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子

仰子,射手座。有點敏感,容易感觸,容易哭。很想每段感情開花結果;很想回到那片星空下;很想在冬夜裡相擁入夢;思憶懷念,絲絲點點,串串斷斷。寫作,是想把感動記下,別像淚水般乾不留痕,只少要像流星給妳一道燦爛星火。

【新冠肺炎COVID-19】為何提倡仇恨時,那麼人山人海;呼籲慈愛時,卻是形影隻單呢?

仇恨比愛容易,但愛更強大。那是對人文精神的愛、對普世價值的愛。民胞物與、厚德戴物不應只是對政治立場一致的人。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最近看到一位網友分享一段影片,有關兩位小提琴家在被搶光厠紙的貨架前,演奏相信是鐵達尼號沉沒時,樂隊演奏的最後樂章“Nearer, My God, to Thee”,這令我深有感觸。



我不認同近日因疫情而充斥世界的仇恨和歧視言論。不是因為我更清高,而是因為我看到更多隱藏在光鮮口號下行惡的醜陋。其實我比很多人更憤世嫉俗。只是看清後,我沒停在「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的第二階段,而是走過去了。

有很言論批評各地政客應對的失職,我倒是很認同。因為我認為那些政客沒多少個好東西,全都當他們是壞蛋也沒少冤枉,而且是無論中外,無論古今,全是混蛋。地方官員怕負責而隱暪,或是當選後削資源、減人手,對危機問題視而不見。為求連任,有甚麼做不出來?當官或是選舉,多的只為私利。有多少人能像孫中山先生一樣,寧願不當大總統,也希望國家和平,人民安樂?

古今中外,無個好人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很可悲的是任何國家在本國利益前,都是自私無恥的;任何政客在個人利益前,都是自私無恥的,無分民主與專制與否,例如:歐美自從大航海時代以來、一戰二戰後,他們在創造眾多國際機構和體系時,本就利用把持的便利,控制全球,四處掠奪資源,對美洲、非洲、亞洲,澳洲等地進行侵略。

不然你看看現在那些原住民還有多少人口剩下?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等中東地區為何至今亂局未平?美國要再強大,要當一哥,不容任何人挑戰,即使是盟友民主國家亦不可,只可以被美國控制。所以無論是稜鏡計劃、或是監聽德國總理默克爾、或是支持英國脫歐、或是借機打擊歐盟等等,其實都貫徹了這種霸權主義。難道美國和德國不都是民主國家嗎?當我們指控內地時,所指控的東西歐美一項都沒少做,很多東西內地根本是學習歐美的。

結果無論是為了侵略或是自保,每方勢力都想控制國際組織來自己訂立規則。當中並無對錯,亦無分民主、共產、專制、資本陣營,只有利益和強弱勝敗。所以別信甚麼口說偉大的政客,全都是混蛋。

文化政權不能一概而論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有人因對中國政權敵視而出現仇恨情緒,而隨著疫情的擴散,仇中情緒更盛,把有關的事物都連繫上他們敵視的政權,例如:紹興酒、小籠飽、北京填鴨、氣功店、風水等等,抗拒中華文化出現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其實一國文化之影響,無關其本身優劣,還是看實力。妳看漢唐強盛時中華文化對東亞的影響,到南韓、日本旅行時可看到處處都有中華文化影響的烙印。

國家富強,文化自然受到追捧。國家貧弱時,本國人民也唾棄。君不見近代中國人曾提出全盤西化?現時還有多少華人會穿中國傳統服裝?當時還有人提出連中文字都廢棄,全用拼音文字呢!至於現時中國文化影響力回升,只是隨著中國國力回升而已。

文化和政權是有關係,但也不能一概而論。不能因為認為中國是專制國家,所以所代表的文化便全是錯,見到中國文化影響力回升,便是出賣民主的「崇中」,是政治不正確。難道最好地球上見不到一點中國文化的痕跡嗎?筆者極端的推想一下,難道罵的那些人不過春節嗎?不用中文嗎?他們的臉不像中國人嗎?血中沒有中國人特有的DNA嗎?是不是全要除去?若按此邏輯,中東阿拉伯國家的人經常恐襲民主國家,那一定是壞人了?但世上有多少人不用阿拉怕數字啊!那羅宋湯又如何?

任何政制,包括民主都只是工具,不是宗教,沒有神聖可言

Todd Quackenbush on Unsplash

難道歐美國家又冰清玉潔嗎?民主自由國家一件壞事都沒做過?民主制度當然比專制政制更能保障人權,法治社會更能保障平民的權益,但只是較好,不是完美。民主國家只為他們的選民負責,而當選者只為選他的選民負責。毁棄京都協議、退出伊朗核協議、直呼要求美國利益第一等,全是為競選做秀,為票源服務。若加碼執行京都協議能令特朗普連任,他又會如何?

