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的公民

“港独“?我就是啊!

因香港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matters平台人气高涨,同时也涌入了许多假装“理中客“实质搅混水的账号,相信来自香港的细心观察的朋友,会发现尽管这些人可能用的是繁体,但实质上还是大陆式的话术。当然,我本人没兴趣跟五毛或对政治一知半解的粉红在车轱辘话上纠缠不休,可能给他们放点《盘古乐队》的歌曲作为回应更节约时间。(香港朋友就没必要看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fdKSadzJQ

但有一件事情是有必要澄清的,那就是所谓“港独“,不仅不是十恶不赦的谈话禁区,而且是道义完全正确,立场无可指摘。因此作为大陆人的我,完全不会回避这个问题。你问”港独“是谁,我就是啊


要谈独立先谈国家、民族。


什么是国家?

国家是自由人自愿结合起来保护正义所得财产的工具。

因此不能保护公民财产的自然不是国家,天天谋划着从公民(或居民,如果不愿承认自己有这类的权利的当然不配叫做公民)手里掠夺财富当然是无耻匪类。

什么是民族?

民族是有共同文化背景,相同种族,最重要的是有——共识或者说共同体意识的社区。试问再教育营里关着的维族人是“中华民族“吗?试问达兰萨拉的藏人和你有任何共识吗?就连汉人内部,除了港台,有哪里可以做到体现共同体的基本特征,能做到社区内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吗?


“中国“本来就是一个虚假的概念,因此什么”爱国不爱政府“,”爱国不爱党“当然也是虚假的概念;问问乐伽的租客,问问p2p暴雷上吊而死的女性,问问被强拆的居民(哦对,本来土地就是暴力土改加上人民公社强制收回的),专制的利维坦有保护过他们的私人财产吗?问问所有生活在这土地上的人,环境污染难道不是对公共财产的破坏吗?一个不断损公肥私,损他人私肥权贵私的权力机器,当然不是国家,而是沐猴而冠窃据政权的草寇大王。

“汉族“当然也是虚假概念,君不见那么多的假冒伪劣、易粪而食事件难道针对的不都是”自己人“?要是真的自己人,为什么如同散沙一般连一个小区的人都难有共识而互相提防?


民族和民主这两件事情,是同一个过程的两个侧面,是彼此之间不能分割开的,你问中国为什么不能实现民主宪政,等于是问:「为什么你不能首先支持希特勒统一了欧洲,然后支持纳粹党的党内健康力量,给犹太人平反,然后指望在纳粹党党内健康力量的引导下,实现全欧洲的自由民主。」


话说回来,有多少人对独立和自治的区分有理解呢?“港人治港“和”香港人的事情香港人自己说了算“,这些概念难道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吗?可惜在党国的狼奶教育下许多人都接受了糟糕的集权大一统观念,试问本地的政治机构和行政机构从最高首长到普通公务员到军警宪特都完全由本地人担任有任何脱离自治概念范畴的东西吗?双普选难道不是保障自治概念的唯一途径吗?

但是党国就说这个是“港独”,双手一摊,I‘m Chinese,中国领土自古以来是神圣不可分割滴,(给印度给俄罗斯的不算)。

尽管事实判断上对老一辈打“港独“旗号可能不属于很好的做法,但我想说,不仅”港独“毫无问题,如果要求自治就等于港独,持这种观念的人难求自由,这也属于上帝摧毁索多玛城的公义。


再说民族自决权。

有多少人看过马克思的原著?支持民族自决的不是马克思吗?

