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城左千戶

大洪水与求生信息

發布於

洪水学要义

我奉劝大家,现在这个时候,不要再与任何人进行任何的思想讨论,请停止一切讨论!因为每个人选择何种观念以及对事态做何种判断,都取决于其利益结构与智商。每个人的态度与观念,最终会决定每个人在即将发生的关键事件中的选择和行动。而这本身就是一次自然淘汰,那些判断力、智力、理解力不足的人,本身就要被自然筛选机制剔除掉。你如果强制用你的判断力干预别人的行为,就是人为干预自然规律,人为干预这次的自然筛选。

现在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看到的信息是真理,每个人都相信自己关注的媒体推送的是正确的,每个人都相信自己的分析是唯一能够生存的路径。好的,没问题,那么我们每个人只需要按照自己理解的态度,去指导自己的行动。把裁判权交给自然,如果你是对的,那么无论是自然规律、历史律还是神,接下来都会证明你的答案是对是错。你不需要说服任何人,只需要你自己相信即可。


不同位阶的人,对同一事物的价值会截然相反,事实并不是这个事物或对或错,而是取决于观者的层次,和他由此能够获取的有效信息。比如一个小学生理所应当会觉得一个初中历史老师知识渊博,思路清晰,不容诋毁。但一个大学生只需要听一分钟,就会判断出初中历史老师满嘴都是形容词和无效的信息,丝毫没有一丝实证性的史料。所以,每个人的价值判断都来自于他的位阶。对流浪汉而言,他能天天吃馒头就算幸福。而对你,天天只吃馒头就是噩梦。馒头本身是好是坏,是对是错?目前的情况是大部分收入或利益与就有的系统紧密捆绑,甚至简单的,一个刚结婚刚生娃买了新房刚进入幸福美满小日子一两年的人,他们不是不愿意接受真相,而是有意地屛蔽部分他们不希望看到的真相。正如《中国最后一个太监》中演的,当你切掉下面,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押在溥仪皇帝万寿无疆,由此寄希望于自己成为李莲英大总管衣锦还乡,那么你怎么可能接受格命军义正言辞的历史叙事。所谓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既然如此,那就请不要叫醒他们。

 


什么是洗脑?

 

每个人每天都在有意无意地接收到无数的信息,每个人头脑都是一个信息处理器在不停地运转,有的信息可能暂时看似无用,可能是街上偶尔瞥见的一个人,跟大妈随意搭的一句话,甚至超市排队听到前面一个陌生人讲电话的某句话,这都是信息。暂时无用的信息,看似很快就遗忘了,实际上从来没有,他只是保留在你的记忆库里,直到你某一天突然逐渐搭起了一个思维框架,那句隐藏的话也许因为有用,就突然浮出来成为了一个关键的零件。最后的这个结构,就是你的认知结构和对自己如何做的行为指导。

 

好,我们现在回到洗脑,所谓洗脑,就是别人搭建好一套思维框架,而且他也具备很多案例支撑他这个框架,然后他告诉你框架和案例,你如果是个懒惰的人或者没有史料学训练或历史考据学写作训练的人,你就接受他的框架了。这就叫洗脑。但反过来,一个人自发形成自己的框架,难道也不是我们在自我洗脑吗。换而言之,如果当你发现,你三十岁或四十岁,通过三四十年积累的无数的视觉听觉文字影像材料形成了一个框架后,你会继续修改它吗?如果不会,那你就是反复地给自己洗脑。所以需要注意三点:

 

1、你首先应意识到,如果你搭建思维框架的材料全部来自你狭小的生活区,有限的交际,有限的视野,有限接触的国家地区族群,甚至你本身就生活在一个被封锁隔断信息的地区,那么从历史学角度说,你的史料一开始就是不完整的,是残损的,你的框架本身就注定是有问题的。

 

2、任何一个框架搭建好后,它都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它需要验证,但很多人误以为结束了,如果偶然出现不符合它框架的材料,它不是去修改自己的框架,而是刻意通过咒骂愤恨无数屛蔽来获得安全感,所以越大声呼喊的人,心底越是恐惧,这类人更谈不上彻底敢于推翻自己重建一套框架,否定自己四十年的生活经历,对他而言,代价太大了,就如同写了一篇十万字的论文,其实很多关键材料用错了,缺漏了,得了一个错误的结论,导师指出来,你却说你看看,我字数都这么多了,就算错了,也有苦劳啊,可惜,学术和人生都不会因为你的苦劳而过关,即使导师或生活放你过关了,它也终将在某一天给你致命一击。