甚麼人選特朗普?甚麼人選約翰遜?還不是選民?還不是透過民主制度?若政客透過操弄選民的私心便能選上,那不是證明民主制度也有漏洞?那不是自私的選民選自私的政客?民主國家難道可以就欺負別人?你看看默克爾在收容難民問題上受了多大壓力?當然民主制度是相對較完備的制度,但也有缺點,而且運作條件要求極高。

那麼既然歐美西方國家國外侵略掠奪中東、國內歧視暴力對待黑人,做了那麼多壞事;日本也侵略東亞、屠殺平民卻至今還參拜靖國神社。那麼崇日、崇美都是錯了吧?那麼看迪士尼或日劇、吃西餐或壽司、 用Youtube或Google又如何?同樣道理,香港人飲東江水、用任何出產自中國的產品,無論食物或是Iphone又如何?這本是雙重標準,邏輯不通。文化、國家、政權等所有事物,不應一概而論。

民主政制具優勢,但只是工具,不是宗教,並不完美,不用將之神聖化、原教旨化、絕對化。不是民主國家一定好,做甚麼都對,難道歐美侵略專制國家或不民主又落後的酋長制原始民族更好,把他們滅族更好?支爆或是十幾億人全死掉更好?若將民主極端的神聖化,認為民主體制優異便可欺凌侵略,只會出現如聖戰、二戰時的希特拉的「生存空間」理論等導致種族屠殺的危險。

「懇請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

Nick Fewings on Unsplash

“Nearer, My God, to Thee”是一首聖詩,令我想起數段聖經的內容。

「你們當中誰沒有罪,誰就先用石頭砸她吧!」約翰福音 8:7
「你看不見自己眼裡的梁木,怎麼能對你弟兄說『弟兄啊,讓我除掉你眼裡的木屑』呢?你這偽善的人!先除掉你自己眼裡的梁木,然後你才能看得清楚,好除掉你弟兄眼裡的木屑。」路加福音 6:42
「那時,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路加福音 23:34
「有些人把小孩子帶到耶穌那裡,好讓耶穌摸他們一下。門徒們卻責備那些人。耶穌看見了就很不滿,對門徒們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神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我確實地告訴你們:無論誰不像小孩子一樣接受神的國,就絕不能進去。』於是,他把孩子們摟在懷中,按手在他們身上,祝福了他們。」馬可福音 10:13–16

疫情會帶走很多生命,既是天災,也有人禍。對事不對人,無論中外,失責的人應受追究。但不能變成盲目的仇恨,那和因愛滋病而怪責同性戀又有何本質上的差別?和現在歐美追打亞裔的人又有何分別?

若論政治現實,強弱勝負而已,又有甚麼好褒貶?哪有分善惡?全都是壞人,包括政客和選民。歐洲已有學者提出有檢討民主制度的漏洞,希望作出改善。若因仇恨而偏視、偏聽、偏信,甚至被撒旦假借基督之名行邪惡之事,也不就變成原本自己所鄙視的人嗎?難道要學十字軍那樣在耶路撒冷屠城才對?

我對民主的希冀,不會比別人少,當我認清政治真相和人性真實時,失望和沮喪也不會敢說比前賢多。但我相信仇恨比愛容易,但愛更強大。那是對人文精神的愛、對普世價值的愛。民胞物與、厚德戴物不應只是對政治立場一致的人。

為何提倡仇恨時,那麼人山人海;呼籲慈愛時,卻是形影隻單呢?

最近看了一則新聞,內容是教宗冒雨獨自在空無一人的聖伯多祿廣場為全球疫情祈禱,呼籲世人同舟共濟,敦促全世界將這場危機視為對團結的考驗,以及對基本價值觀的提醒。

報導引述教宗說:「我們的廣場、我們的街道、我們的城市,深深被黑暗籠罩。它奪走了我們的性命,一切被靜寂填滿,令人沮喪虛空,也令一切停頓。」
「方濟各稱讚醫生,護士,超級市場員工,清潔工,護理人員,運輸工人,警察和志願者,說他們正書寫這個時代的重大事件。」
「梵蒂岡這天著下大雨。教宗站在天篷底下說,新冠肺炎疫症有如暴風雨,令世人感到害怕和迷失,同時也令每一個人坐在同一條船上。現在是人類重新醒覺的時候,要互相團結,抱持希望,在這一刻給予力量、支持和意義。」

從新聞相片中看到聖伯多祿廣場空無一人,陰翳的雨夜就如現時全球疫情下所有人的心情一樣,只有教宗方濟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在世上很多人失去希望,變得恐懼、埋怨、仇恨時,為全球人類祈禱互助互愛。

一面聽著”Nearer, My God, to Thee”,一面閱讀有關的新聞報導,有種莫名的傷感湧上心頭。無論在現實世界、或是網上平台,為何提倡仇恨時,那麼人山人海;呼籲慈愛時,卻是形影隻單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