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一個住在南台灣的家庭主夫,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新人打卡|我是伯軒|躍過心中的那道深淵

發布於
既然人終將一死,起碼就讓我跳出去的那時候,有帥過那麼一瞬間,也十分動人了吧?

我很難說最後下定決心要在Matters放文章的原因是什麼,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自己寫下這麼多文字究竟可以做什麼吧。「總是得幫他們找個去處」,我用一個幫流浪動物找家的概念,想幫我的意念,以及文字找個出路。


我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何而寫,也不知道自己寫了,這些文字可以到哪裡去,還是最終只會變成一個硬碟中的一個文件檔,唯一的直得慶幸的是,至少所謂現代人的寫作已經從拼命振筆疾書,蛻變成在固定的位置不斷敲打外觀上別無二致的按鈕,也拜科技之賜,我們這些默默書寫的人們,不用再去整理那堆散亂在地上的稿紙,或是一本又一本的靈感筆記簿,大概只要去光華商場多買一個足夠大的硬碟(當然直接在網路上買更快),所幸文件檔都是小之又小,在電子世界之中,大概無足輕重,更多的硬碟容量可能都貢獻給深夜中會使用的某些影片,藉以宣洩人性的原始跟慾望吧!

人的慾望無限,我也不能免俗,不過這並不構成我把自己的文字拋上來讓路過的人品評的理由,(也絕對不是因為需要騰出更多硬碟空間)而是喜愛閱讀也熱愛文字的我,知道終究在這世界上,沒有人會因為我可以樂呵呵地看書而雇用我成為某間公司的雇員,或是我可以大聲唸叨某些作家的文章而樂不思蜀,因此幫我多加薪。我想最終,這些都只能被大多數的人歸類為「興趣」吧,也因此,我想如果我總是有這麼多字想寫,有這麼多書想看,那麼,把我的所思所想,放上來跟大家分享,多多少少轉換成一些成就感,也許可以幫助我在這個功利主義的世界中更加有信心,更加地成為一個勇敢站立在世界上的少數派吧!

我想起在娥蘇拉·勒瑰恩的《風的十二方向》一書中,一篇名為「物」的故事中的引言:


「也就是那些我們拿來使用、擁有也反被其擁有,並被我們拿來建造其他東西的器物——像是磚頭與文字。你用它們來打造房屋、城鎮與道路,但是建築會崩塌,道路無法綿延無盡,前方總會有一道深淵,一條鴻溝,你總歸要跨出最後一步。」


對我來說,也許最終把自己的文字用不論何種方式公諸於世,都是有些冒險的吧!把深埋在腦中的某些想法,用某種方式展露在別人面前,這讓我有些不自在,更擔心自己的能力不足,沒辦法跟勒瑰恩筆下的主角一般,在最後一刻跳過那道鴻溝。然而,有些羞赧的我,還是決定躍出那一步,既然人終將一死,起碼就讓我跳出去的那時候,有帥過那麼一瞬間,也十分動人了吧?

而正在書寫的現在,我依舊還沒有想清楚自己會怎麼展開這裡的新生活,我想最重要且肯定會做的,就是將我自己日常閱讀的感受跟內容在這邊留下一個紀錄。此外生活類的隨筆跟散文書寫也是我平常就會做的,若是多一個可以累積成就感的地方,做起來也會更加愉快吧?我會竭盡所能用我怪異又有些神經質的方式分享我的生活,希望可以找到更多快樂夥伴(?)。

最終,如果你看到我的這段文字,感謝你的閱讀,那是對於我筆下文字的莫大肯定,希望最終它們,我的思緒跟文字,可以在這邊找到安適的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