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傑城

正在探索興趣中的政治學者。Intelligence Studie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 Public Policy。ID非真名

民主黨總統初選超新星布蒂吉格:曾寫文章讚美桑德斯的哈佛少年,20年後成為桑德斯的最強競爭對手

介紹:美國人已經準備好迎接第一位出櫃的同性戀總統?

關注美國政治的觀眾,最先了解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前市長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機會,可能是2019年初保守派印第安納州長、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與他的關於宗教和LBGTQ問題上的嘴仗

哈佛本科、牛津PPE(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哲學、政治及經濟)出身的他,很符合支持者心中那種英美年輕白人進步精英的形象。而且布蒂吉格帶領的,正是民主黨在2016年選舉中輸掉的鐵鏽帶小城,他的經驗,相對於紐約這樣的沿海大城市,對於美國現在所面臨的困境來說,可能相當有普適意義。

最近,這位在保守小城出櫃的同性戀市長,在兩場早州初選中崛起,與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兩州黨代表票和總票數中互有勝負,可謂2020年民主黨初選爆發的超新星,一匹大黑馬。特別是第一場艾奧瓦州初選就取得最多黨代表票、宣佈勝利後不少人還把他比作2008年的奧巴馬(Barack Obama),氣得在艾奧瓦州排名第四的奧巴馬時期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新罕布什爾州連忙對著記者說道「這個人不是奧巴馬。」結果,一直是2019年民調領頭羊的拜登,在新州初選落後到第五。

儘管勢頭強勁,但未來的兩場早州初選和3月3日的超級星期二中——大部分州份都會在這天給民主黨初選候選人提名投票——布蒂吉格依然面臨少數族裔選票、金主問題壓力、以及從政經驗質疑的三大難關。

如果他成功當選,他將會是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同性戀總統。但他常常說「按數學統計來說,歷史上幾乎可以肯定已經出現過一位同性戀總統。」亦曾打趣補充,自己的同志雷達(gaydar)不太靈敏,看不出哪位歷史上的美國總統也是同志。

來源:布蒂吉格Facebook競選專頁

布蒂吉格:特朗普的反面(the opposite of Donald Trump)?

楊安澤常常說作為一個數學男,他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反面。但其實,在許多層面上,布蒂吉格確實才是特朗普的大相逕庭。

布蒂吉格會說八門語言,哈佛大學讀文學出身的他,為了讀懂一本自己覺得很美的挪威小說,在麥肯錫的芝加哥分支工作期間專門向挪威人牧師學習;現任總統特朗普雖然可能借助翻譯發過一條波斯語推文,不過大家都知道,他連英文都說不太好,會創造諸如「bigly」這樣的詞彙。[另注:因為他的姓氏比較難念,南本德當地人都直接叫他皮特市長(Mayor Pete);特朗普也说他的姓氏「无法念出」。]

布蒂吉格相當年輕,參選時年僅37歲,剛剛超過35歲的憲法限制。如果當選的話就是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直到退休才46歲。他經常在選戰活動中婉轉說道「我認為,成為美國總統需要有長遠的視野和目光,需要考慮到2055年的事情,那時我就會達到現任總統現在的年齡。」

他的對手、政壇老姜們常常用「經驗不足」打擊他,但其實他現在的資歷對比現任最高層來說,並非不深厚:麥肯錫的經歷使他比副總統彭斯有更長時間的從商經歷;八年的南本德市長,也足以在從政經歷上勝於總統特朗普;而更不用說,他2014年請了七個月的市長假赴阿富汗,則使他的從軍經歷勝於總統和副總統的總和。

他的確就是那種年輕白人進步精英:哈佛本科牛津碩士,前麥肯錫的管理咨詢。學者家庭出身,家學淵源豐厚,父母都是印第安納的聖母大學教授,他本人赴牛津讀碩士前在哈佛畢業,主修歷史和文學。

有趣的是,還注意到他常常拿「羅德學者(Rhodes Scholar)」的招牌來宣傳自己。羅德學者就是拿羅德獎學金到牛津讀碩士的入學前25歲以下、有志於投身公共事務的有為青年。而布蒂吉格在牛津修讀的,就是英國制度下非常著名的PPE。牛津PPE更是世界各國政要的搖籃,培養出的政要,包括英國前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澳大利亞前總理艾保德(Tony Abbott)。

(羅德獎學金競爭尤其激勵,每個國家地區其實只有幾個名額,需要的師長和上司推薦信比申請一個普通博士學位還多,2017年的時候筆者也嘗試申請,材料準備了一個月,發出以後第二天就收到拒信。)

