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

追劇、塗鴉與閱讀,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sleepygirl910440@gmail.com

那些年那些事【職場→自由之路】_02何不口譯

發布於

從上一份工作離開後,前主管仍與我保持著聯繫,當然,我是被動的那一方。

前主管是個古道熱腸的人,當他知道我自己在接案時很替我開心,總是會建議我多開拓領域、案源,有些可以累積人脈的場合便會誠摯邀請我(當然一律推託回絕),也老是跟我談口譯的案子,數不清推辭幾次了。即使有空檔,還是一一婉拒。他每回都苦口婆心勸我別只接筆譯,多接幾場口譯好過我在電腦前苦翻一個月云云。

唉唉,這些道理我又怎麼可能不懂呢?我也希望把路拓寬而不是越走越窄,但是,人脈我是早早放棄直接歸零了(沒切斷前主管的聯繫已經很了不起了,因為按我這孤僻性子,根本不會跟以前職場上的人聯繫呢……),至於口譯,收入確實高出筆譯很多,很誘人,但我無法勝任,也不願譯。


口譯是門非常專業的技能,而大學四年的課程並未含括正規的口譯訓練(只有大四有堂「選修」,然後老師很混,上課幾乎都在瞎扯他的豐功偉業)。還記得當初剛踏入陌生的機械產業不久,就硬著頭皮為老闆、主管、日本顧問、工程師等等做了隨行口譯和各式各樣的會議口譯(讓我最印象深刻的大概是在毫無準備下臨時被拉去救援研發單位設計專案會議),從一無所知到一知半解再到懂個七八分,內心的煎熬卻是絲毫不減。

雖然幾年下來也沒搞砸過什麼,但是對於永遠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不善交際、極度容易緊張的我來說,每一次的口譯都是極大的折磨。口譯前,是無盡的失眠夜,口譯中,表面冷靜卻總冷汗濕背,口譯後,又不忘反省檢討自我批評。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坦白說,「乾脆逃走算了」的軟弱念頭時常浮出來。

日文能力和產業知識可以像我前一篇提到的靠努力自修,但心理層面……我從來沒有成功克服過,不知道因為鑽牛角尖而在私底下哭過幾回了,只因為太不服輸的個性而從未向誰吐露半分。當初如果不是因為公司的經營問題,我現在應該還繼續陷在那些痛苦的泥沼中掙扎。

而我後知後覺地到了離開後才終於想明白:過去那些痛苦絕大多數源自於「與人交際」而非「日文能力」。口譯要接觸太多太多人了(而且以高階主管居多,都不是與我平起平坐的人),過多的社交重量壓得我喘不過氣。

猶記剛進公司時,一位前輩告訴我「不要讓太多人知道妳會日文」,當下我並不了解其深意,直到後來我才終於明白前輩的苦心。

前公司是個大集團,幾次支援翻譯後(我應徵的職位並非翻譯),「某某部門有個女生可以協助日文翻譯」的消息不脛而走,結果別的部門甚至集團旗下其他公司都時不時來要求協助。(殺了我吧,有需要自己去聘翻譯呀!)

我無可奈何地帶上微笑面具四處征戰(口譯於我而言就是戰爭),勉強戰勝一場場戰役,然後被指派更多的任務,表面上似乎備受肯定,內心卻疲累不堪。我常說「真不知為了口譯折了多少壽」,這句話絕對、絕對沒有一絲絲開玩笑的成分。

我是個容易緊張的人,只不過職場歷練慢慢讓我變得擅長掩飾。還記得有次到集團其他公司協助翻譯,中午吃便當時,廠長和經理就坐在我旁邊跟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你說我老是跟這些上級吃飯,飯能吃得香嗎?),結果廠長突然跟我感嘆起來。

「前陣子妳無法抽空過來翻譯啊,我們只好臨時外聘了一名日文翻譯(我內心OS:早該這樣了好嘛!),也不知道那個女生是不是因為太年輕經驗太少還是怎樣,全程都很緊張,講話斷斷續續,搞得現場人員也很不安。還是妳比較穩重,都不會緊張。」

「沒有沒有,絕對沒這回事,我每次口譯都超級無敵緊張的。」

「完全看不出來!」

「當然不能被看出來呀!飯碗摔碎了可怎麼辦?」(全場大笑)

後來有個機會和廠長口中那位外聘翻譯共處了半天。聊過才知道原來是個剛畢業的小女生,還沒經過磨練,也明顯功課做得不足,的確像隻誤入叢林的小白兔般躁動不安。緊張是再正常不過了,我反而非常佩服她接案的勇氣,雖說初生之犢不畏虎,但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沒這個膽量直闖虎穴呢!(我當時走在口譯路上完全是意外掉入陷阱,被趕鴨子上架不得不……)

看她那無助的神情,雙手很慌忙地邊說邊比劃著,有種看著以前的自己般而感到不忍,便找空檔將她拉到一旁,把曾經對我發揮作用的一段話(請見後續新增的短文)簡短告訴她,抽出我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和筆塞到她手裡,快速教她遇到不會翻譯的地方怎麼應對,偷偷比了比現場哪位技師比較親切有問題可以去請教,再隨手寫幾個關鍵字讓她回家上網查些相關資料和專業用詞。最後,便只能用祝福的眼光支持她,默默退場了。


在上一份工作中,我只有在筆譯時感到自在、有成就感。當然從口譯中也有所收穫與成長,卻也在那些苦苦掙扎中明白最大的癥結在於自己的個性……。

本質上,我就是內向又不思進取,拼命努力只為了腳踏實地賺錢養活自己,只求做好本分不依賴他人、不被看輕、對得起自己就好了,開拓人脈啦、往上爬啦、成為更厲害的人啦什麼的,我實在沒什麼興趣(也沒有餘力),所以在這方面怎麼也積極不起來……。

不是不愛錢,錢也缺很大,更深知口譯收入可以是筆譯的好幾倍,但那條路不是我想走的,即使我非常感謝前主管的賞識,但是那種勉強自己戴上假面具在人與人之間周旋、假裝很會談笑風生的日子,我好不容易掙脫解脫了真的回不去。

有一種工作,叫生活》(電子書

在職場上不快樂不是因為你不夠努力,或是不夠堅強,搞不好正是因為你太努力迎合社會,才失去了對生命的掌控權,偶爾退一步看看自己與工作的關係,關注環境對個人的影響,也許就能找到真正可以努力的空間在哪裡。

我曾經很努力很努力了,但我內心最誠實的聲音告訴我此路不通,所以就算被說不爭氣、沒出息也沒關係,還是寧願選擇錢少的筆譯,在電腦前殺腦細胞以字換錢,辛苦但滿足,我甘願。就讓不上進的草莓躺在自己溫室裡的那片小天地吧。


那些年那些事【從職場邁向自由工作者之路】(二)口譯的心路歷程(心酸血淚)與小故事:02何不口譯?_待續

那些年那些事【職場→自由之路】_01小白兔勇闖職場的生存法則

讓愛發電計畫提案*那些年那些事_【從職場邁向自由工作者之路】

4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