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羽禾

In die weiße Welt 在白色的世界,對於每天猶如重新開始的起端,塑造成未來對每一個事務從而嶄新的探索世界與世界產生連結。 主要分享從藝術、設計展覽筆記,和旅遊與生活的觀察記載。 象特市出沒,主發表平日練習的藝術字與草稿圖,:https://liker.social/web/accounts/106329251831935182

鬼月放馬過來|活著真好

發布於
你是不是害怕想起?還是忘記了恐懼? 這篇溫馨提醒,有特殊體質的人請留意觀看的時辰,然後請小心半夜時別看太久,內文會解釋原因,這篇文章流水帳、日記長文呈現。

幼童時期,我睡前躺著睡覺的那瞬間閉眼,眼中有不認識的人也有動畫版的惡鬼們,因為畫面可怕的關係我都會抓緊棉被與自己說「這不是真的!應該是我動畫看太多吧!」,我總會半夜凌晨兩點到五點睡不著之餘,就會在家中醒著走動,像是溫馨版的家中巡邏員,站在父母旁觀看家人們睡著的臉龐,有時就躲在床角睡覺搗蛋。

(長大後,因為這行為詭異常嚇到人也是另一種可怕,就減少這樣行為。)


進入學生時期,同學們很喜歡私下講校內鬼故事傳說,我愛聽是相信也懷疑卻又保持尊重鬼神這方面,不過內心是超級怕爆,因為我遲早會面臨必須經過傳說的地點。


來舉例一兩則傳說的故事吧!
  • 某個大走道的走廊,我們在練習啦啦隊的某幾個招式,突然晚上八點跳上層的兩組人就急速跌下來,姿勢奇特,其中斜右角的柱子,傳聞現場有陰陽眼的同學看見有一位穿著清朝式服裝的人,眼神並不善的在遠邊觀看他們練習。
  • 坐在教室內午休,感受有人緊迫在盯的眼神,那眼神的視線太過銳利,結果一睜開眼有一個明顯倒過來長髮女人頭的眼神用瞪的正與當事人對望,當事人說對方還不讓他閉上眼睛。
  • 某一棟大樓曾有人跳樓死亡



過一段時間後,學業忙碌下,這些傳說我也拋之腦後的忘卻,沒想到隨之而來就輪到我。


某一次考試,我得心意手的考到我心中滿意的成績,但面臨隨之而來下次是否能保持成績的心裡這般壓力的困擾跟隨著,我並未設想太多的人,這般煩惱也放在心中,畢竟課業考試好與差都是個人的努力,我也相信自己某方面自律可以達到,且人際關係我對於同學與朋友相處自在,可說是人生第一次感受我也是能這般快樂生活的日子。


有一天我下午四點半接近五點,我站在一個樓梯旁的欄杆上聽朋友訴苦與講起鬼故事,在秋天的下午約攝氏27度溫度讓人適宜的情況下,在朋友故事說完後,一陣涼風吹來吹進皮膚衣領擺動著,兩側走廊都未有人,這股不涼而溧,我趕緊跟他說不要繼續講下去。「想起長輩說,這時辰後不要亂講話會招惹的」念頭,半推就著與同學走回教室,我轉身往欄杆看未看見什麼?


某一日出遊晚上八點,人潮鼎沸的正廟外的夜市,感受到處緊迫盯人的眼神?我左看右看,沒有人望下我,精神緊繃的我快撐不住,連去個流動廁所都感受可怕,到底是誰在監視我?還是我太敏感?