如果說在特朗普16年的成功以後,非常吸睛的大白話成為政客選戰造勢之潮流,布蒂吉格其實有點逆潮流:在選戰造勢、出鏡訪談、選舉論壇中,他的論述可能不是普羅大眾第一耳能聽得懂;但如果細細品味的話,你會驚訝於他每一句話的深思熟慮,每一個出鏡的句子、對政策的理性解釋、甚至開的玩笑,都顯得清晰嚴謹。

出櫃市長的棄商從政之路:從寫文章讚美桑德斯,到成為桑德斯最大的對手

他的崛起並非如外界所想像般的神秘。他2019年出版的自傳描述,他大一開始就積極投身公共事務以及政治界,在克林頓時代的副總統戈爾(Al Gore)的2000年總統競選中成為他選戰的志願者;儘管他後來輸給了小布殊(George W. Bush),戈爾在20年後的選戰中,給年輕的布蒂吉格投桃報李,支持他的選情,使布蒂吉格在弗吉尼亞州的籌款中領先各個民主黨候選人,包括奧巴馬(Barack Obama)時代的副總統拜登。布蒂吉格2004年也加入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競選團隊,克里後來成為奧巴馬的國務卿。讀書的時候,也常在哈佛校報就公共和政治議題發表意見文章

牛津畢業後,帶著名校光環在麥肯錫的芝加哥辦公室工作了幾年,原以為希望通過商業機構的生涯,學習私營部門的「效率」,為他在未來的公共服務中更好地發展。但他最後發現,「北美雜貨定價」等私營部門的事業,並不是他的人生目的,於是毅然決定辭職,創西走東、不斷輾轉以後,回到家鄉、進入政壇。

其實,他與政治的緣份,早在高中時已經結起。他2000年一篇肯尼迪圖書館寫關於桑德斯作為獨立政客的「勇氣」的文章,贏得了當年的獎項。他也因此獲得了哈佛為肯尼迪家族圖書館工作的機會,還說來自小城的自己,花了一段時間努力才熟悉波士頓上班的地鐵。

布蒂吉格高中時期的獲獎文章原文截圖。

這篇文章在市長競選的時候,就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因為共和黨政客對手以此來攻擊,說他是一個危險的左翼份子。但其實如果仔細閱讀這篇文章,就會發現他對桑德斯的認同,更多是對他個人在政治領域上的堅持與誠懇等等政治行為上的認可,而不是政治意見的認同。

後來,他也把這份勇氣和真誠帶進政壇。

在家鄉南本德,這個備受金融危機衝擊的鐵鏽帶小城,布蒂吉格在2011年的市長選舉中獲得73%的選票,時年29歲成為當時美國10萬人以上的小城中最年輕的市長。2015年的換屆選舉前夕,他還在南本德本地報紙上撰文出櫃,成為保守派主導的印第安納州第一位出櫃的首長,解決了他多年來的憂慮。

他說,那時並不能預料到自己的出櫃行為會不會有負面影響,畢竟不能在當地提前做民意調查問「如果皮特市長出櫃,你還會支持他嗎」這樣的劇透民調,但自己到了想約會的年紀,不能繼續深藏。結果,在連任競選中,帶領南本德走出鐵鏽泥潭的他獲得了比上屆上多的80%選票

在哈佛讀書時,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社交平台網站慢慢在哈佛學生中盛行,布蒂吉格還暗自敬佩在thefacebook.com上那些表明自己性別男、愛好男的同學,而那時的他還沒面對自己性取向的現實,也沒有實際地利用這些信息。

常年深櫃的在出櫃前戀愛經歷為零,儘管在南本德一直有許多商業領袖和醫生介紹自己的女兒給他。不過2015年的時候美國線上約會程序和網站興起,朋友替他選了幾張不太嚇人的照片以後,很快與Facebook手機程序連結的Hinge就把他介紹給了芝加哥的未來丈夫Chasten(他說,設定芝加哥是因為,芝加哥離南本德不遠,開車很快可以到;但也遠到離開了南本德本地媒體的監察範圍下)。2018年他們正式結婚,Chasten取了他的姓氏Buttigieg。

布蒂吉格與丈夫Chasten。來源:Chasten推特封面

如果真的成功當選,他將會是第一個公開出櫃的同性戀總統。進入總統選戰的他,現在毫不避避諱談論自己的性取向問題。他說,以統計學角度來看,美國歷史上應該還有別的同性戀總統;不過自己的「同志雷達(gaydar)」比較弱,探測不到是哪位。

