖」、「成功與失敗」、「知道與做到」、「眼界與視野」,也在一些想法上做辯證,比如認真的做一件事情,永遠比不上對於一件事情的「迷戀」,或是前陣子時常在教育圈被提起的「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何謂獨立思考?光看這些主題,就知道侯文詠在這些議題上辯證的野心,嘗試挑戰很多傳統觀念中,那些關於順服權威的慣常做法,都讓他一一用自己的論述與經驗突破。不過關於這些內容,我就不多加著墨了,讓我更感興趣的部分,則是他在文中穿插的個人生活經驗。


我小時候的電視廣告賣一種冰箱,號稱配備特殊的殺菌燈,在冰箱關門的時候會亮起來自動殺菌。冰箱門打開時,為了避免傷及人體,又自動熄滅了。當時我的鄰居阮媽媽買了一台那樣的冰箱。請大家去參觀,只見他們把冰箱門打開,殺菌燈是熄滅的,冰箱關上之後,就什麼也看不見了。於是我好奇地問:

「要是那個燈一直都不會亮怎麼辦?」

可想而知,這麼不識相的一問之後,立刻招來許多白眼。(侯文詠,2010:98)


我完全可以理解這班孩子氣的發言真的是其來有自的,如果根本都看不到,誰又知道真的是「有亮」的,姑且不論殺菌燈是不是真的有殺菌功能,要是在我們看不到的時候,這些燈根本都沒亮,那我不是花了大把鈔票去當「盤子」(盼仔,phàn-á)嗎?雖然實在不合「社交禮儀」招來媽媽回家後的一頓教訓,但在書本這端的我,也開始好奇「對啊!我怎麼知道他有沒有亮?」,侯文詠甚至在故事中跟媽媽據理力爭,表示,就算大多數都是好好的,萬一就是阮太太家那台出問題,又有誰知道呢?

最後連他媽媽都承認,也許真到有這麼一點點可能,那個燈根本都不會亮,既然有這個可能,又為什麼要為難孩子相信呢?

為什麼明明看不到,大家卻都相信?自己相信也就算了,還不准別人懷疑,更糟糕的是,明明知道有可能錯,卻為了種種理由,一定硬是要把它說成是對的、真的?(侯文詠,2010:100)

故事的最後,他偷拿了家裡的照相機,設定好十秒鐘後的快門,再關上冰箱門,最終底面上的一團黑色光暈,證明了阮太太家的殺菌冰箱,確實真的有亮燈,真是謝天謝地。


最後,雖然我不是完全認同侯先生在書中的所有觀點,但是他在與孩子的溝通和教育方式,卻讓我深感佩服,在與孩子溝通上的開放性跟耐心,身為父母如果真的能如此,實在是非常不容易。

我認為這本侯文詠先生的《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一書,跟我實在是相見恨晚,很多觀念的理解跟辯證,如果我早個幾年讀到,也許會覺得十分有收穫,不過在這幾年經歷過更多的思考跟經驗,只覺得有同感而已。但若數年前在大學圖書館上與這本書相遇,我即便閱讀了,我又會對這些觀念有什麼樣的理解呢?會不會如鴨子聽雷,如同兩個世界。也許,與好書的相遇總是更講究緣分的吧!


侯文詠 (2010)。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台北:皇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為你閱讀|怪奇事物所|擁抱你的「怪」,畢竟平凡如此無聊

社區活動|我最愛的十本書|十個不同領域的推薦好書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