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七章)

李之昊、蘇學勤升上國中二年級,他們固定會在星期一晚上去羽球館練習。這個晚上,他們遇見了一個對性有衝動的國小男生......

第十七章 羽球館奇遇(上)

【時間:2015年九月,李之昊國中二年級初期】

(Written By 李之昊)


我的國中生涯,過得非常開心。有爸爸罩著我們的生活、可以天天吃著小勤媽媽親手做的便當、和小勤哥哥對我的功課輔導。當然,也有他對我的「愛」。

在學校,我們很本分地「扮演」親兄弟的角色。回到家,小勤哥哥可以同時是學習夥伴,也可以是「性夥伴」。

他在國一下學期剛開始時長出陰毛了,然後身高突破 170。我,還是個頭小小的157,身高和智力都追不過他。不過,家裡多了這一位「玩伴」,是我生命中不可多得的禮物。

小勤哥哥是學校永遠的第一名。但是,他不像小學時代那麼木訥了。他會教同學記單字、解數學,沒有人稱呼他「怪咖」。

而我的成績,在他的督促下,大致上都能維持班排前五名,校排大約30名左右。

北海道旅行那次,我戲稱自己是他的「書僮」兼「砲僮」。他不否認。

「昊子,等你會射精了,你就會知道,青春期的男孩有多麼需要解決生理問題。」

好吧,我只好等著。



進入國二,我和小勤哥哥依然持續打羽毛球,但是不再聘請教練。

我們現在打球,只是為了健身、運動,還有,想在「其他地方」偷愛愛的一種快感。

我們選擇了羽球館一整週最冷門的時段:星期一晚間,打烊前的晚間八點到九點。

根據以往我們對羽球館的認識,星期一,館長休假、教練休假;打烊前的這一個小時,沒有人預約、也不會有人臨時想來打球。

但會有唯一的局外人:工讀生。

然而,實際的情形比我們想的還簡單。由於星期一時段實在太冷門,館長只排工讀生上班到晚上七點。七點以後的場次,館長只接受熟客常態性的預約。七點到八點會有兩組,八點到九點就我們這一組。

館長提醒我們:離開前必須三巡五查,拉下鐵門,就可以離開。

這些沒問題,我們以前就都會跟著做。

星期一,晚上七點多,我們進到了羽球館。這將是我和小勤第一次在「空無一人」的羽球館自己練球。

還在現場的有兩組。一組是高中學姐,她們顯然打到七點半就累了,去了女生淋浴間。另一組是一位高中男生和一個顯然是國小六年級男生,很不對稱的組合。

這是陪練:小男生陪著高中學長做訓練的。

八點,我和小勤接手剛剛男生們用的場地。八點多一點,他們四個淋浴過,換好裝準備離開,但還留在場邊。羽球館離市街有點遠,他們是在等55688過來。他們一走,整個場館就變成是我和小勤的空間了。

