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n

公众号「古老湿」,Python工程师

中国游泳队兴奋剂简史

(本文发表于我的公众号「古老湿」但很快被删)

中国竞技体育史上,曾有一块巨大的污点,其历史包袱甚至影响到30多年后的今天。

这个污点,就是中国游泳队自80年代末始的集体滥用兴奋剂事件

即便经历了总教练辞职、终生禁教、队员终身禁赛等圈内「极刑」,中国游泳队员依然没有停止使用禁药,如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上,女队员陈欣怡药检呈阳性,被禁赛2年。

下面,我梳理一下中国游泳队滥用兴奋剂的渊源与历史,资料全部来于公开裁决和公开资料。

东德教练带来「兴奋剂技术」

1986年,中国游泳队请来了东德教练克劳斯执教。

为什么请东德教练?从1972年到1988年,东德取得了384枚奥运奖牌,还创下了不计其数的世界纪录,堪称楷模。

然而奇迹的背后,是一个兴奋剂强国计划,在原东德国家安全局的档案中,这个臭名昭著的计划被称为「Komplex08」,在柏林墙倒塌后,该计划才被公之于众。在这个计划下,东德运动员常年服用一种叫做AAS的蓝色小药片。AAS的第一个「A」指的是该类固醇药物增加肌肉块头的功效,第二个「A」指的是雄性激素。长期服用后,在视觉上最明显的效果,就是会使女人看起来像男人。

时任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在其回忆录中说过:「当时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外界普遍怀疑,中国游泳队的兴奋剂使用,应该始于 1986 年东德教练克劳斯的引入。克劳斯不仅带来了先进的训练系统,也带来了中国人闻所未闻的东西——兴奋剂。


80年代~90年代的兴奋剂「巅峰」

1988年,汉城奥运会

在东德教练克劳斯履职后的第3年——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游泳选手终于打破了奥运会游泳奖牌的「零」纪录,夺得3银1铜。分别是,银牌:女子50米自由泳(杨文意)、女子100米自由泳(庄泳)、女子200米蛙泳(黄晓敏)、铜牌:女子100米蝶泳(钱红)。

冯晓东、陈运鹏、杨文意(队员)、钱红(队员)、林莉(队员)、 庄泳(队员)、周明和张雄(从左至右)

在这一场奥运会上,有个现在回想起来令人回味无穷的细节:在这一届奥运会上,杨文意与庄泳都同样负于同一个人——汉城奥运会7枚金牌得主,来自东德的奥托。


1990年,北京亚运会

中国女子游泳队实现了垄断,包圆了所有金牌。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

这是中国游泳队第一次展现强大的实力。中国女子游泳队中的「五朵金花」(庄泳、钱红、林莉、杨文意、王晓红),一举拿下4金5银,震撼全球,但也令整个体育界困惑不已——同一批人,在4年前的汉城奥运会上,仅拿了3银1铜,其实力提升之快,令人咋舌

除了惊人的成绩外,这批女选手高大粗壮,肌肉酷似男性,隐约可见胡须和喉结,令人浮想联翩。用日本女子自由泳选手源纯夏的话说:「看着就有绝对的震慑力」。

从此时开始,「东德教练」「Komplex08计划」「类固醇和雄性激素」「酷似男人的中国游泳女队员」「毫无征兆突然崛起的中国游泳队」,这几个要素联系到一起,逐渐被人怀疑。但并无任何直接证据证明中国游泳队使用了兴奋剂。


1994年,罗马世界游泳锦标赛

真正让中国女子游泳队受到全世界怀疑的,是1994年的罗马游泳世界锦标赛。

当年的16个女子项目中,中国队在15个项目中进入前三名,其中12个项目拿到金牌,并突破了5项世界纪录!

其中,乐靖宜一个人参加了四个项目,每一个都拿了金牌、顺手打破了世界纪录,被称为「四冠王」。

整个世界泳坛被这种如同开挂般的匪夷所思的成绩,惊诧得目瞪口呆!

比赛期间,十几个国家的教练,联名上书国际泳联,抗议中国选手是靠药物来夺取胜利的。


1994年,广岛亚运会

在罗马世锦赛取得辉煌成绩的同一年,中国游泳队出事了。

1994年10月,广岛亚运会,中国得到23枚游泳金牌,席卷了其中 70% 的游泳金牌。

然而,日本泳协向国际泳联上诉,要求对中国队进行飞行药检,并提供了中国队员服用兴奋剂的证据录像带。原来,主办方在中国运动员居住的酒店房间内有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中国运动员在房间内注射、吃药以及随意丢弃的针头,都成为无法辩驳的铁证。

11月中国游泳队的尿检结果公布,7名队员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诺龙」,这是一类功能与人体雄性激素类似的人工合成物,能够明显促进肌肉的生长,增加肌肉的力量和耐力。