在學校的課業,原本成績優異、脾氣平穩的我,缺少專注力在課堂,總是耳中會聽到不少雜音似乎不喜歡我「你不知道你的行為很讓人不舒服」「你怎麼還在這?」「等一下要去哪裡吃飯?」「這堂課好無聊」「你這個人好假!」「你成績很好是有什麼了不起。」,學校朋友們與家人的眼神是充滿憤怒瞪與不屑我,與我起初認識的人不同,我對自己信心喊話「應該我還是大家心中可愛的羽禾?我沒有惹大家生氣,我看錯了!我一定太累還聽到什麼吧?果然是想象力十足的我啊!可以具現化,真精彩。」在睡夢中,夢見我的家人被黑道大哥們強行押到車內準備抓去下海的畫面,家破人亡的畫面天天上演,夢中驚醒的我無法好好入睡,甚至醒來後身旁的另一位家人的臉猶如混過江湖的男人的身影跟隨著,臉龐不應該是在女人的身上,且是夢裡看見的男子,甚至我看見一抹賊笑,他給我一個眼神是「你逃不掉的」暗示。



每一日都如此後,我從中相信我所見的現實世界是假的,那些聲音和畫面是假的,沒有一個人可以相信,到底是我看到的可以信還是我見到的是事實?心中越來越有一股聲音逐漸大聲「我好想死亡,我可不可以死?我本來就應該死,甚至你應該就該死。」我開始逐漸擔心自己到底是否能相信眾人,也不知要和誰訴苦?大家會相信嗎?我就開始越來越與大家保持距離假裝沒事,雖然造成人群疏離,但可以花更多心力專注課業上。


直到下次考試出來,相當不理想,我也未認真盡力讀書,心裡是明白卻莫名的大崩潰,哭得肝腸寸斷的我,即使朋友出手安慰我也無法放下心,對人世間似乎有種一切都好累我已經受夠的感受,我趁著同學們都不注意,選擇翹課走進聽說有人跳樓過的樓梯蹲坐在那好好地哭泣,真的想找地方好好的悲傷一會,在教室哭給全班人看真的太丟臉,我想掩面而逃亡。


因為坐在某樓層樓梯離頂樓挺近不遠。哭泣許久了,我也想人生乾脆結束算了!我想不如走上去跳樓好了,當我在心裡間幾番掙扎,望向樓梯關著的逃生門,再看見自己的右手有好幾個紅點心浮出手上,手中的紋路呈現金黃色的光,我的右手扶起來我的右臉頰,擦拭了淚水,身上突然一陣從心中的暖意,哭泣約略兩小時的我回神「我在做什麼?這只是一場考試,我到底在幹嘛?」上方忽然有門打開的聲音,抬頭時頂樓逃生門有點開始緩慢移動,這驚人的畫面迫使我趕緊下樓後回教室,後續就被班導捕抓到被家人領走,家裡的香爐插了好幾根香。


但,精神崩潰的我開始面臨走遍廟裡與精神科,學業停擺的狀態,在家心裡不定會念觀世音菩薩的佛經,身上的護身符從一個變成三個。


那陣子,在後座的我坐在車上一路去廟前聽到歌曲,歌曲內容類似白浪淘淘的兒歌旋律底再打節奏「嘿咻嘿咻,啦啦啦,嘿咻嘿咻,我們一起把你家中金銀財寶挖光光,全家人殺光光,你怎麼還不死?」不停的循環,我心中都會鎮定想,這是不是我想像力太好,居然可以把一切事物串成一本故事大架構,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段期間,曾受不了這波精神衝擊跪拜在大甲鎮瀾宮大聲地落淚的求媽祖救我,路人與家人全部被我嚇壞了,回到車內緊抱著金剛經才心情平穩。不能不說廟裡面有時也好可怕,到處緊迫盯人的狀態使人頭痛外無法好好走動,只剩媽祖神桌前面才讓人感受心裡平靜,即使大白天的狀態。


終於到有一天,聽聞廟裡濟公的師父說「一切都結束。」那個高風夜黑的夜晚,我不清楚儀式內容與廟裡的各佛像表達謝意,但感受久違的心境是如此地平靜,我躺平在後座睡覺著沒有任何翻身,我終於能可以好好睡一覺。


中途到休息站出來與家人開心地要吃個奶油酥餅,我感受我吞嚥十分困難,喉嚨鎖喉很乾。要了一杯水表示我的脖子不太舒服能否幫我檢查,才被發現我的脖子原本戴的護身符三個全部纏繞,十幾個死結很難打開,在脖子卡住一般,全部解開發現我脖子因為護身符的關係有五到八個紅痕,像極了用繩索得勒痕,解開後才感受呼吸順暢,有種窒息感。