叭叭。55688來了。

同一所學校的高中學長和學姊上了車。但是,那個小學弟卻留了下來。

意外狀況。

滿臉問號。

且戰且走。


「兩位學長,我可不可以留下來看你們練球?」


我先去把鐵捲門放下到膝蓋的高度。

小勤對我小小翻了白眼。

沒理由拒絕他呀。

我的嘴型告訴小勤,「他OK。」

「這裡沒別人了。我們學長打球會脫掉上衣,你可以接受嗎?」

學弟點點頭。

反正小勤和我的重點是,練球結束後,在淋浴間一起享受洗澡愛愛的過程。

我們就是想在不同的空間享受愛愛的過程。

小勤和我都脫掉羽球比賽用的上衣。我們都顯瘦,小勤這些年來,已經鍛鍊出有運動男孩的體型和肌肉線條了。

整個場館很安靜,只有三種聲音:球鞋摩擦地板的聲音、球拍揮動的聲音、和羽毛球落地時一點點的聲音。

我的優勢是移動快速,小勤的優勢是跳得比我高,還有,他的假動作很厲害,偶爾會騙到我。

一會兒,我們累了,汗流浹背,去場邊擦汗並且灌下運動飲料。

我問學弟:「我知道你洗過澡了,但你要不要上來陪我練習一會兒?」

他眼睛發亮。起身,脫掉上衣,帶著球拍,取代了小勤的那一邊。

「哇塞!」小勤眼中有種發亮的感覺,我知道他是在讚嘆小學弟的胸肌輪廓。

練羽毛球的不太常在大太陽下苦練,所以他的肌膚是常態性的肉色。小乳頭的顏色很淡,掛在有一點厚度的胸前,其實,非~~ 常~~ 養~~ 眼~~

我猜他是中央國小的,這學校羽球隊頗有名氣。

我該怎麼形容他呢。鵝蛋臉,眼睛很小,但炯炯有神。嘴型也很小,閉起來是一字型,很有精神。

他整個人很正派的感覺。不算特別帥,但看起來很舒服。嗯嗯,算是個正太男孩。

當然,我有自信,小勤和我的長相絕對勝過他一、兩輪。

可是,老爸說過,長相不能當飯吃。但球技可以。這學弟有練過,他剛剛坐在場邊,絕對有觀察到我的弱點,我很容易被假動作騙到,他靠這個技巧吃了我二、三球。

而且,他的殺球非常有威力,不但速度快,還會往我的身上飛來。我這種「業餘等級」的學生,根本無法反應。


可是,他也是學生呀!


然後換小勤和他對打,小學弟似乎對小勤比較客氣,(還是他體力消耗很多?) 兩邊直來直往,單純就是看落點的運氣。

我開始懷疑剛剛七點的那一場,陪練的其實是那位高中學長。



晚間八點四十。「學弟,我們就練到這裡了。我們要去淋浴間洗澡囉。」

他竟然沒有打算穿上衣服的念頭,跟在我們後面,進了男生淋浴室。

淋浴室隔成一間一間,沒有拉門,是用簡單的浴簾當屏障。防君子不防小人。

小勤和我一起鑽進同一間淋浴間,浴簾故意只遮蔽三分之二,露出三分之一,觀察外面情勢。

學弟走進正對面的那個淋浴間。浴簾只遮蔽一半。


只遮一半。

他有企圖。


我有到看他脫下褲子的動作。我有瞥到他白皙的臀部。

臀部很渾圓。運動選手。

他的身體現在應該是全裸,隱沒在浴簾遮住的那一半。

我還是得說,這個年紀,如果晚上小勤沒住我家的話,我常常會偷偷欣賞Pornhub的東瀛巨乳妹來刺激我的感官。翹臀妹也可以。但巨胸哥我真的無法,翹臀弟,嗯嗯,沒特別感覺。

小勤真的是唯一的例外。喔喔,我爸也算。

我對小勤的裸體、和爸爸的裸體,就是無可救藥地喜歡。

無法解釋。

我打開蓮蓬頭,水聲滴滴答答。

小勤和我開啟「練肖話」的模式。


「靠,是誰洗澡不帶沐浴乳的呀?」

「就我啊,我等你噴射一發給我當沐浴乳的呀。」

「你等著吧,我今晚要硬著一整個晚上,沒有機會讓你用沐浴乳洗香香的呦。」

「我可以找對面的學弟借沐浴乳啊。」


我們「練肖話」的時候,蓮蓬頭是開著的,水聲滴滴答答。

但其實我們仍穿著運動褲,毫無洗澡的動作。

我們是想看看對面學弟的意圖。

繼續練肖話。


「唉呦,雞雞好大,這根賣多少錢呀?」

「客人您長得帥氣,就給您免費舔三下吧。」


這對話太有引誘性。我從那浴簾三分之一的缺口望出去,確定,學弟就在我們的淋浴間外,距離五步。


「我要去跟學弟借沐浴乳,你要保持雞雞硬硬的狀態喔。」


唰的一聲,我冷不防地打開浴簾,學弟果然站在我們的淋浴間外。目測距離:三公尺。


正面全裸,陰莖無毛,昂然挺立,龜頭粉紅,完全裸露。

目測全長:七公分。單兵報告完畢。


正常來講,他應該雙手遮住重點,然後說什麼「我想過來跟你們借沐浴乳的」瞎掰理由。

但他完全沒有,站著,看著我。


正面全裸,陰莖無毛,昂然挺立,會翹一下,會翹兩下。

勃起角度:目測與腹部夾角45度。


做錯事,活該被逮,等著接受處罰。


正面全裸,陰莖無毛,慢慢垂下,還想勃起,再翹一下。

勃起無力,呈現放鬆狀態。


一陣沉默。

我的眼睛該盯著他嗎?