 

3、由此你就要知道,你如何才能确保自己安全,那绝非捂上耳朵,岁月静好,因为诸多小的错误,最终会累积成一个庞大的让你彻底无法扭转的错误,或者一旦不巧你遭遇了一个需要你做重大决策的事件时,而你选择错误,你就再也无法岁月静好。只有不断重复搜集、检验、怀疑、重建、修补你才安全。

 

 

宣传材料与分析技能(少数人的求生)

 

史料学的关键,就是掌握第一手史料。所谓第一手,就是确定书写者的身份、时间、空间,三者能完全一致的史料才为可信的材料。在变乱之际,真人真声对事件的表态,弥足珍贵,尤其是关键时刻,必须要保证收到的每条信息都是它所呈现的时间、空间、画面、声音、人物五者绝对契合的才可信。任何音、文、画有剪辑痕迹的一概存疑。除此之外的文字,或他人的转述、旁白,在事后都有被发明为“矫诏”的可能。诸如抖音等这类平台,大量的视频都是图像、文字、旁白分离,这些视频从史料学角度讲,一概不可信。可惜民众主要获取信息来自这里,这也没什么奇怪,一个是古往今来都是如此,一个是民众本身就不会接受史料学训练的,他们只能接受轻松的、快节奏的、信息裁剪的、激动感情的事物。我们要明白,如果我们也停留在这个认知程度,那么我们就是一个没经过大学文科训练的老百姓。

 

对我们这样普通老百姓根本得不到人家内部信息,就只能自己分析推理预判。什么叫预判,就是你搜集到10条真实率70%的信息,然后自己分析语境、考察史料,推出5条有可能的结论。然后接下来如果发生2条符合你结论的事件(即使符合度只有60%),那么你就要相信剩下的3条你推出的结论极有可能发生,然后开始筹备。这就是普通人在这个节骨眼的求生之道。进而循环地搜集信息,调整框架,重复预测、搜集、证实、调整、修改的节奏。越近的事越精确,逐渐完善准确度到99.9%。我相信,如果写过史学论文的同道都明白我在说什么。

在历史学者眼里,历史一直是有两层叙事,甚至是多层叙事,最外层是呈现老百姓眼中的视频里这种历史叙事,线性、单一、清晰、流畅、上升。而越往内层越复杂,越混乱,或者如暗河的激流一样错综复杂,甚至很多时候还掺杂着逆行与倒退的,这是需要细细拆解分析的,需要掌握足够的材料信息去破译的,而绝不是把眼睛捂上就没事的,因为暂时的无视,会导致你一个又一个小方向的判断失误,大到囯家层面,小到每个人身家性命的抉择,但是至迟是2016年6月前后,越来越多敏感的人已感受逆流,可是表面的顺流同样呈现一种加剧推进的模样,这就有点恐怖了,就是你心里感觉非常不对劲,但表层叙事反而更加顺畅平滑,这就问题很大了。至于到两三个月前,乃至此时此刻,大多数的人还纠缠于表层叙事中,那实在是敏感度不仅低,而且是负值的人。

所以,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彻底崩溃的是,就算那帮人因为瘟疫事件被赶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一群没有任何思维训练和判断力的民众,一群轻轻松松就被别人带节奏的民众,这个Power真空会迅速被阴谋家占据,如果这伙人的传播技巧这么几十年来是重复循环封闭洗脑,那么未来新的宣传则是比这强十倍的更精巧的传销策略,现在的民众几乎是毫无防御力大脑裸奔的人,一想到这个,我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彻底感到绝望。对此,我只能想到本来就不存在“这个土地”,本来就不存在“这个囯家”,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共同体,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共同体,我顿觉没有了那种宏大的责任和压力,如果概念本身就是假的,当然就有了极力维持那个假象的无能为力。然而,凡所辛苦,皆是强求,一旦理解这点,一切豁然开朗。

 

 

宣传刺激与麻木策略(普通人的求生)

