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一章)

第一章 袒裎相見(上)

【時間:2012年九月,李之昊小學五年級】

(Written by 李定嘉)

那是一個忙碌的星期六。我錯過了和兒子李之昊固定週末一起泡澡的時間,傳個簡訊給他:


爸爸晚歸。你可以自己泡大浴池。水不要放掉。

收到。爸爸你幾點回來?

大約十點。


我們父子相約週末晚間固定泡澡的起因是,昊子二年級的時候,他的祖母,就是我的母親,辭世了,他就一直賴著跟我睡。直到三年級下學期,我開始訓練他自己睡。

一開始他很不敢,翻來覆去睡不著,半小時後就會進入我的臥室,賴在我床邊,想要跟我睡。

我就對他約定:星期一到星期五如果都能自己睡的話,星期六可以一起在大浴池泡澡,星期日可以吃麥當勞,這兩天可以跟我睡。

我家的大浴池是我親手設計的傑作:位於我家三樓,長、寬各3公尺,深度0.8公尺。進入浴池有兩階寬敞的平台,可以當階梯,也可以坐著休憩。

浴池有安裝Jacuzzi,就是按摩浴缸。開關打開,會冒泡泡那種。

大浴室除了這個浴池之外,還有足夠兩人共浴的淋浴間、一間大約五坪大的烤箱,當然還有最基本的衛生設備。

我再把三樓主臥室的音響另外接線,放置兩台隱藏式喇叭,收在浴室的暗門。泡澡的時候,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享受人生。

基本上,我是以汽車旅館的規格,設計我的大浴室。

我是李定嘉,單親爸爸,「定家工作室」的負責人,專業是規劃汽車旅館的設計師。



但是,說真的,浴池水放七分滿、打開Jacuzzi泡個澡、聽個音樂、去烤箱烘暖身體、再打開除濕機。完成一場泡澡的過程大約一個小時,電費夠開變頻冷氣一天一夜不關機了。

所以家規是:泡澡每週一次,時間星期六晚間。有特殊需求的話,再說。

我和昊子一起泡澡時並沒有袒裎相見。我會圍一條大浴巾,昊子剛開始穿卡通小內褲,之後就改穿泳褲或籃球褲。

泡澡同時也是我們家的「坦誠時間」。他會問我這個星期去了幾家汽車旅館觀摩,或是設計了哪些新元素,我會問他在學校發生了什麼趣聞。

肉體上沒有袒裎。心靈上完全坦誠。我們一直都很珍惜、也很期待週末夜的相聚。

所以,錯過今晚的一次,我會對兒子致歉。我打算星期日陪他去T.G.I. Fridays午餐。



晚上十點剛過,我回到家裡,進入一樓、爬上二樓、來到三樓。我累了,沒有先看看二樓昊子臥室他睡了沒,甚至連淋浴都省了,褪去所有衣物,直接泡入大浴池。

燈是開的,水是溫的,音樂輕柔響著。想必是昊子貼心的準備。

背景音樂應該是他隨意從我CD架上取來的,歌手是鬼束千尋。

那首歌名叫…… 《流星雨》,還是《流星群》?

不重要。

我想要瞇起眼睛睡一下。

好像有點作夢的感覺。

流星這個元素如何放在汽車旅館?

雲霧又該如何放在汽車旅館?

好像有人在叫我。

是夢境?還是現實?



「老爸,老爸。」

我霎時驚醒。回頭,可愛又帥氣的男孩從烤箱探頭出來。

「老爸,浴巾,拜託拜託。」他用手指著浴巾櫃。

為了享受淋浴或泡澡的樂趣,我的浴巾櫃會隨時準備至少20條的大小浴巾,純棉,各種花色。

腦筋恢復快速運算模式:

你怎麼還沒睡? (不重要)

我站起來會裸體! (沒關係吧)

這孩子在烤箱是全裸狀態?

這孩子在烤箱是全裸狀態!

這孩子在烤箱是全裸狀態!!

