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blank

您好,這是思路 是經由我的內在與外在探索所建立起來的 我寫下這些文字的原因 是當有任何人需要這些文字時 你能找到一些線索 我所說的並非真理 所有的真理都只是存在本身的一個表述版本 你可以憑藉著自我對話、經由你的自由意識 選擇你所想要體驗的一切 包含你的「信仰」

關於自我選擇離開人世

sudo rm -rf /*

聽著amazarashi聲嘶力竭地唱著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讓自己還能夠一絲感覺活著是什麼感覺。

堂妹重度憂鬱症,在最後一次通話的六天後傳了訊息給我

:對不起,我愛你..我有請我爸媽把錢還給你

在睡夢中的我,並不知道這是他留給我的最後訊息,我像往常一樣回覆但都沒有得到答覆

過了一陣子我決定直接打電話給他時才發現他的手機已經變成空號,再隔了一陣子我決定詢問當時在鄉下陪我的父親怎麼回事,得到的答覆是:「他爸爸交代說委婉的告訴我,但是他講直接說,〇〇走了。」

當下的我暫時斷片,但卻清醒著經歷這些從腦海中穿過的詞語字句,他離開了,他走了,跟新冠確診有關,跟憂鬱症也有關,大概是這樣,⋯⋯,⋯⋯⋯⋯。

我是一位躁鬱症患者,確診時間也比堂妹早上許多,我曾經嘗試自殺,但被救護車送去急診洗胃然後昏迷一整天。

從來沒有想過,曾經不斷告訴著我他愛我的堂妹,會先比我早離開了,還帶著道歉。


恕我無法受理這個道歉,因為你並沒有做錯什麼。從來都沒有。我愛你。

在憂鬱症或是鬱期的痛苦,經歷過的人都可以理解,一切都在掌控之外。就像在深黑色的瀝青大海中載浮載沉,你試著找到浮木卻只得到了腐爛的樹枝。外在的一切很遙遠,他人也難以碰觸到你內心最黑暗的深處。

只能等待,讓身體慢慢恢復平衡。或者一走了之。

在和我母親視訊通話時我哭了,那一整個禮拜每天醒來第一個念頭都是他走了。第一天靠著吃雙倍的安眠藥只為了更好入睡。

心中的難過並沒有格外洶湧難熬,因為我知道,他從痛苦中脫離了,至少如此。


大人們的哀悼方式讓我感到困惑,不言不語,沈默,嘗試淡忘,等待。

那幾個夜晚我打遍了所有求救清單的人,跟他們訴說,偶有相似經歷者可以交流如何面對。當一個人的痛苦結束時,他的痛苦分享給了所有愛他的人。現在他們可以感受到痛了。

內心按耐著想知道他是如何成功離開的念頭,但是很大機率我得不到答案,雖然我知道大概是甚麼方式帶走了他。

人生有時候漫長,讓你難以忍受;有時候很短暫,就像昨天才剛擁抱過,卻已經是最後的擁抱。

不管是在母胎中只活了20週
還是活到了一百多歲
人生終究,對恆常來說
都如是短暫

我看著時間線的盡頭,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很久以前就說過
每一次見面都可能是最後一次
每一次聊天都可能是最後一次
每一次擁抱都可能是最後一次

僅此,悼念你32歲的生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