七名选手分别是:吕彬、周官彬、杨爱华、乐滢四名女选手(该四人恰巧全部在同年的罗马游泳世锦赛上拿过金牌),以及熊国鸣、胡彬、傅勇三名男选手。

最终,中国队被剥夺了12枚金牌。此事在当时国际上被称为「近代运动史上最大的药物丑闻」。同时,因为此次兴奋剂事件,中国游泳队教练陈云鹏辞职,教练王林调离。当年各国通讯社评出的世界十大体育事件之中,「中国游泳队滥用兴奋剂事件」都位列前三。


1995年,泛太平洋游泳锦标赛

中国游泳队被禁止参赛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

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上,2年前还在罗马游泳世锦赛上狂砍12块金牌、支配了整个泳池的中国女子游泳队,只有乐靖宜拿了一枚女子100米自由泳的金牌。除此之外,再无斩获。


1998年,珀斯世界游泳锦标赛

中国女子游泳队的世界冠军原媛与教练周哲文,在赛前就在悉尼机场被发现携带13瓶生长激素,并试图通过逃跑来规避逮捕,原媛被澳大利亚方面驱逐出境,受到国际泳联停赛四年的惩处。

此外,中国游泳队的队员王薇,虽然比赛中名次非常靠后,但组委会依旧要求她参加兴奋剂检测,果然被查出服用禁药

时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游泳中心石天曙,在帕斯游泳世界锦标赛的新闻发布会上神情尴尬。

1999年,飞行药检

1999年,国际独立反兴奋剂机构在飞行药检中查出熊国鸣、王炜服用兴奋剂,由于此前2人已经被查出过服用兴奋剂而遭受处罚,按照规定,两人终身禁赛

21世纪,加强管制的「后兴奋剂时代」

2000年,悉尼奥运会

2000年,国家体育总局对所有耐力项目的运动员进行血检,1998年世锦赛女子200米混合泳冠军、该项目世界纪录保持者吴艳艳,被检查出甲雄酮指标超标,禁赛四年,取消悉尼奥运会资格。

在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中国游泳队回到了1988年以前的「零」奖牌状态——不仅没有金牌,连一枚奖牌都没有。


2001年,第九届全运会

2001年第九届全运会,当时创造亚洲纪录的名将罗雪娟直接表态:「我身后的这池水不干净。」当时有个奇怪的现象,很多在全运会上成绩非常突出的运动员,却不敢在奥运会上拿奖牌。其主要原因, 很可能是奥运会的药检比较严格,而全运会相对宽松。


2008年,北京奥运会

2008年5月,北京奥运会前夕,被寄予夺牌厚望的欧阳鲲鹏被查出尿液中含有违禁成分盐酸克伦特罗,遭中国泳协终身禁赛。

欧阳鲲鹏成名于全运会,曾在2004年以54.37秒创造当时的男子100米仰泳亚洲纪录和全国纪录。但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他没有游进前八。2005年「十运会」上他在该项目上的成绩仅比世锦赛冠军成绩差0.02秒。尽管在国内取得了一系列辉煌成绩,但他在国际比赛中几乎没有可以说道的好成绩,很多国际赛事他连决赛也进不去。对此他本人和教练的解释是「太紧张了」。

图为被打回省队的欧阳鲲鹏在简陋的条件下坚持训练。

2011年,上海世游赛

2011年上海世游赛女子接力冠军成员李哲思被查出服用促红细胞生成素而遭禁赛。促红细胞生成素能促进肌肉中氧气生成,从而使肌肉更有劲、工作时间更长。


2014年,全国游泳冠军赛

孙杨在2014年5月17日全国游泳冠军赛赛后,尿检中被查出使用违禁物质「曲美他嗪」,因此被禁赛三个月


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

在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上,中国游泳队女队员陈欣怡在药检中显示氢氯噻嗪阳性,被取消奥运会资格。氢氯噻嗪为利尿剂,服药后可以加速其他兴奋剂及其代谢产物的排泄过程,在当年刚刚出现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用清单中。

陈欣怡被取消比赛资格后,同期参加奥运会的孙杨表示自己患了感冒,并最终以比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慢30秒的成绩排在总成绩第16,无缘决赛。


2020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2020年2月28日,孙杨破坏药检(而非服用兴奋剂),第二次违反反兴奋剂规则,禁赛8年


总结

1992年震撼国际泳坛的「五朵金花」之一,钱红,2007年曾在她个人博客上,这样写:

「试问世界上是否有一种药,吃了就会出发比别人快、转身比别人合理、技术比别人完美,游泳运动员所需要具备的能力是否可以通过一种药来满足?」

钱红对兴奋剂的定义,有意无意的存在明显偏差。兴奋剂当然不能提高运动技巧,但在顶尖高手的对决中,耐力、爆发力等任何一点点身体素质的提升,都会对比赛结果产生惊天逆转——这恰恰就是兴奋剂的作用。

中国游泳队服用兴奋剂的历史,从80年代克劳斯执教开始,一直持续至今。我们无需回避这段历史,但也不应该用「检查的出来是兴奋剂,检查不出来是高科技」和「天下乌鸦一般黑」来为其开脱。无论是哪国选手,一旦与兴奋剂挂钩,都应该被钉在人类体育史的耻辱柱上——

吃兴奋剂的人,不是英雄,而是小偷,因为他/她欺骗了我们所有人。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