我站起來,離開浴池,走去浴巾櫃。左手拿著一條大浴巾,右手拿著一條小浴巾。

轉身,我全裸面對那探頭出來的兒子。「李之昊,大浴巾還是小浴巾?」我挑逗性地問他。

「大浴巾啦,小的哪夠!」

我淘氣地把左手的大浴巾甩在地上,走向烤箱。

「吼…… 好啦,小浴巾勉強夠遮啦。」

二話不說,我更加嬉鬧地把小浴巾拋在浴池內。

兒子整個呆住。

我雙手空空走進烤箱,抱起那大約35公斤的正太裸體。他的頭靠在我的左胸前,我們四目相望。

「爸,我…… 裸體耶。」

「我也是。」

「我雞雞硬硬的。」

「嗯…… 我也是。」

慢慢抱他走向我的大床鋪,輕輕地把他放下。我快速從浴室再拿兩條大浴巾回來,一條擦乾我的水珠,一條蓋住孩子的下腹部。


眼大有神,鼻高有型。正面半裸,毫無體毛。

膚色淺褐,腹部平坦。乳小而圓,乳頭輕凸。


爸爸輕輕舔了兒子的右乳,兒子的乳暈縮緊,乳首慢慢硬起。

爸爸輕輕舔了兒子的左乳,兒子的乳暈再縮緊,乳首更加硬起。

爸爸輕輕舔了兒子胸口以下的中線,兒子渾圓的大眼慢慢閉起。

爸爸順勢而下,輕輕舔了兒子的肚臍眼,兒子淺紅的嘴唇微微張開。

爸爸沿著中線向下,輕輕舔了兒子肚臍眼下方三公分處,兒子輕輕喊了一聲,啊……

爸爸想沿著中線往上回舔,兒子的左手卻悄悄地將浴巾下滑一公分。

爸爸於是順勢再往下輕舔一公分中線的位置,兒子的左手再悄悄地將浴巾下滑兩公分。

爸爸於是順勢再往下輕舔兩公分中線的位置,兒子的左手再悄悄地將浴巾下滑三公分。

爸爸順勢再往下輕舔三公分中線的位置。

這裡是道德的底限。

再下去,那怕只要半公分,都是李之昊的禁區。

爸爸和兒子停止所有的動作。

爸爸和兒子四目對望。

爸爸和兒子呼吸著相同的頻率。



「老爸,我好爽。」

「兒子,我也是。」

「你要舔下去嗎?」

「兒子,爸爸想,但爸爸知道不行。」



爸爸和兒子依然四目對望。

爸爸和兒子呼吸著相同的、但更快速的頻率。

爸爸和兒子都在等對方發起攻擊訊號。

沒想到,兒子自己掀開了最後一道防線。

正太全裸,身無贅肉。下腹膚色,依然淺褐。

陰莖勃起,垂直挺立。粉紅龜頭,散發光澤。


爸爸移到床尾方向,把兒子的雙腿架在肩膀。

爸爸輕輕舔了兒子的陰囊中線,兒子的陰莖翹動了一下。

爸爸輕輕舔了兒子的雞雞底部,兒子的陰莖再翹動了一下。

爸爸輕輕舔了兒子的龜頭馬眼,兒子的陰莖再翹動了好幾下。

爸爸含住了兒子的整根雞雞,兒子的陰莖隱沒在爸爸溫暖濕潤的口腔中。

爸爸輕輕地把下半截陰莖放出口腔來,又吸了進去,又放了出來,又吸了進去……

又放了出來,又吸了進去……

又放了出來,又吸了進去……

爸爸捨不得全部放出來。

爸爸的口腔被兒子極致膨脹的陰莖攻擊。

爸爸可以感覺到兒子的龜頭在嘴巴裡的衝撞。

終於,爸爸含住兒子的包皮,這次把整根陰莖放了出來。讓包皮覆蓋住半截龜頭。

爸爸和兒子停止所有的動作。

爸爸和兒子再度四目對望。

爸爸和兒子呼吸相同的、但變和緩的頻率。

「這就是吹喇叭嗎?」兒子輕聲問。

「是的,乖兒子。」

「我是乖兒子,我可以再要一次嗎?」

「明天,明天好嗎?」

「為什麼不能現在?」

「因為……」其實是因為累了。 「因為,爸爸想先教育你,讓你明天能獲得更大的樂趣。」

兒子點頭。

「昊子先睡好嗎?你可以睡爸爸這張大床。」

兒子側躺,眼睛閉起。經過這一番脈搏心跳都像震撼教育的運動後,十歲的李之昊累了。

我衝回浴室,在淋浴間惡狠狠地打了一次手槍。

精液向上45度角飛噴出去。

然後沿著磁磚縫隙,悄悄滑下。



李之昊,吾兒,爸爸好喜歡你的裸體呀,你知不知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長篇小說,前傳)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