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十三年前關於粤港澳的長文章;一個未竟之願

赵茜

关于创意文化共同体的想象,陈老师的文章足够前瞻。但十几年来,如果说这种想象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是否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包括行政、法律、制度的想象力不配套,没跟上?

Werner Herzog在香港

Elon Musk:我要开一家糖果公司,这会很震惊!

赵茜

我觉得马斯克又在声东击西,跟他做电池厂时的套路一样。期待他的糖果公司成真

在鏈上做一個內容社區,會是什麼樣?

赵茜

@潔平 美当然也是重要的。但我理解核心问题其实是——如何促成有益的讨论?技术上就是“讓讀者快速找到自己感興趣的文章,但不只是感興趣,而且能夠發掘興趣”。比如方便的指引以及让人能够更多地在m上停留。so,除了区块链打赏之外,m技术上和内容上的特点是什么呢?

双雪涛的《飞行家》与《平原上的摩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