尷尬癌大概就是這樣。

是小勤走出來化解這個尷尬的。

小勤沒說話,他只是把運動褲脫下,大方地展示他的陰莖給學弟看。極少毛,七分勃起。

我也脫下,陰莖無毛,七分勃起。

「對不起,」學弟開口了,「我接受你們的處罰。」

很冷靜,很直接,這孩子帶種!

「學長沒有要處罰你什麼。我們不會要你摸我們的大雞雞,或是含住我們的大雞雞這種變態的行為…… 」

「我們也不會說出去,我們也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勤繼續瞎掰。「我們是兄弟,我是哥哥,他是弟弟。我們從小就這樣一起裸體洗澡,所以沒在害臊的。」

我覺得繼續化解尷尬的方法,就是…...

「哥,我們繼續洗澡吧。學弟你應該是想看我們全裸洗澡,沒關係,你儘管看。」

於是,我們轉身,回到淋浴間。

應該是生平第一次,我們是在有外人觀賞的狀況下洗澡,小勤和我一樣,恥度無極限大開。

很爽。


小勤哥哥用潮濕的雙手撫摸我的陰莖,我完全勃起。

小勤哥哥叫我轉身,從後面雙手環住我的腰。

小勤哥哥完全勃起的陰莖在我的大腿間摩擦。

小勤哥哥完全勃起的陰莖在我的臀縫間摩擦。

小勤哥哥又叫我轉身。

小勤哥哥吻我。

小勤哥哥喇舌我。

小勤哥哥的腰部在上下抖動。

小勤哥哥喘息著,發出高潮的訊號。

小勤哥哥的陰莖和我的陰莖在下腹間平行互相摩擦。

小勤哥哥的肌肉開始僵硬。

小勤哥哥左手撐牆,右手大張開護住兩根陰莖,來回手淫。

小勤哥哥來回手淫。

小勤哥哥來回手淫。

小勤哥哥射精了。

小勤哥哥的精液隨著蓮蓬頭的水,滑下去。

小勤哥哥的嘴唇被我輕輕舔著,我讓他慢慢消去慾火

小勤哥哥滿足地大嘆一口氣。「弟弟,謝謝你。」


學弟,站在,門外,直視。

雙手,握著,雞雞,手淫。

眼神,堅定,想要,渴望。


我走出去,望著他。他問了我,「你可以照剛剛你們那樣子幫我打嗎?」

「不行。」我斷然拒絕。我已經在性騷擾的邊緣遊走了。如果再真的摸下去,我的責任可能沒完沒了。

「學弟,我們男生都一樣,看到會爽的畫面,雞雞會硬硬的,這叫勃起。但我和你應該是發育時間還沒到,還不會射精。所以,你要試著讓雞雞軟下去,不然,撐在那裡,最後反而會更痛。」

學弟點點頭。

「還有,這一點比剛剛更重要好幾十倍。

「你要保護你身體的主權。不可以讓陌生人看到你的裸體,不可以讓陌生人摸你的雞雞。

「如果有任何人這樣誘惑你,就算是你的老師、你最要好的同學,你都要堅決地說不行。」

學弟再度點點頭。

「現在,慎重地跟我說ㄧ次:自己的身體主權自己保護。」

「自己的身體主權自己保護。」

「很好。現在,學長問你,我想要摸你的小雞雞,可以嗎?」

靠,他直接把那已退高潮的陰莖往我手邊接近。

「不對不對,我剛剛怎麼教你的。再來一次再來一次。學長很慎重地問你,我想要摸你的小雞雞,可以嗎?」

「不行。」

這次對了。

「學長想要含你的小雞雞,可以嗎?」

「不行。」

三題答對兩題,及格。

「那學長想要看你的小雞雞,可以嗎?」

「你已經看到了。」

「不是這樣啦,我們是在演練。我是陌生人,我再問你,我想要看你的小雞雞,可以嗎?」

「呃呃…… 不行。」

總算!補考全對。

「記住,再說一次,自己的身體主權,自己保護。」

「自己的身體主權,自己保護。」

神啊,請祢真心保佑這個孩子,不要在性的方向上誤入歧途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二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十四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