列宁在《论民族自决权》中说的是什么?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lenin/marxist.org-chinese-lenin-191402-05.htm

毛泽东在《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一一湖南共和国》是这么说的:

我是反对“大中华民国”的,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有什么理由呢?
大概从前有一种谬论,就是“在今后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这种议论的流毒,扩充帝国主义,压抑自国的弱小民族,在争海外殖民地,使半开化未开化之民族,变成完全奴隶,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顺驯屈于己。最著的例,是英美德法俄奥,他们幸都收了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连“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都没收得。收得的是满洲人消灭,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乱七八糟,造成三个政府,三个国会,二十个以上督军王,巡按使王,总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杀死奸死,财产荡空,外债如山,号称共和民国,没有几个懂得“什么是共和”的国民。四万万人不少,有三万九千万,不晓得写信看报。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铁路。不能办邮政,不能驾“洋船”,不能经理食盐。十八省中象湖南四川广东福建浙江湖北一类的省,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他人的马蹄,受害无极。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在世界能够争有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根本的说,是人民的罪。

现在我们知道,世界的大国多半瓦解了,俄国的旗子变成了红色,完全是世界主义的平民天下。德国也染成了半红。波兰独立,捷克独立,匈牙利独立。犹太,阿拉伯,亚美尼亚,都重新建国。爱尔兰狂欲脱离英吉利,朝鲜狂欲脱离日本。在我们东北的西北利亚远东片土,亦越了三个政府。全世界风起云涌,“民族自决”,高唱入云,打破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推翻帝国主义,不许他再亲作祟。全世界盖有好些人民,业已醒觉了。

中国呢?也醒觉了(除开政客官僚,军阀)。九年假共和大战乱的经验,迫人不得不醒觉,知道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期内完全无望,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

湖南呢?至于我们湖南,尤其三千万人个个应该醒觉了。湖南人没有别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我曾着实想过,救湖南救中国,图与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携手,均非这样不行。湖南人没有把湖南自建为国的决心和勇气,湖南终究是没办法。“


最后引用品葱的一段问答用于推广平台: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680


大一统又真的和平吗?

修长城修阿房宫搞到民不聊生,不是在你统一的大秦发生的?

绿林赤眉蜂起,不是在你统一的大汉发生的?

三征高丽,一败再败,不是在你统一的大隋发生的?

黄巢作乱,以人为食,美其名曰两脚羊,不是在你统一的大唐发生的?

实现中古社会主义,民不聊生,不是在你半统一的大宋发生的?

连年人相食,喋血土木堡,不是在你统一的大明发生的?

对内剃发易服,对外一败再败,不是在你统一的大清发生的?

三年饥荒,十年文革,不是在你统一的共和国发生的?

至于剥削农民、抑制工商、宦官当权、奸臣作伥、尊奉孝道、践踏契约、盐业专营、特供中央、盗匪蜂起、遍地饥荒、文字禁锢、扼止海航、敌视民主、盲目排外、大炼钢铁、夹边灾荒、计划生育、工人下岗、礼崩乐坏、道德不张……难道不是你国一直以来的常态???

还有,分裂本身,难道不是因为大一统王朝无法持续,才会发生的吗?

12
12

回應51

只看衍生作品
  • 写了一堆长篇大论,不知道有几个看懂,能说看懂的都是“装”的吧!我等天朝p民理解能力实在。话说香港这个事,作为生活在北上广深杭一线城市的人民来说,关注的人不是特别多,包括蓝领,白领和金领。关注股票和房价比较多,关注特朗普的推特发言也挺多的。香港事件现在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孰是孰非,真正关心的没多少。说实话香港不是以前,年轻人对香港充满好奇,现在还不如一个成都好玩,对国内贡献什么跟国人生活很近的实质内容吗?也没有,然并卵,说实话不管是偶尔热血沸腾骂骂港独,还是留学生群情激昂搞搞游行都是荷尔蒙分泌罢了,谁吃空闲的蛋疼,香港要闹独立的也是一帮sb,我要zg切断水电煤,蔬菜供应马上就凉凉,现在不是80年代的香港能贡献10-20%GDp,现在还不如广州的Gdp,搞这么一出,让深证60多个股票涨停,好多年没见了。呵呵哒,所以都淡定点吧

