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想白

曾是抗體藥公司的小小打工仔,現正體驗著不一樣的組合式生活—— 全職媽媽,斜槓寫字人,過著目前自詡為創作者的人生。 長期躲在牆上的樹屋中,持續創作中······ 希望我的夢『李白』,不再只是妄想! -- 牆上的樹屋:https://treehouse-of-wall.com/ IG: https://www.instagram.com/xiangbai_ning

活在記憶的小時|與棉花糖女神的第一次私人約會······

發布於
撕下一縷棉花糖,感受絲絲的柔軟在舌尖融散,化為甜氣纏繞味蕾,縈繞在心頭,沉膩在腦門,甜得誘人上癮······

印象大概在小學三、四年級,學校第一次在舉辦運動會時,向外招商民俗攤販入校,用一日快閃的方式熱鬧校園。那時沒什麼運動神經的我,可說毫不在意運動場上的賽事,反而鍾情於圍繞在川堂附近的民俗小物,因為它們我來說有種引人入勝的魅力。

回想起那時應該有半日的時間,都和三五好友在小販的棚裡,晃蕩。對!純粹晃蕩。

現在猜想那時攤販們,應該也覺得納悶──這幾個小朋友,怎麼成天晃來晃去也不怎麼消費,也不用去運動場上比賽?難道,小小年紀就知道不務正業的精隨?

 

在記憶中,一大夥同伴圍著民俗園會提供的兒童小玩物。很多都是在電視上看過,但第一次在現場看到本尊,難免瘋狂地想與它們互動。

像是高蹺,這次就來了兩種類型,它們用不同的形式,吸引著充滿好奇心又熱愛冒險的小朋友們。一種是用兩個大木槓為主體的傳統型木高蹺;另一種則是以竹筒為基底,再用童軍繩串起的竹製高蹺。兩者都需要專注地調整自身的協調性,才能體驗在高處行走的刺激感!

在當時我與高蹺們也是初次見面,對於如何與它們有良性的互動,也根本一無所知!卻可以緊握著它們,豪氣地與朋友相約比賽!比誰可以走最遠?誰可以在上頭走最久?誰可以走的最穩?各式各式各樣的小比賽,比的比運動場上還來的較勁!

還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也不知道是甚麼給予我大大的鼓勵,讓我認為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任務。興許,是太過興奮於第一次與高蹺本尊的零距離接觸?不過在試著接觸後,小小年紀的我體會到萬事皆需要磨合,不可以操之過急,因為我差一點用臉與地面零距離接觸!

 

因此,為了安撫我被過度刺激的神經,我轉向了美食區繼續了晃盪的行程。

進入美食區的第一時間,我的目光一瞬就被它鎖定住了──棉花糖,也是我小時候的女神級美食。想著那仙氣飄飄的溫柔口感,還有甜甜的糖氣環繞的香味。我馬上回教室,拿出自己的私房的小錢袋,一遍又一遍地數著零錢,就是深怕帶的錢不夠!

 

因為,今天我要把女神打包帶回!

 

可不容許有任何的小意外,干擾我立下地豪心壯志。所以,我反反覆覆點了三到五次的小蔣公,確認一切妥妥當當地準備就緒後,才帶著錢袋中的小蔣公們,再度出征美食區。那時秉持著兵貴神速,為了降低任何地外界誘惑,也為了避免過多的干擾怠慢了我的大計;因此小腳步直奔到女神製造處,就為點下一隻棉花糖。那時坦蕩地將小蔣公們交與老闆,才緩緩地鬆了一氣。在那時對自己的表現,自得又滿意,滿腦只想著獨享的美夢。

 

