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ger

社会学狗,读书健身与做饭,迷惘无助而勇敢 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正的爱,死忠才是真正的忠,愚孝才是真正的孝——周濂

如何做有机知识分子?来自项飙和朱健刚教授的回应

發布於

内容来自5.17“后疫情时代的青年”沙龙,提问环节,在此感谢组织活动的同学和朱健刚老师。

问题由笔者提出,得到了项飙老师和朱健刚老师的回应,内容由笔者记录,未经老师审核。

问题:怎样做一个有机的知识分子?

就像前几天周濂在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讲座中提到的,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正的爱,死忠才是真正的忠,愚孝才是真正的孝。一种相对正常理性的价值在哪里,有的时候知道什么是鹿什么是马,但是却只能面对指鹿为马,困扰我的与其说是what to do,不如说是how to do。不会甘心于参与激进民族主义的合唱,或沉默的看着他们的丝丝荒繆,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共犯,也不想成为下一个王实味或储安平,毕竟在名义上允许提出反对意见的时期,都可能成为牺牲者,何况是在更加强调合唱的当下。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做,才能对得起良知也不成为时代的牺牲品,如葛兰西所说的那样发挥一个有机知识分子的作用?谢谢

项飙:让自己更加有机化,不是说有一个普遍的原则,而是代表某一个群体的思维方式与历史形成,没有必要花太多时间做大的原则的判断,具体的事情需要原则判断,观察社会需要有机化,面对极端言行很烦,但是需要历史地看,这样的观点在曾经是不可想象,所以可以做话语分析,历史分析,在哪个人群,时空特点,这种观点真正代表的是什么,观点还是情绪,情绪必然是社会性的,有一点愤怒居高临下教育人,不够自信的一种心态,从而理解这些人的历史的和结构的因素,变成研究是有价值的,历史上很多是可爱的个人有了极端的观点,去解释建构的过程,如何别推到格局中。分析不喜欢的东西,对于自己能讲清楚的用更加实证的方式去讲清楚,心情会平静,对于学社会学而言是真正有意义的,能够帮助别人思考。推进社会进步,靠诚实的心态讲清楚,把具体的生活的讲清楚而不是站在宏大站在历史的未来呼吁。有机是我们需要的生存策略。

健刚:很难,中国有很多烈士,生活中不做烈士,把一些问题讲清楚,而不是急于站队,反思性思考是重要的而不是情绪优先。思考、反省、把问题讲清楚。这是一个思考的好时候,可以拒绝一切社交,给自己大量时间读书与思考。

「自由主義與愛國主義」講座視頻重溫

《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听后感

何谓知识分子之我见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