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溪

给23岁的献礼.

《我要我们活下去 一 》

發布於
抑郁算什么,那不和伤风感冒一样都是病吗,那得了病你就去治啊,又不是癌症晚期不能好了,又不是缺胳膊少腿不能重新长了。

大部分的痛苦都来源于现实和期望之间的落差。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改变现实,那么救赎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趁早抹杀掉自己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额,期望。这就好比,一个孩子面对父母的偏心,保护自己免受其害的最好方式就是不对父母的爱怀揣任何期望。这听起来似乎残酷又没有情理,但所谓的情理,大多也是在约定俗成的规则上建立起来的。刨开通常认为的父母应该爱护自己的孩子,在事实的更深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哪怕只是一个孩子。或许他们不能选择自己伴随着出生带来的物质条件和成长环境,但他们仍旧可以选择自己要追求的东西,并且在有限的条件里自己打造出相对最优的发展环境。只是碍于某些局限,很多人一直到生命的尽头也意识不到这一点,倒是反过来怨天尤人,话里话外都是"如果当初"。

但那也并不能算做可悲,只是一种世间常态。人海不能总是风平浪静,相反,无数人生编织起来,构成了海浪时刻的峰谷起落。所以,在任何时候抽象地阔谈喜悲,感时伤怀,从功利一点的角度看都是没有意义的。

什么时候有意义呢,我今天看到一个男生的冰激凌球一整坨掉下去,从他的衣服一直滑到裤子,又从裤子一直滑到了他的鞋子上。我在一边偷偷幸灾乐祸,一转手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刚才还在跟我发照片炫耀自己的麦旋风的小阿灵,她马上回了个白眼的表情并扬言要在明天天黑之前用最残酷的手段处决我。你说这整个的过程有意义吗,废话,肯定有啊,我和我的小伙伴今天都开心极了,这就是意义呀。

啊,跑题了。所以,李根花,你现在给我好好说说,是什么在困扰你。只要你把身子摆正了,方向看准了,脚步迈开了,在这个万物刍狗的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困住你。抑郁算什么,那不和伤风感冒一样都是病吗,那得了病你就去治啊,又不是癌症晚期不能好了,又不是缺胳膊少腿不能重新长了。怎么就没有希望了,明天就是希望啊。我就这样说吧,没人能阻止明天的太阳按时升起来,也没有人,能够蒙住你望向天空让阳光穿透你那两张棕色虹膜的大眼睛,奥不对,除非是你自己,就像这样,继续黑灯瞎火反锁了门给自己关在屋子里。李根花啊,要是你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走出这间屋子,那你就当是为了我吧,你看我从早上到现在连口饭都还没吃,没了你,我这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小废物今天铁定会将自己饿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