那自滿的愉悅,也我的緩下急躁心思,靜靜地在一旁等著現做的棉花糖。看著老闆在大鍋中的小窪處放入細砂糖,用熱度融出糖的香氣時,小窪處的中心才高速旋轉著,將熱糖水轉化成渺渺煙霧,飄懸在大鍋四周,在一絲又一絲的纏繞於竹籤上,猶如仙子出世的漫舞。她漫舞時不經意地揚起糖所燒出的香味,飄向四溢周遭久久不散,彷彿宣示著自身的降臨。一次又一次的旋繞著舞著,絲絲煙霧也舞成了軟綿的雲朵,展現著仙子的不凡。她優雅的現世,帶著香甜的氛圍,軟綿的姿態,展盡慵懶的態度。

 

「妹妹,你的棉花糖好了喔!」直到老闆呼喚一句,我才從回過神來,慢慢地從老闆手中,迎回女神,將她捧在心頭。

 

我緩緩地與她親觸鼻頭,吸入滿滿的糖香入鼻腔,讓我腦門醉入溫柔鄉。再撕下一縷糖,感受絲絲的柔軟在舌尖融散,化為甜氣纏繞味蕾,縈繞在心頭,沉膩在腦門,甜得誘人上癮。但不可吃得過急,太過美好的事物,更要慢慢的體會。抿著環繞在口腔的蜜意,享著留韻在嘴中甘甜;再嚥下一口水,刷起回甘的尾韻,品著口中慢慢消逝地甜味。

然後深吸一氣,回到女神地甜蜜幻境。就這樣沉醉其中,久久忘返現況。那是與女神共處地第一次私密聚會,美好地讓人流連。

 

直到手中的只剩下光禿禿的竹籤,我的意識才緩緩回到學校中,留下了一個滿是的香甜的記憶。那甜蜜幻境已讓我,完全揮去過度刺激的驚嚇,接起了我整天的好心情。

 

當老爸來帶我回家時,我開心地跟他分享著,這次的運動會特別好玩,還驕傲地說我在民俗園遊會上買了一個小東西。

老爸也被我「運動會特別好玩」這句話挑起的好奇,一想「運動會」一直以來對我的吸引力處於極低,便猜到一定跟園遊會有大關聯。就轉而興致勃勃地問著我:「那你買了什麼?小玩具?竹馬?陀螺?」

我蹙了一下眉、搖了搖頭,心裡想著小玩具這玩意我又常不玩。又看著掌中無一物,空空如也的手,想著竹馬是可以塞進書包嗎?怎麼會有這個高明的想法?

老爸貌似察覺我的反應,想到這不切實際的問句,也不符合我這愛吃的性格。馬上又轉了一個方向來試探我:「狀元糕?」

可是老爸又看我狐疑更加的眼神,應該心裡有底,這孩子根本沒路過這攤。所以,緊接著又問:「那······糖葫蘆?」

這時嗜甜又吃軟不吃硬的我,就小不高興地說:「是棉花糖啦!」

 

現在回想起,也只有在小時候,才可以勉強地用童貞,把自身的淘氣包裝成可愛。



首發於牆上的樹屋( 2021-09-21 ):跟著柔軟的棉花糖,轉出甜上天的好心情
同步發表於方格子:活在記憶中的小食|化入舌尖的飄飄糖氣,引出一整日的小甜意

如果您對寧想白的創作有興趣,且還想了解更多內容,歡迎光臨個人網站 → 牆上的樹屋

同時我也在方格子,隨意且任性更新中寧想白|方格子

如果您想支持寧想白的創作,我也在 Oursong 緩慢地鏈上 NFT → 寧想白的 Vibes

想要關注我的更多小碎事 ,我在 Liker Social ,不定期出沒中 → 關注寧想白

我是寧想白,任職全職媽媽,斜槓寫字人,目前自詡是一位創作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牆上的樹屋

寧想白

散文•詩畫•小說•繪本•創作|日常•生物科學分享 將它們存取樹屋中,在水泥上闢一點綠意,累積創作能量,藏一個保存自我意識的空間。

510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活在記憶中的小食 | 臭豆腐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