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视障者的草莓音乐节漂流

洋流
回覆
PoppelYang@Poppel

除了我打工的媒体(但是都是编辑疯狂编过的版本,改语言改结构,改到我认不出,我不是很喜欢)再就是朋友圈大作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tters日報-2021-07-08

带妈妈取节育环

洋流
回覆
鬼撞墙@smog_again

凭什么评论别人真实的情感,还“都是假的?”我哪里默认生理痛是女性应当承受的了?真的好烦,什么都能杠一下高高在上指点一下。

洋流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题。在网络上,我可能向上百位女性发送了采访邀请,“这有什么可说的”,“这些事不想说”,她们以相似的答案拒绝了我。即使朋友帮忙询问了一位妇产科医生,那位医生也以“尴尬,不好意思”为由婉拒。我想令女性感到疼痛的,或许不仅仅是身体里的节育环,这种“不可说”的耻感,多年来被每个个体吞咽,咀嚼,又形成了新的痛感。


我采访了三位年轻女孩,我采访了三位比我好的女儿。女孩们反复叮嘱,希望自己的诉说能让更多人关注妈妈身体里的节育环,让更多母亲不再对疼痛习以为常。如何让女性的疼痛(生理痛,子宫肌瘤乳腺疾病,上一代人的节育环……)走出私人领域,上升为公共情感,如何让普通女性的故事进入公共话语,绝不仅仅是“女儿们”的责任,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看向的前方。


在写作之前,我与妈妈聊起了节育环,聊天时,全然陌生的疼痛铺陈开来,“她那么疼的时候我在做什么呢?”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能理解她,为她的痛苦心碎,那个人为什么不是身为女儿的我呢。好几次,我忍着让自己别哭。但值得高兴的是,“阴道,子宫,节育环,避孕套,妇科病,炎症。”这些词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的谈话中。我想这就是做这个选题的意义所在:她终于对我诉说。我为妈妈,也为自己自豪。

留学生论文代写:有瑕疵的灰色“正义”

参加了一场985相亲局

洋流

参与者表示特别窒息hhhhhh!是哥哥跟Alex推荐了我这篇稿子吗~

洋流

那天想找个有女权主义的女孩聊聊,问同桌的姑娘“你们是女权主义者吗?”她们立刻否认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我还挺诧异的。以为接受过很好教育的女孩会在婚恋观念上有所不同,会对婚姻的本质有所怀疑,但没有的。

洋流
回覆
Lee Adama@leeadama

谢谢您,听到这样的声音也是挺诧异的。原来被批判的不只是国家暴力机器,不只是体制和资本,还有承受这些的,活该是大陆人的普通个体。

洋流

墙外谈恋爱就不考虑学识收入家境外貌了吗?全世界的爱情叙事都在幕强,都在神话浪漫爱的文本。我不苛责文章里的男孩或者女孩,在现在的环境下太能同理个体的“功利”了,在国家提供的制度性安全网络越来越少的情况下,爱情还能允许人们试错吗?非常欢迎您和我讨论。但是张口闭口就是墙,就是大陆怎样怎样,这种一两句居高临下没有同理心的批判,没劲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