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 articlesIn total 21849 words

努力和世界做好朋友

拾蕪紀

相片皆攝於香港城門水塘

救觀音

拾蕪紀

她救的不是觀音。

故事|老人與貓

拾蕪紀

貓死了。

唯有夏月見少年

拾蕪紀

冬陽獨向心中老,唯有夏月見少年。

季節性失序

拾蕪紀

從前在出走的季節,總會有大規模的遷徙,仿佛要逃離窒息的生活。可是現在,嚮往異國他鄉的人們腳步被栓住了,連喘口氣的自由也沒有。心卻早已飛向了遠方。

冬天的夜雖然很長

拾蕪紀

冬天的夜雖然很長,銀白星子卻依然散落人間,總不會把黑暗給窮盡了。

日落世界

拾蕪紀

五點半,日落與黃昏,是矛盾的時刻。

生存之邦

拾蕪紀

請勿把未來告訴我,即使你知道。因為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殘忍的事了。

故事|影子之鎖

拾蕪紀

Photo by Tanya Trofymchuk on Unsplash「如果我們是人類,大概會過勞死吧。」 「你知道我們不會死的。」 「可我覺得好累……」 今晚的月光被雲層遮掩,病懨懨的,只有虛弱的光,彷彿整個世界都籠罩在濃霧之中。在這個夜裡,當一號房的病人都在熟睡時,有兩把聲音在竊竊私語——那是人類聽不到的聲音。

記夢|御風而飛

拾蕪紀

Photo by Dominik Schröder on Unsplash夜寂靜,微風輕輕一吹,便吹滅了萬家燈火。這晚的月亮離得很近,光華柔柔地籠罩了整個鎮子,走夜路的人也不必提燈。那走夜路的人抬頭一看,只見在那輪明月之處,一抹亮星倏然劃過。

故事|兩個男人死前的二十四小時

拾蕪紀

Photo by Ines Álvarez Fdez on Unsplash「認識。」剛下班回來,就看到樓下拉上了封鎖線,然後就被警員截住問話。遠處那個趴在人行道上的男人,此刻的面目已經血肉模糊,暈染了一地池塘般的血,還不知道摻了些什麼,就像番茄肉醬一樣。

故事│重生醫院

拾蕪紀

Photo by Samuel Scalzo on Unsplash圓鏡破了,花瓶碎了,如何努力再拼,還是會有裂痕。人,可以重生嗎?可以的。至少,在我眼前的這家重生醫院可以。我面前這幢神秘的建築物,在熾熱的日照之下白得晃眼,四面白牆無一扇窗,嚴密似監獄,卻讓人恍然地以為是那神聖無暇的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