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曾當電影節童工,成長於富德樓,做過傳媒、興趣班導師,兼職Marketer,現無正職,最理想做回自己。由Facebook到Medium,再伸延至Matters,寫別人的故事、寫自己的故事。 Handmade IG: onewayworkshop Travel IG: igoislands web: http://bit.ly/goislands

我們為未來抗爭,你們卻帶未來離去

發布於
2019年8月18日,一起冒雨浸腳皮的百萬港人。

從2019年6月走過來,一場一場的抗爭運動,即使2020年初爆發疫情亦沒有冷卻,隨著宇宙國安法強行生效,運動慢慢靜下來,或是走到海外、地下。

早期,我們還是有些「不反對」的遊行示威,有些家長會帶小朋友同行,會跟他們說這班哥哥姐姐就是為了大家的未來走出來抗爭。

到後來抗爭冷卻下來,進入了港共政權的清算期,不少知名的、甚至未成年的手足流亡海外,更多的被濫捕,越來越多示威活動也定義為「暴動」,「私了藍絲」也成了「暴動」。理大的「暴動」案排期至 2023年,又有些 TG Channel手足一直被還押。手足們即使沒有被還押,但每星期都要報到,又被剝奪了離開香港的機會,又因為12港人的「中港合作」,被捕手足要走上流亡的路,又多了一重風險。

很多年輕人因為愛這個家,為了未來擁有民主和自由,他們已顧不了後果,把前途甚至生命都押下,還未來到光復的一日,已要面對政權的壓迫,大家都想保留這個家,可惜「留島不留人」,能爭取的暫時是BNO平權,或是各國的移民新政。但很多年輕手足沒有BNO,又未必有出國「留學」的本錢,或更多是還有案件在身的不由自住。

2021年更多的話題是走不走,走得最快卻是那班賣樓拿著一千幾百萬離開的大人,以為了下一代教育問題而離開。可惜很多前線手足卻沒有未必有「有錢」的父母帶他們離開。有些父母由抗爭以今,為這場運動付出了多少?因為要照護子女而沒有參與遊行?因為有一家大小承擔不起被捕風險而沒有參與抗爭?你的子女是子女,卻有很多香港兒女要面對政權壓迫。

光顧黃店就當參與抗爭?

這是基本的態度,不過是光顧良心商戶。你們走得不甘心,卻常說有時間會回來,要知道很多流亡手足已本著回不了去的決心,有些更要跟家人劃清界線,到海外轉為外國勢力參與不同的抗爭活動,承受著犯下宇宙國安法的風險,政權依舊,都不可能安全回來。

你們還能為手足做些什麼?

1.繼續關注不同的平台,如文宣Channel、被捕手足關注組、香港的媒體也好,要保持高度關注。

2.與不同的同路人保持交流,成為「外國勢力」,外國手足成為Channel Admin 相比本地手足安全。

3.如經濟許可,租/買房子時可預留多一個房間,讓手足初來外地時有一個相宜/免費/打工換宿的落腳地。即使不許可,也可預留多雙筷,為手足們在外地提供有營養的住家菜。

4.如在外地經營生意,盡可能聘請手足,支持同路人。

5.繼續支援可信的機構如 612基金、流亡手足網絡平台。手足案件排期至2023年,大量法庭案件需要大家經濟支持。

「撐手足,撐到底」

不只是口號,是需要行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