一切能看到的信息,都是被呈现推送给我们的信息。我们都是棋子,无论焦虑、诅咒、恐慌、激动乃至以为自己看到小道消息、外部真相、一线自媒体报道,我们的每个情绪都早已在内置在程序的进程中。我们无处可逃。永远记得这句话:相信政辅,可防可控,一切“有条不紊进行”中。(请玩味“有条不紊进行”)。记住一点:如果一个态度和一个事情,是大部分人普遍倾向的方向,那么其中一定有问题。那些人,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空隙给我们,如果有,那就是故意留的。未来任何情况发生,任何受外部信息对你行动产生的影响,都不要去做。

 

最近才理解抖音作为内部宣传工具的用途,他就是把各种社会的失序的,奇葩的,没人道的事情来回推送,刺激你,最后让你麻木,然后你觉得再恐怖再悲惨的人也不过如此,甚至你还觉得不够刺激,不够惨,不够恐怖。然后你就成了这个国家里最麻木的一群猪,就是连鲁迅笔下的中囯人都不如的人,因为鲁迅笔下的中囯人起码没那么多信息,真看到恐怖的事情还会心里恐惧,而现在的人,已经麻木了,行尸走肉了。所以,日常用的抖音、快手、b站、微博主动推送的视频消息都是重要的大内宣平台,如果他们不揭露丑恶,你就可以放心,因为事情和以前运行的节奏是一致的,不会出大问题。可是如果他们带头黑,主动带节奏,同时出现异常愚蠢不作为乃至表现的如同低智商弱智,那就表明事情很复杂了。

 

大量的专业性文章,永远脱离民众的视野,也可以说有阅读能力看完专业性文章的人,本身就已经属于被自然筛选的有能力的人。那些自始至终不愿意改变思路的人,本身也有阅读能力障碍,属于只能集中精力三分钟看图像和影像(快手抖音)或者只能靠听觉接受信息的人,他根本不可能阅读并理解一万字以上的文章。所谓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也。对此,我们就遵从这次的自然淘汰就可以了。你不用期待有救世主出来将真相公之于众,因为大众本身就是可惜的,引导,本身就是宣传,因为群众只接受急速短期思考,刺激肾上腺素的影像,当你进行任何简化的写作时,这行为本身就是削除读者的自我分析能力。这是必然,不是走到这边,就是走到那边,无可奈何。

 

相信但凡写过科普文,或者以民众为受众的写作都理解一点。为了方便别人接受,你就必须得隐藏大量支离的线索,保留最简单,直接,轻松的主线,然后再进行口语化润色加工,甚至有必要增添大量的案例,最好你就构建了一个线性史观。当你希望最大化传递知识,你本身就意味着裁减材料与降低受众的理解难度。而正因为如此,民众的水平也就一直维持在极低的档次。一直不愿意有主观的判断力。现在当下的问题就是,每个人,都只是被动的阅读公众号的文章,从不主动的进行分析和查证。所以每天几十篇错综复杂对立的文章,对他们而言,只是无法辨别,这就是目前大内宣和大外宣顺利进行的原因。所以,不要苛责专业文章太专业。只要你不培养民众思考能力,只是追求降低水准,降低阅读理解能力,他们只会选择记住结论。这也是我国历史教科书的逻辑,古往今来几千年的历史,被简化成每个人都自以为知道的那些链条和结论,这才是如今穷途末路的原因。

 

所以请记住,自然淘汰,宇宙平衡。你会因为鱼没有进化出脚而生气吗?如果他不适合,他自然就会被淘汰,如果一个人的理论正确,那他选择的蒙住双眼,彻底屛蔽外来信息,也许是对他这个层级和水平而言,最高的求生几率的途径。所以,对于大部分普通人,分析能力缺乏的人的告诫是:如果你判断自己的能力低下,那就保持自己隔离,并且屛蔽一切信息,任何来源的信息,包括口耳相传的信息,永远不为所动,永远内心静止,瞎子和聋子一样生活,吃喝睡,类似真空的状态,这样你们或许可以免遭厄运。尤其不要看b站,抖音,微博或微信朋友圈阅读超过1万的文章,以及外煤狂转发的视频。记得,别人都看的,一定不要看,这样别人的心志骚动激动造作而付诸的行动,你也就免于去跟随,这样也就安全了。别人都去做的事情,你要去做,你就会一样置于危险的境地。

 

 