後期回到車內聽的歌曲「我們原本就是聽佛歌嗎?我怎麼沒印象,今天才放嗎?」

「對呀!一直都是放大悲咒給你聽啊,已經聽超過一個月,你沒發現?」

「是這樣喔!我覺得歌曲很好聽才問你們看看是什麼?」 我也忍不住跟著念佛經,後來陸續發現還有播放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終於一切歸於平靜,心中歡呼的我只享受生命的喜悅,重生的感覺一切都感恩,活著真好。


版權由羽禾所有,請勿轉載。 圖為個人標準字中英文與海報練習。


有一日夜晚,認真讀書與朋友們課後在學校的圖書館晚自習,晚間約七點多,燈火通明的在圖書館裡。

圖書館離自己的教室不遠,貪心一口氣拿的書的科目太多,又不想全部帶回家,我只好自己一個人走樓梯回教室的過程,又得經歷過相同的欄杆附近,想時間很早應該也無礙可以一人處理。


走著樓梯,原本會亮燈的警示感應燈不亮,聽著下載好的MP3宇多田光與流行西洋歌曲的專輯的我,走到一個階梯後耳機裡出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嘶嘶嘶嘶嘶啊啊啊啊啊啊啊」疑似女性慘叫聲且音量突然放到最大,身為愛聽歌的我,緊急的按下一首歌曲壓壓驚,結果停頓後「啊啊啊啊啊」繼續出現在下一首還是維持同樣音量還調小聲也是同樣的慘叫聲,心中給安慰自己一句「拜託啊,我到底下載多爛的音檔都壞檔」同時腳下踩下一個階梯倒軟趴趴的物品,有個消音的聲音不是實體地板,無人又黑漆漆的樓梯間與教室的走廊。決定不聽歌曲,趕快把手上的書籍放在桌子的抽屜,又走回原本的樓梯。

(膽子到底為何這麼大?因為最快的近路,其他走廊與樓梯都沒有任何燈光與人)


下樓梯回圖書館的路途中,樓梯地警示感應燈發亮,仔細看踩到的物品一個麥香奶茶利樂包裝。心中超多髒話,可惡搞什麼鬼!沒事丟在這裡嚇死人。


回到圖書館後,朋友周圍感到一陣安心後,又可以好好念書,我又拿起手中的MP3播放測試稍早的音樂到底何狀況?發現歌曲可以正常播放,還請朋友替我聽看看是否有音樂雜音異樣。「沒事啊,歌能正常播放,怎麼了?」因為怕驚動大家,我回應「沒有拉!剛有當機的樣子,幸好剛買的沒壞掉捏。」然後無法專心的我,就跟大家說要不要提早回家的提議,收拾書包後就趕緊返家的我。


腦中浮現記憶中在國小六年級時,大家下課之餘利用電腦播放華航飛機失事的錄音檔,這般不確定真實性的聲音,無法辨識真偽。比起失事小聲有跌落海聲冒泡錄音檔,我還是難忘記這次耳中的那陣慘叫聲。

我可愛的Mp4播放器,已經成為我的收藏品。



有一插曲,我與市民@莎茈 聊起我們曾遇過的故事,那天夜晚聊得很起勁不小心就在凌晨兩點左右,一股涼風出現在我房間,經歷多年這直覺感受不是好事。我們分分下線,過兩日不到我左邊脖子與耳朵的帶狀皰疹出現,他表示頭暈多日。


我們共識的結論,請勿凌晨晚上聊起相關事件,如果有體質的人更要注意唷!

如果以為看文章還好的人,可要記得他們會陪你一起看:)

我有聽聞凌晨閱讀相關故事,閱讀到一半手機直接掛掉,為了守住我個人的荷包,大家的文章我會在白天慢慢看XD



祝大家閱讀完,健康平安度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鬼月放馬過來-天上的阿嬤

鬼月放馬過來 | 那是誰?

【鬼月放馬過來】發生在某莎自己身上的六則靈異故事

5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