但他認為,選民其實不在乎他的身份與性取向,只要政策好,正如他在市長選舉中的成功一樣,選民也會用選票把他送到總統的寶座上。

美西時間本週三,在拉斯維加斯的論壇中,他毫不猶豫地向他少年時的「偶像」開火:他說桑德斯的全民醫保政策的計劃,財政缺口仍然很大,並且暗示他是一位「會把民主黨燒毀」的候選人。[也說彭博(Mike Bloomberg)是「會把民主黨買下來」的候選人]。

之前拿下22張的黨代表票的他,力壓桑德斯的21張,在民主黨強手雲集的溫和陣營中突圍而出。本週六(3月22日),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內華達州將會迎來一場民主黨黨團會議。

少數族裔、金主問題、從政經驗:困擾布蒂吉格選情的三大難關

除了楊安澤,布蒂吉格也給了我很好的第一印象;但第一印象始終是第一印象。儘管布蒂吉格似乎有「LBGTQ」標籤的庇護,分析指出,布蒂吉格在民調的表現中,少數族裔的支持度表現非常差(有些民調甚至低於1%)。

如果在南卡州那種種族構成更加符合美國情況的州份,表現未必如此。先前艾奧瓦與新罕布什爾兩州的種族結構主要以白人為主,因此有利於布蒂吉格的選情。不過,後來的選民也可能看到前兩個州的態勢,選擇更有可能獲勝的候選人上台。

布蒂吉格少數族裔支持度低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他作為南本德市長時期的處理種族問題的負面信息:因為他在任期間對該市非裔警長Darryl Boykins的降職,被指是導致南本德種族關係緊張的原因。去年七月,南本德發生了一宗非裔男性被警員槍殺的新聞

還有憂慮指出,如果民主黨提名一位不受非裔人群歡迎的候選人,非裔選民沒有投票的動力,在未來與特朗普的選戰中可能會處於不利的地位。2016年,像坎耶·韋斯特(Kanye West)因為不滿民主黨腐朽形象而轉投特朗普的非裔人群,並非不存在。

儘管布蒂吉格解釋說,降職非裔警長的原因是因為他正在接受聯邦調查,「沒有信心」讓他繼續帶領南本德的警隊。

相比之下,布蒂吉格的另一個要克服的難關,使他更加不利於與桑德斯的對壘。在金主問題上,雖然他選戰主要的捐贈者是小額的個人捐贈,但是這些捐贈者中,截至12月有40位十億美元身價以上的富豪支持,當時僅次於拜登。其中不乏Google、Netflix、LinkedIn、Blackstone、Estee Lauder的等等各行業巨頭的老闆。

他前一輪選戰的籌款速率之快,引起巨大質疑,包括紐約時報和競選對手沃倫(Elizabeth Warren),要求他公開麥肯錫工作時的服務客戶列表。後來他也確實公開了,但此舉並未能釋除疑慮。特別是,桑德斯認為億萬富翁不應存在、不接受任何富豪捐贈,在他的支持者、為數不少的民主黨激進派眼中,對布蒂吉格的感官應該相當差。

近日,布蒂吉格利用超級政治行動委員(super PACs)漏洞,在內華達州受到退伍軍人團體大量投放廣告支持,也受到質疑。法律上,民主黨候選人的選舉不能受這些政治行動委員會的直接資金支持,但這些行動委員會可以利用電子平台支持候選人,跳過漏洞。

從政經驗甚至選戰經驗的缺乏,也受人詬病。拜登多次說奧巴馬成為總統前是主要州份(伊利諾伊)的參議員,而布蒂吉格只是小城市的市長。甚至,連一直沒有太多新聞、但在新州初選中表現不錯的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洛布徹(Amy Klobuchar)也加插一刀——她說自己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沒在選舉中失敗過,而布蒂吉格沒有參議院大會堂的任何體驗、甚至還輸了印第安納的州長選舉。

布蒂吉格只有處理城市的事務的經驗,這樣的經驗是否適合整個聯邦事務的處理?但如他所說,南本德是一個是民主黨在2016年輸掉的中西部、鐵鏽帶城市,這種城市規模雖然不如彭博所帶領的紐約,但也是絕大多數美國人所出城市的規模。

而這些城市也正在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在這種衝擊下,像布蒂吉格這樣落地的領導經驗是否更為普適、更有利於帶領美國走出後工業時代的困境?這將取決於接下來的選情。

南本德市鳥瞰。來源:維基百科

Ps. 民主黨初選中還有另一位「羅德學者」,先後在斯坦福、牛津、耶魯讀書的Cory Booker。不過他在楊安澤退選之前更早的1月初就退選了。

楊安澤退選,才在主流英語、華語媒體上看到他的身影 | 放下脑残粉包袱,談談他的選戰問題、聊聊2020美國總統的激烈選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