  • YifanXu
    關聯了本作品
  • 大家不要误伤好友。这篇可能是港独的高级黑。可能是在讽刺港独的整体思想水平之幼稚。作者可能是潜入港独内部的友方人士,正在暗中抹黑港独。不要误伤。

  • 汉族、中国、中华民族当然是虚假的概念(所谓“想象中的共同体”,但香港民族、台湾民族一样是“想象中的共同体”。马克思当然支持有民族自决的权利,我也支持。但是1、以现状来看,香港独立是不太现实的诉求。如果什么时候可以独立了,也就意味着中国民主了,独立反而没用了。2、易子而食、十年动乱是在大一统的中国发生的,这没错;但是统一的南斯拉夫欣欣向荣,分裂后的南斯拉夫则是发生了一大串民族大屠杀。统一是有助于减少民族主义导致的屠杀的(当然,考虑到某些政权不一定正义,独立是可以考虑的)。3、民族主义常常会导致对其他民族的歧视(无论是台湾民族主义、中华民族主义等等)。4、我的诉求是全世界的民族消失,语言统一(共同语言可以与当地过去使用的语言同时作为母语)。这一诉求也很遥远,但是我觉得它终将实现。

  • 大学时代,谷歌还在,看到鱼龙混杂的各类新闻,正面负面一大堆。再后来谷歌被禁,没事翻翻墙,看看外面新闻。后来忙于生计,也懒得翻墙了。最近港独闹腾的欢,实在糟心,又翻墙来逛逛。你说了一大堆,其实很多都是忽悠一下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的歪理,比如你所谓的国家民族虚的概念,那你独立做什么,既然虚,那就无视好了,又比如所谓的不民主,更是笑话。十四亿国人,你举几个极端例子来说不民主,我身边一样有朋友骂共产党的,骂政府的,骂就骂呗,没人会来抓人,哪有你们所谓的白色恐怖。政府施政不好的地方一样有游行反对,只要不破坏财务,至今没人被定罪过,甚至合理诉求还会被媒体报道,当事人最多也就派出所带走,口头警告几句。国家和民族的概念,从来都不是虚无的,就比如你是黄种人,又比如黑人,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民族问题和人种问题一样,一直被这个世界定的清清楚楚。又比如香港问题,其实谈民主也好,谈普选也好,中央政府根本不会过多干预,所谓的中央干预,压根就是你们自己在臆想,对于中央来说,一没有香港的税收,二没有香港的执政,更多的只是一个领土回收的象征意义,根本无需过多介入香港内部事务,否则真要介入你以为港独言论能发展起来,共产党才是舆论战的祖宗。只要不触及底线,压根不会来管你们,如果触及了,基本又是一个六四的翻版,这不是你这样虚无妄想提些似是而非的理论就能解决的。至于普选问题的对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根本没有对或者错,你们之前摇旗呐喊的美国,先让他进行普选吧!你说你是大陆人,我真不信。因为你所说的大陆跟我所生活的这个国家完全两种景象。绝大多数人安居乐业,社会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但是和平稳定,入夜外出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你觉得大陆封闭,可讽刺的是,每年十四亿人口,有出国行为的有近一亿,每年留学的也有几百万,亲友在国外的更加数不胜数,很多读过书的,会翻墙的也不在少数,对外面的世界并不是一无所知的。相反,走出去,再回来,我们会觉得,其实墙内比墙外要好的多。这个世界斗争无处不在,在墙内,屏蔽了信息,没有分辨能力的,大都也不知道怎么翻墙,会翻墙的大都有一定辨别能力,是非对错,很多人还是看的清的。

  • 哈哈哈哈哈哈太神了。你说会不会有人截图说matters是港独社区?