目前洪水的趋势和求生路径

大家对疫情太过恐慌,在恐慌中自发自愿接受即将逐一降临的战时安排,并且几个月在这种持续的恐慌中拥抱且认为这样的状态是保护自己的,是合理的,应该一直保持下去,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也是最恐怖的关键。疫情最终并不可怕,伴随疫情导致我们的生活模式、心态、善恶认知的改变才是重点。

那么什么事是你应该做的?通俗地说,农耕时代的人只做100%确定的事,而现代人则做收益大于风险的事。看似我们每天都在做很多事,但实际上任何一件事我们都在最一个潜在的风险评估。比如你在车站等公交,你要等的公交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甚至有可能司机撞车了、突然地震了、公交公司瘫痪了,从概率上讲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但你还是会等,因为你知道你最大的风险损失只是浪费十分钟等车的时间,而那几种公交不来的情况概率只有0.1%,所以通过风险评估,你会等。但今天你如果在街头等公交,你知道公交改成一小时一班,而且极有可能因为你信息不确定或偶然的因素这个车就不来了,你的成本可能是浪费一个小时,而公交不来的概率变成50%,风险大于成本,通过衡量你决定不等了,这就是你头脑中行动的产生。

 

好,所以我们可以回答,什么事是你应该做的?那就是你付出成本小于你承担风险,或者说你获得收益明显大于你风险的事情,你都应该去做。比如这个时候,你要不要囤粮,你的成本是提前支出300元钱卖粮,而断供应链的概率从日常的0.001%,升到现在的20%,你那两百块钱提前预支和不预支存银行的利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粮食也不会放坏,也就是你的成本约等于零,你却规避了20%断粮饿死的风险,那你当然应该去做,而不是等到菜市场大妈告诉你明天100%超市会限购的时候才去抢。又比如你要不要取现金,在平时,你的现金放银行理财的年利率是4%,但现在货币突然崩/溃或者突然暂停使用电子支付,改成六十年代供销社全民配/给制的情况从以前的0.0001%上升到10%,于是你评估了一下,你的损失是4%的利息,而你规避了那10%可能几个月后身无分文被迫使用粮/票遇到急事寸步难行的恐慌风险,那么这个行为你就应该去做。所以,我们的行为一直都是做“值得做”的,而不是做“不得不做”的。每个人都应该依靠头脑分析利益和风险比例去决定自己的行为。而不是依靠恐慌、焦虑、意气、投机、猜测、算卦、不知来源的小道消息来决定自己的行为。(不懂经济学,纯属文科生瞎掰)

 

这次事件是个公开的智力测试题。不仅是材料搜集和分析能力,而是所有环节中每个人的表现都暴露出来智商,平时那些装神弄鬼,高深莫测的大师们,那些装作手眼通天,上面有人的老板们,到底是什么水平,到底他分析能力多强,家底多殷实,到底有没有能力提前得到一手消息展开身家性命的行动,你都可以看出来了。很好,每个人都是透明的。

 

 

大洪水时刻跑路的禁忌

去年年初我研究清末流民事件时,理解了那点,如果所有人都潜意识认为自己所知道的那个小山村避暑山庄,西南或西北的某个小县城是避难的世外桃源。实际会恰恰相反,其他人也会跟你想的一样,而那个小区域理所当然就无法承担突然暴增的需求而发生瘫痪,一开始是塞车,接着就是物资价格暴涨,最后就是失序和抢夺以及随时任何事情都轻易激怒的暴力攻击。结果比你不跑还要惨。尤其是对于我们“聪明”的中囯人,我们最善于自保,钻空子和占小便宜。在危机的关头每个人都懂得如何最大化地保护自己的利益,越是这种聪明,越形不成任何互保的机体。因为三点:1、每个人都懂得给自己留一手,2、危机时刻出卖队友,3、寻求特权和特殊福利。这是历史检验无数次的事情,所以最终的结局就是轻易被异族逐个击破,或者成为汉奸,或者在资源争夺战中互相仇杀而死。

 

最后的寄语:任何战争、天灾、人祸,最终都会有少部分人活下来。你需要学会的是反向操作。或者预先超过大众进行分析,按你的分析决定你的行动,而不是靠预测、恐慌、意气、小道消息。你不用战胜天灾,你只需要比大多数人强,你就能够活到最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