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2021年6月24日

發布於

2021年6 月24日,《蘋果》被消失這一天,想起了白樺的傷痕文學《苦戀》,但不是那句「你愛我們這個國家,苦苦的留戀這個國家,可是這個國家愛你嗎?」的經典拷問,而是主角畫家凌晨光在文革逃亡時遇到那位七十四歲的老頭,一位歷史學者,前歷史研究所研究員,一級教授馮漢聲。

馮:「你是想我為甚麼鬧到這般田地,對不?」「唉!為了愛情……」

凌:「愛情?」「……誰?……」

馮:「美極了!美極了……」

當凌在疑惑七十多歲的老頭的愛情故事時,馮解開自己的衣服,拍拍自己的腰,說:「我愛的是它!」

凌:「錢?」

馮:「你看!」

原來是是馮的手稿……

馮:「歷史,一部真實的歷史!為了她不遭到強姦,我就落到這般田地……你呢?」

凌:「……我,當然是因為畫……」

馮:「我這本書在近百年內是拿不出去的,可能要在幾百年之後才能和世人見面。那時候考古學家把我這把骨頭從地下掘出來,發現了手稿,我只希望他們看完這部手稿說『啊!公元一九七六年能夠出現這麼一個誠實的老頭子!奇迹!』行了!我就在黃泉之下閉上我的嘴巴,一聲不響地躺它幾萬年……」

兩個人沉默了……

是的,老頭子的愛情是「實錄直書」的歷史。他拚命逃亡,就是要記錄那個荒謬的時代。「啊!公元一九七六年能夠出現這麼一個誠實的老頭子!奇迹!」

那是一個畫家與史學家都要被控告的時代,忠誠地面對自己,拒絕活在謊言中,代價就是成為革命的罪人。

他們選擇戀上的,不是那個被命令要愛的對象,而是忠於自己的良知與專業。「歷史,一部真實的歷史!為了她不遭到強姦,我就落到這般田地」這是馮漢聲的自白,解釋了七十四歲老頭坎苛的命運,卻也是他至死不屈,走上逃難之路的堅持。

但他相信,真實的歷史,總有一天,會被後人發掘出來。他的名字,不再是「反革命分子」,而是「誠實的老頭子」,一位活出真實的歷史家者。他在乎的,不是當下的榮辱,而是歷史公正的評價。那怕要等上數百年的日子……

此時此刻,我們不需要等幾百年,業已見證到:真實與謊言的判別,從來不是依靠權力與暴力,卻始終在人心之中。那些堅持記錄真實的記者,默默為守護記憶與專業而堅守崗位的許多人。《蘋果》的命運,再一次印證「時間從來不站在我們這邊」,不過,在那些懷著複雜心情告別,到處去尋找報紙的人,還有以不同方式保存記憶,拒絕讓真相遭強姦的人身上……卻依然讓我們看見,香港人選擇站在那一邊……

多少年後,有人找到2021年6月24日的《蘋果日報》時,又會說些甚麼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