    文章内容先不谈我扯个题外话。

    “港独”作为政治诉求中的一种,是可以被提及被讨论的,但也许大陆人民政治敏感度太高以至于碰到这类话题都不能稍稍淡定一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其他人都得不停解释“不是的,我们不是港独,也没怎么想港独,也没有支持”以安抚情绪。

    但它是可以被谈论的。正常的谈论。

  • 哇!連我都不敢講這句話,一個內地人講了。我的Matt幣又沒了一截。嚒嚒噠!

  • 关于国家和民族的定义和讨论有很多严肃的讨论了,这也是学界的意义。建议还是多多读书。

    不过你的表达还是比较理解。

    当两群人意识形态,主要观点都不一致的时候,其共同体的形态势必破裂。解决方案就是变成两个共同体,互不打扰。

    • 英语中state更贴合国家的定义,但至少最低级的“守夜人”式state,建立的社会契约,当中的基要就是保护公民财产,这个其实是从罗马到霍布斯到洛克到密尔到现代诺齐克、哈贝马斯,到持枪自卫权、公民不服从传统。当然现代中文里的国家类似于Nation-state。

      我认为这些人的论述已经足够,不需要再补充,而韦伯关于的国家的定义不是从价值方面而是从事实考虑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是有问题,属于另一种思考方式。

    • 想法太天真了,历史上,无论是成吉思汗西侵,还是十字军东征,甚至宗教战争,亦或者当年美国人占领北美,屠杀印第安人,涉及意识形态的斗争,从来都不会是简单的共存就好,从来都是血淋淋的,无数人头落地,全世界都是如此。又比如现在的港独,首先大陆政府认为香港是中国的,而他们现在不认可,要独立?你想共存?得问过共产党同不同意,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清楚?台湾有军队,台湾为什么至今不敢真正喊独立?就算全香港人支持独立,你觉得能成事?领海一封,断水断电,甚至不需要一枪一炮,内部就瓦解了。港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其实是宣传洗脑后的斯德哥尔摩候群综合征,有句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不想别跟管,要自由了,那你更需要捍卫别人的自由。而非打着自由的幌子,去霸凌压迫别人!

  • 这文章水平太差,自己编个国家定义就开始写。还不能保护公民财产的自然不是国家。

    估计全欧洲的要国家被开除国家身份了,二次大战的时候公民财产都被炸了精光。美国也不例外,除非世贸大厦不算公民财产。你要学洛克和卢梭的理论能不能认真地,把人家的定义写清楚,你是在丢港独的脸嘛!

    • 你明显混淆了是否自愿这一关键区分。大陆政府不仅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保护公民财产的掠夺者;而战争虽残酷,但自愿这个特性并没有被违背。

      如果你想要准确的说辞,那就是 不愿保护公民财产的政治实体自然不是国家,不知这下你满意了吗?

      而且你显然没读过卢梭,卢梭的“人民主权理论”显然是不支持保护公民财产权的,相反更支持以"国家"之名行"暴力土改"之事,请先读一下卢梭。当然我怀疑如果我不在回复区提到洛克恐怕你也没读过洛克。

    • 你最好把定义仔细想清楚,不是别人提出一个问题你就跟着改。

      你改成自愿一样有毛病,你是如何定义一个政府“自愿”的?你有标准嘛?

      我觉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是自愿保护公民财产的。

      参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第十三条

  • 我实话实说。

    过于牵强,分离主义论点还不够清晰,尤其是论“论民族自决”和末尾“大一统”,太潦草。文中的“中国”可以用若干个其他国家代替,此处许多特征描述还是过于模糊,说服力不够。

    另外,我建议讨论尽量避免情绪性。因为即使是大陆的民主支持者、亲香港者,看到你开头这话,没人会满意,太不体面。

    • 文末的论证 和我无关,是引用别人的论述,当然他的论述更长更清晰。

  • 请你向几个越南后裔港独一样,不要用中文了,你不配。

    • 是的,美国人、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都不配用英文。

      中文不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文,更不是你一个人的中文。

  • 虽然我本想和你辩论下毛泽东写湖南共和国的历史背景,写了很多后删除了。分裂国家和民族,在我和很多人的眼里是最不可共存的,这不是政见的不统一,而是存在和灭亡。 你赶紧出逃吧,不然在中国的任何地方,你都没有生存空间。

