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mmei

偶尔眺望远方,看,希望就在能看到的地方

「无法逾越的边界」边界

發布於

分隔一方 disappeared love

开始魔王城的攻略已经半个月了,其中的布局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错综复杂,有一种已经到达中段的错觉。“墨羽每次都能找到灯光的触发方式,真的太厉害了,如果没有墨羽可能我已经摔在楼梯上好几次了。”墨羽按了一块石头,突然整个房间变亮,“啊,别吓人”,转过头望着雨望,“如果按错了可能会有陷阱的。”,“不,不要用这种眼神望着我啊。”雨望的星星眼有点让墨羽紧张。现在已经是夏季,但魔王城内就算四人穿着战斗服也能感觉非常凉爽。

四人面前站着的是阻止他们继续前进的人,男孩的单手剑撞击上挡在道路前女性的刀,雨望用手揉了揉耳朵,虽然前面也经历过几场战斗,但震耳的响声雨望仍然没有习惯。墨羽和希辰刚刚抽出剑,女性的刀就划在了男孩皮革的衣服上,露出的口子不免有些怀疑战斗服的防御力。比女性还要大的剑砍在了小刀上,令人吃惊的是女性的刀竟然没有破坏,希辰的单手剑向女性挥去,但女性顺着大剑的力量向身后跳去。男生向女性冲去,“阳,不要!”墨羽和希辰的话还没有说完,红色的火焰直击到了阳,拳头一样大的石头掉落在地上,仍然冒着火焰。在举着手刚刚发出魔法的女性还没有反应回来的时候,希辰的单手剑已经斩向了女性的后背,止不住的鲜血冒着,雨望简单的给阳用了一下恢复魔法,大家背起阳迅速返回了城市。

道路中阳的口中一直吐着鲜血,两人战战兢兢的把阳送到医院。两人直到最后才发现墨羽消失了。医生告诉两人差一点阳的肺就被肋骨刺伤。

地上的女性仍然冒着鲜血,墨羽紧张地拿着绷带缠绕在女性的背上,一遍又一遍地使用着恢复魔法,半个小时后女性的血才终于止住,墨羽也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公主,不,魔王,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送过去,我支撑的住的。”,“你支撑不住的,我说过,不会让不应该死去的人死去,而且你们也是无辜的。”说完这句话墨羽就昏了过去。

虚伪的真相 everyone’s right(justice)

“呜……”街道上传来孩子的哭声,旁边站着的是仍握紧拳头表现出不耐烦的男性,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像是这样没用的学生还是越少越好”。身边的人开始熙熙攘攘了起来:“喂,现在还是上学时间吧”。“我记得那个孩子读书很厉害的啊”。“为什么有人这么欺负她啊”。

“这个男人,我记得好像是魔王城的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这声声音显得格外清晰,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寂静,而后吵闹的声音比刚才更大。“为什么要伤害我们的孩子”,“离开王国”,“死刑”。“死刑!”吵闹声让小女孩都有些害怕。法庭上走着流程,但也没有什么必要了,观庭的人都在说着死刑,没有疑问的判决就是死刑。

无谓之事 sweet love

“欢迎光临,欢迎来到希望之爱甜品店”。雨望灿烂的笑容让顾客稍稍有些害怕,“请问您要点些什么”。

“我们这么直接在王国里开甜品店没问题吗”,雨望有点鄙夷看向墨羽,“放心吧,我们又没用真名”,“喂!love”,雨望双手叉腰,正好放在了淡蓝色的缎带旁,下面的点缀淡淡蓝色的白色裙子不太常见,望过去仿佛是生气的小女仆。“如果我们被发现可是会死的”。“你不也是在我们说要开一个甜品店的时候就跑了过来?”希辰笑着说。“那是因为如果我不来也会被抓走啊!”“所以你就认命吧。”“认命吧。”墨羽附和着。

“啊,好好吃!”雨望的眼睛闪着光,桌上摆的是新开发的甜点。“好幸福,如果加上红茶粉就更幸福了。”墨羽的眼角流出了眼泪。“好次!”希辰已经吃了两块了。“不过我觉得不能放红茶粉”,希辰的话让墨羽吃了一惊,“不,必须要放!”“放了红茶粉味道就变得不好吃了!”“只有放红茶粉才会更好吃!”雨望苦笑着,“为什么不单独做出来一份呢。”“不可以!”“这样不好吃!”两人生气的望着对方,估计只有让墨羽吃红茶粉面包配红茶才能解决。

CC-BY-NC 4.0 共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边界

无法跨越的边界 「边界」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