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軒

自由撰稿人,流浪在法爾斯、黎凡特與尼羅河三角洲之間。

為何巴勒斯坦問題帶給黎巴嫩內戰,而敘利亞戰爭七年以來,黎巴嫩可以維持穩定?

發布於

感謝吳學展邀請,來這邊跟大家聊聊。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到這個區域,什麼都有看,但沒有專研特定主題,因此不能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的旅程包括埃及、黎巴嫩、約旦與巴勒斯坦,目前人在黎巴嫩。

黎巴嫩這個國家大家可能比較陌生,但在近代中東歷史上,是一個極為有意思的小國家。如同其他阿拉伯國家一樣,他是英法瓜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阿拉伯省份的產物,疆界不自然,而內部族群問題多多,不過相較起周遭都是以政治強人的手段來壓抑操縱族群之間的矛盾與關係,黎巴嫩的教派分配議會制,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國家小,族群又多成了黎巴嫩的軟肋,特別容易受到外部勢力的操縱。這個可以追朔到剛建國的時候,黎巴嫩的基督教馬龍教派與法國關係極好,一直希望建立一個基督教國家,然而在一戰之後,法國劃分出來的「大黎巴嫩」國,將黎巴嫩山區與周遭地區合併為一起,導致馬龍教派反而在新生的大黎巴嫩國,變成人口只佔一半的國家,另外一半是穆斯林。法國為了確保黎巴嫩是一個「親法的基督教國家」,又將大多的政治權力劃分給馬龍教派。

黎巴嫩有多少教派呢?依照當前的分類方式,黎巴嫩有18個官方承認的教派,以基督教/伊斯蘭為二分法,平分議會的席次。建國到現在,主要的教派包括基督教馬龍教派、希臘東正教、亞美尼亞基督教,伊斯蘭遜尼、什葉與德魯茲等。每個教派都會分到一定數量的議會席次和內閣席次,另外根據不成文規定,總統必須為基督徒、總統遜尼派、議會發言人什葉派。這是一個人人都有分到權力大餅的制度。

1975年內戰就是因為原本權力分配不公導致的結果,加上穆斯林人口成長壓過基督徒,以及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轉移到黎巴嫩運作,導致整個權力架構崩塌。基督教黨派不願意放棄權力,穆斯林左翼黨派想要重建政治秩序(至少按照人口比例分配)。在這其中,以色列、敘利亞等國介入支持不同團體,內戰變國際代理人戰爭,跟現在敘利亞內戰有點像。之前電影<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就著墨於那段時期,電影的討論帖已經有兩篇這邊就先不談,有興趣請到這邊https://matters.news/forum/?post=6bba8071-5504-432d-8f9b-6982db79b00c

黎巴嫩本身就是一個難民接受地,接收了各地逃難於此的難民。離如亞美尼亞人逃離鄂圖曼種族清洗、巴勒斯坦人逃離以色列侵佔的巴勒斯坦、敘利亞人逃離內戰。其中後兩者給黎巴嫩帶來最多衝擊。

巴勒斯坦難民最早來自1948年的大災難,以色列建國期間的戰爭驅趕出了大批巴勒斯坦人,發生著名屠殺事件的sabra & Shatila 難民營仍然存在,就在貝魯特機場旁邊。我個人在貝魯特市區也遇過巴勒斯坦移民後裔,祖父1948年當年移民過來,父親跟自己都出生在黎巴嫩,問他是否都安好似乎也都很好。在過去一甲子中,黎巴嫩政府也幾次給予過少數巴勒斯坦難民公民身份,但任何給予身份的行為都是挑動黎巴嫩內部族群平衡的敏感神經,因此大部分的人都還是處於難民狀態,也因此不少人移民離開黎巴嫩。

如上述所言,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到來是造成內戰爆發的原因之一,而巴勒斯坦難民在風口當下承受了許多死傷。基督馬龍教派認為黎巴嫩應該是基督教親歐國家,不願意涉入巴以衝突,對於巴勒斯坦難民採取排斥態度。左翼團體則認為黎巴嫩豈可在反以的阿拉伯團結民族主義運動中缺席。不過隨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撤出黎巴嫩、巴勒斯坦問題在1990奧斯陸協議之後逐漸邊緣化,現在在黎巴嫩很難說有什麼巴勒斯坦問題存在。而且根據最新的統計,巴勒斯坦裔在黎巴嫩只剩下約17萬人口。

敘利亞難民則是在2011年內戰爆發後湧入,根據估計有110萬之譜,大多數的難民住在難民營當中。敘利亞人與黎巴嫩人的關係可能比巴勒斯坦更近,因兩者都是地理上「大敘利亞」區的一部分,兩者也在20世紀初期也都被劃歸法國的託管區,記得好像有句話說是二十世紀的敘利亞陰謀都在貝魯特策劃。可謂唇齒相依。

單靠黎巴嫩政府幫助敘利亞難民是不可能的,因此有大批西方的援助機構投入在黎巴嫩,主要來自聯合國與歐盟國家。援助也產生了一些典型資源分配的問題,有個援助發展專案人員就告訴我說他看到有個村莊有大批敘利亞難民,卻沒有任何機構施予援手,其它村莊可能沒有那麼多難民,卻收到許多資源,他跑去區域政府抗議,再抗議幾次過後終於有點投入,然而仍然杯水車薪。

另外還有一個例子援助機構砍預算時,難民就跑去跟我認識一個援助機構的朋友抱怨,朋友也只好告訴他:這是布魯塞爾的決定,我們也沒辦法。

我在這邊感受到敘利亞人有很多面貌,有住在難民營的,有跑來這邊旅遊工作的,還有戰爭逃過來,但是因為這邊有親戚,還算混得下去的。實際上幾年下來,一些難民開始跑到城市裡面做一些小生意,維持生活,避免完全依賴國際援助組織的幫助。

黎巴嫩人又是怎麼想呢?儘管敘利亞難民給予黎巴嫩社會經濟造成不小壓力,但大部分的黎巴嫩人應該還是願意幫助隔壁鄰居。不過在這次選舉當中,一些政黨都提出「難民政策」:如果時機合適,在符合安全與人道情況下,就盡快安排他們回家。多少可以反應黎巴嫩人的看法。

因此或許我們可以問,為何巴勒斯坦問題帶給黎巴嫩內戰,而敘利亞戰爭七年以來,黎巴嫩可以維持穩定?

個人的看法是,第一,敘利亞難民終究是會回家的,但巴勒斯坦難民回家遙遙無期,更不要說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引來了以色列的入侵,大家忍耐一下終究會過去的。第二,難民是鬆散以及經濟脆弱的家庭與個人為單位,敘利亞沒有團體進入到黎巴嫩。實際上因為真主黨跑去隔壁打仗,反而應該是黎巴嫩介入敘利亞內戰,而不是反過來。

拿過這個問題問過黎巴嫩人,得到兩個有趣的答案,一個跟我說因為黎巴嫩有大量自發性的公民組織跟NGO,才能應付各種社會問題。一個跟我說因為所有人都對戰爭感到厭煩,不願再重蹈覆徹。還有說法是黎巴嫩發現天然資源(似乎是石油跟天然氣),檯面上政治人物至少可以一起撈個20年,暫時不會想打仗。

個人所知有限,有什麼關於中東的問題,不限於難民就盡力回答各位。如果對黎巴嫩政治簡史有興趣,可以看我之前寫的:http://bit.ly/2JDA7Be 

【今晚十點 在線問答】從難民問題看黎巴嫩與敘利亞的兩國關係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