    • 我很好奇香港人对原作者怎么想。就像日本人觉得精神日本人都是疯子一样。

    • 為什麼刪除?那才是這個留言裏最有意義的部分。

  • P2P自杀的,请问这些人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财产都投入的P2P,甚至不惜私自挪用公款,任何一个投资理财都有它的风险存在,难道做这些投资之前不考虑清楚?有多少个P2P自杀是因为几千块钱的?土地那些强制征收的有多少是政府一分钱不给的?有多少不是坐地起价的?一村几十户人,98%都接受了征地补偿,为什么偏偏那2%要被强拆?

    内地的高铁网和高速公路网方便了多少人的出行,你怎么不说?内地不用担心某天会被某个神经病拿枪扫射,你怎么不说?内地人在海外遇到战乱不会担心回不来,你怎么不说?

    美国每年发生那么多枪击案,怎么不想着分裂?美国08年金融危机以来那么高的失业率,怎么不想分裂?

    • 1.因为支共在狂印钞票,非洲撒币,人民币也没国际化,你国百姓能有个jb安全感?

      2.你国地方政府经常就是某些p2p信用的保证人,你要是正常民选政府怎么可能不对金融机构进行提前审查呢,除非本来就是参与诈骗的就是匪徒本身?

      3.坐地起价?笑,你国暴力土改的帐还没算呢?更何况这征地补偿啥时候是商量出来的了?你这话就像是在问,为啥98%的人都接受强奸,就2%的人要反抗?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国没有基层自组织,人们没法反抗,要是有基层自组织你信不信百分比倒过来?乌坎事件了解吗?


      后面的纯属粉红专用话术,没有回答价值。科学上网不容易,别浪费钱了。

    • 政府保证?没人逼着你把所有家当都投入到P2P,还甚至不惜动用公款,到头来怪政府不监管到位?一句政府保证就把事情全部赖到政府身上?真是可笑。美国金融审查体系够严了雷曼兄弟还是破产了,金融危机造成全球多少破产跳楼自杀,你怎么说?你居然拿P2P个别贪心人的事例来说,呵呵。

      98%接受强奸?呵呵。你怎么不说98%的妓女接受对方给出的嫖资,2%的妓女觉得嫖客太猛了,要加钱?不要总去拿个别事件来诋毁,十年不拆的钉子户大把多,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强拆?出了一个乌坎村事件就拿来无限放大。呵呵。

  • 低分辨率下我同意你的觀點,不過對國家民族的一些具體論述...可以再斟酌一下吧。比如,你好像認爲國家是有行爲能力的主體(可以保護公民的財產,也可以與公民爭奪財產),但你又說國家是「虛假的概念」,兩種說法如何並存?又比如,既然構成民族最重要的是共識,爲什麼還需要「共同文化背景,相同種族」?香港是個多文化多種族的地區,被你這樣一說反而沒有自決資格了。

    • 不好意思,反问句用的比较多,可能不便于理解。我说“国家是虚假概念"特指prc是虚假国家,因为prc没能做到保护财产权反而在不断抢劫居民财产,使得prc的实质是由中共领导的抢劫集团。事实上我这里的国家的含义主要是参考Locke 的“limited state”,当然现代各国的宪法普遍包含保护财产权这一定义。
      然后文化背景这些显然不如共识重要,看来我可以在这一段稍作修改。

    • 感謝澄清。

      跟 Locke 捆綁其實也不是很有必要,一個羣體以消滅私有財產爲共識建立國家也是可能的,像巴黎公社這樣。

  • 兄弟,没有币,评论支持你,我也觉得只要港人过得幸福就可以,香港属不属于中国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